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1 02:31:4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熊晓鸽 投资更要看风口之外的价值

2017-12-01 02:31:47新京报


熊晓鸽,IDG资本全球董事长,中国创客导师。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你们看我是不是瘦啦!”熊晓鸽有些自豪地问着前来采访的记者,互联网的“新技术”给他带来最大的变化就是体重,每天一万步的步数纪录,已经让他减了7公斤。

  这位在中国投资蛮荒时期最早押注了腾讯、百度、360等几十家重量级IT公司的“中国VC第一人”,如今依旧跟随在移动互联网和高新技术发展的最前列。

  与其他投资人看问题的眼光略有不同。他对风口有着自己的态度。在他看来,投资人不能唯利是图,在追求较高的投资回报的同时,一定也要有社会责任感。

  除了投资,记者出身的他还有个电影梦:投出几部中国题材的电影,去拿奥斯卡奖。

  

  收购IDG全球投资业务,收益用于脑科学研究

  新京报:收购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全球投资业务,是出于什么考虑?

  熊晓鸽:其实最初没想到要收购。在竞标快结束前,高盛亚洲区董事长说在他看来,我才是收购的最佳人选。所以几乎到了最后,我们团队才决定竞标。

  新京报:你认为这次收购是笔成功的生意吗?

  熊晓鸽:必须承认首先这是一笔很好的生意。IDG Ventures与我们的主业高度相关,毕竟我们就是做风险投资起家的。收购后IDG资本的全球化布局也会更完善。IDG Ventures在美国、越南、印度很多地方都有团队。

  这笔交易其实也是完成了我对麦先生(麦戈文,IDG集团创始人,2014年3月逝世)的承诺。麦先生在麻省理工、清华、北大和北师大分别成立了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这次股权转让的收益将转到麦戈文基金会,继续用于支持其脑科学研究,也会继续投资。

  新京报:收购后,IDG资本整体有什么变化吗?

  熊晓鸽:过去IDG Ventures业务虽然都叫一个名字,但各个国家地区的投资团队还是独立运作的。未来不同国家地区的投资业务都将统一管理。我们IDG资本还会继续关注TMT、消费升级、医疗健康、工业技术、泛娱乐这些领域。

  不追风口,我更看重风口之外的价值

  新京报:你看好新零售领域最火的无人便利店吗?

  熊晓鸽:无人便利店是个很新的理念和模式,我们还在观察和研究他们的商业模式。无人便利店的房子是有租金以及其他费用的,未见得比普通便利店成本低。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买单的还是消费者。

  新京报:大部分投资人还是以投资回报为准,你会用什么角度看资本市场?

  熊晓鸽:我认为投资人(GP)不能唯利是图。另外,出资人(LP)的素质也很重要。IDG资本的出资人里面很多是退休基金和公益基金,出资协议里,除了对回报率有一定要求外,还注明一些领域不能投。比如,我们的美元基金不能投武器,不能投烟和烈性酒。

  也就是说,作为投资人,在追求较高的投资回报的同时,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

  BAT涉足了各个领域,但没有公司能永远通吃

  新京报:你之前说想继续投出BAT级别的企业,现在的科技互联网领域还有机会吗?

  熊晓鸽:投资永远有机会。我刚入行的时候,最牛的公司不是微软,也不是苹果,而是摩托罗拉。所有企业都想做成百年,但其实不现实。

  新京报:但现在阿里和腾讯几乎布局了各个领域。

  熊晓鸽:大家都在布局,但我坚信,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能够永远通吃,尤其是技术型的公司。PC的技术是谁发展出来的?是IBM。可是硬件赚钱最多的是因特尔,软件赚钱最多的是微软。IBM的PC业务最后被联想收购了。

  这也说明,对于大的上市公司而言,即使它拥有一些新技术,但是它的副业很难打过别人的主业。所以说,每一代的创业者都有每一代的机会,千万不要把BAT当做永远不可逾越的三座大山。

  新京报:想成为BAT甚至更高级别的公司,创业公司要找什么方向?

  熊晓鸽:BAT很牛,但他们90%的销售额仍然来自国内,未来得走国际化路线才可以。我认为B2B的领域也有很大发展空间,现在大家都是对个人服务。B2B其实更容易国际化。

  “投中国题材的影片,拿奥斯卡是我下一个梦想”

  新京报:投出下一个BAT,是你未来的梦想吗?

  熊晓鸽:投出下一个BAT、甚至比BAT更牛的公司,这些是我的工作,我的职责所在。其实我还有三个梦想,第一个就是投资几部中国题材的影片,去拿奥斯卡。

  新京报:为什么会萌生这样的想法?

  熊晓鸽:我投过传奇影业,走过两次红毯,每次都特别郁闷。颁奖典礼五个多小时,这两次加起来十个多小时,但没有一部片子和中国有关。我从此发誓,再也不走奥斯卡的红毯,要走的话,一定是我们自己投的关于中国故事的片子得到了提名。

  新京报:怎么评价今天中国的电影市场呢?

  熊晓鸽:中国的电影市场成长很快。我们影院数量超过了美国,设备也更好。但票房,国外片的分账还是占大多数。

  电影说到底是要讲出好故事的。我希望有更多有创意的人,沉下心来把中国故事讲好。

  新京报:除了电影,还有什么梦想?

  熊晓鸽:对IDG的品牌及文化进行传承,继续向脑科学研究院投入更多资金,支持的清华、北大和北师大的三所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希望我们早日研究出成果去拿个诺贝尔奖。还有一个梦想,得先保密(笑)。

  同题问答

  1 2017年事业上有何遗憾,有何收获?

  最大的收获是收购了IDG全球投资业务,股权收益都投入到了脑科学研究的公益慈善项目。IDG资本也向全球市场迈了一大步;事业上,投资永远是个遗憾的行业。我个人的遗憾是和家人呆的时间太少了。

  2 一句话寄语2018年?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这对投资人和创业者都适用。

  新京报记者 张皓月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