2017-12-01 02:31:28新京报 ·作者:闫妍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戴自更 转型投资人,不变的是责任和担当

2017-12-01 02:31:28新京报 ·作者:闫妍

今年8月,干了30年媒体的戴自更从新京报社长调任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总经理。“既然让我去做投资,就希望把它做好。”在他看来,无论什么路,选择了,就会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我的意志和执行力很强,过程中也许会有一些挫折,但最后的成功我想是必然的”。

戴自更,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总经理,中国创客导师。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今年8月,干了30年媒体的戴自更从新京报社长调任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总经理。“既然让我去做投资,就希望把它做好。”在他看来,无论什么路,选择了,就会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我的意志和执行力很强,过程中也许会有一些挫折,但最后的成功我想是必然的”。

  2015年,戴自更在新京报创办了“寻找中国创客”。戴自更介绍,目前,“寻找中国创客”的投资基金跟投项目包括了云天励飞、Blued、赤子城、一下科技等。他说,未来将进一步提升“寻找中国创客”在内容建设、平台建设、服务创投界等方面的价值。比如报道领域的拓展,创业新闻、科技资讯的提供,还有投资信息的梳理、创业者的培训、项目投资的示范等等。

  

  “寻找中国创客”已初具雏形

  新京报:两年前,你创办了“寻找中国创客”,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平台?

  戴自更:办媒体的过程中,不断有一些更深层的思考,新旧媒体融合是媒体转型的一个途径,利用媒体现有的品牌、资源与其他产业相结合也是一种转型途径。2015年两会后,我提出了要做创业报道、介入创投领域的设想,推出了“寻找中国创客”。

  创投领域,比起其他投资领域,依靠的不完全是资金,更多是人脉资源、眼光和机会。新京报本身是做媒体的,天生就有资源整合的效用,这是固有的优势所在,如果往这方面发力,很有可能在创业投资方面做出一些事情。

  新京报:与其他创投平台相比,“寻找中国创客”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戴自更:“寻找中国创客”建起了创投报道、创投活动和投资基金三大核心业务,完善了为创业者服务的完整生态链。对于致力改变未来的优秀创业者,我们会给予媒体报道和推广、活动分享、资金投入等全方位的服务支持。

  新京报:对“寻找中国创客”目前的表现满意吗?

  戴自更:总体还比较满意,目前“寻找中国创客”这个平台已经初具雏形了,但是要让它真正具有专业性、权威性,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全方位的服务包括要能够给创业者、投资人提供他们需要的信息、实用的指导、对政策的解读、对未来的产业形态、经济前景的展望等等,要想做好,关键还取决于我们自己,有什么样的标准,怎样去实施。

  盗版做得再好也不会投

  新京报:作为北京文投集团总经理,什么样的项目会吸引到你们的注意?

  戴自更:根据市委市政府要求,北京文投要在文创产业投资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北京的城市定位有文化中心,这是全国其他城市没有的,要建设文化中心,文化创意产业是重要一环。我们会关注文化内容和渠道建设,会关注文化功能区的建设和运行,也会关注文化与科技、金融、互联网的融合,希望能够介入并引领这些领域的投资。比如现在兴起移动端视频热、IP头部资源热。还比如新媒体、二次元、网剧、院线、驻场演出,也是我们关注的。甚至在非首都功能疏解中的老旧厂房改造,市里提出的运河文化带建设等,我们也会主动介入。

  新京报:在投资方面有什么选择标准?

  戴自更:作为类金融企业,经济效益肯定是最看重的指标,但作为文化企业,我们还要讲社会效益,也就是两个效益并重,社会效益优先。有悖国家法律、社会良知、核心价值观的,鼓吹低俗、庸俗的,肯定不能投。比如一个涉足盗版的文化企业,尽管效益可观,我们也不会去投。

  新京报:在国有企业做投资和普通投资机构有什么区别?

  戴自更:国有投资机构,要更有社会责任感,从投资收益上讲,更倾向于稳健,要做到保值增值,因此较少参与风险大的项目,更不要说做天使投资了。还有从管理者角度,管理者个人的作用要发挥好,同时还要遵守既定规则、程序。

  要看热点,但不要赶热闹

  新京报:你觉得一个优秀的投资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

  戴自更:我觉得,一是对行业的熟悉,知道现在热点是什么,哪类技术是有优势的,不管做哪个领域的投资,肯定要成为这方面的专家;二是有独特的判断,也就是眼光,了解这个行业,不是人云亦云,跟在别人后面是不行的,你必须能够抢占先机,否则不会有机会的;三是要掌握基本的投资知识,看得懂财务数据,知道如何与创业者和企业家交流;四是要有“感觉”,投资越往后做,越依靠称之为“感觉”的东西,这并非拍脑袋,而是凭借投资人经验、见识、素养而产生的综合判断,特别是在文创领域,需要从业经验的积累、对行业未来发展的把握,百分百依靠所谓的财务模型、数据想投出独角兽是不可能的。当然做个好的投资人,还得有一定的人脉关系,这些可以通过入行后积累。

  新京报:你更欣赏什么样的创业者?

  戴自更:一是知道自己的创业方向,做的东西有市场,是创新的,有前景的,可以解决相关“痛点”的,这是创业成功的基础;二是有责任感,创业者要时刻想着把点子变成现实,有使命感,有强烈的成功意识;三是专注,心无旁骛,要做就做到最好,做到极致;四是学会合作,无论是对外合作还是对内合作,有团队意识,还有领导素质,善于处理好利益格局。当然创业者的核心素质是创新,同时善于把创新和设想变成市场需要的产品。

  新京报:在你看来,文创赛道上还有哪些领域会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

  戴自更:一是文创跟科技结合的项目。举个例子,北京文投集团投了一个电影特效公司,一年前投的时候估值为1.75亿美元,今年的估值到了3亿美元,因为这家公司去年为300多亿票房的电影做过特效;二是头部内容和IP,以及有创意能力的团队,随着渠道格局的完成,需要更多优质内容去填充,当然这类投资的核心还是人才;三是依托于互联网、移动端的泛娱乐产业,像游戏、动漫,视频。对很热的投资风口,建议充分研究、慎重进入,切忌赶热闹。

  媒体人做投资的优势是进入角色快

  新京报:30年媒体人经历,对你现在的转型有什么帮助?

  戴自更:媒体人视野开阔,如果有兴趣,可以对某个领域或某些专业有比常人更多的了解和关注;其次,做媒体有更多的对外交往的机会,特别是与企业家的接触比较多,可以借鉴他们的经验教训;第三,媒体人相对比较理性,不会走极端。媒体人去搞投资的优势是进入角色快一些,资源多一些,综合判断更加稳健,但也要补短板,包括基本的财务知识、科技知识、数据模型的推算等等。对我来说,因为本来对投资就比较感兴趣,这几年又涉猎较多,做“寻找中国创客”也有3年了,接触到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因此算是无缝对接。其实我办新京报本身就是在创业,这两年新京报也投资创办了一些新媒体方面的项目公司。

  新京报:不管做媒体人还是做投资人,什么是你始终不会变的?

  戴自更:对我来说有四条:一是价值观,做媒体要有良知、有底线、客观公正,做投资人也得有社会担当;二是责任,做媒体时要坚持市场化,整合好资源,做到商业上的成功,做投资更要对经营效益负责,不能违背市场规律;三是自醒,无论做媒体还是做投资,都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谁干活;四是不懈怠,路都是人走出来的,选择了一条路,就好好走下去,我想总是会走得通的。当时办新京报,也是自己选择的一条全新的路。但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坚持,做到了别人不想做或者做不了的事情。

  新京报记者 闫妍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