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3 03:30:3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陈伟雄 网络反恐合作需克服“信任赤字”

2017-12-03 03:30:39新京报


陈伟雄
联合国安理会反恐局副主任、中国籍官员。他认为,各国对网络反恐都不能置之身外,都有责任全力应对。

  近年来,网络反恐已成为多个国家的共识。联合国安理会反恐局副主任、中国籍官员陈伟雄一直在网络反恐的一线。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他表示,“对于网络反恐,各国都不能置之身外,都有责任全力应对”。

  网络恐怖主义带“谋政”目的

  新京报:今年5月多国发生的公共设施“勒索病毒”,不少国家遭殃。你觉得此事给大家带来什么启发?

  陈伟雄:网络世界是我在明处,你在暗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黑客和其他犯罪分子等日以继夜、四处骚扰、觅机破坏。恐怖分子和组织可能步其后尘,通过网络对各国重要机关和设施进行破坏,许多国家已高度警惕,并正研究妥善对策,防患于未然。

  新京报:近几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网络反恐为何都作为一个重要议题?

  陈伟雄:网络犯罪是近年来越来越令人关注的重要议题。人们所说的网络犯罪通常是指涉及各项民生领域的刑事案件,许多犯罪活动是为了“谋财”。而通过网络和其他现代通讯工具从事恐怖主义活动,带有政治目的,是“谋政”,不是一般性的刑事案件了。当前,恐怖主义活动泛滥和猖獗,对于网络反恐,各国都不能置之身外,都有责任全力应对。

  行动决心是网络反恐的重要前提

  新京报:面对这么多的挑战,国际社会在网络反恐和网络安全领域是否有好的经验?

  陈伟雄:我觉得有一个令人鼓舞的趋势,就是越来越多国家的政府、企业、网络平台和服务提供商以及民间组织开始重视网络反恐问题。联合国和一些地区组织也在努力予以推动。目前,各国在维护网络安全方面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新京报:打击网络恐怖活动需要国际合作。目前跨国合作进展如何?

  陈伟雄:各国有了行动决心是网络反恐的重要前提,但具体采取哪些有效合作措施,则需各方通过协商达成一致意见。总的看,这方面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做,比如说,需要克服一国政府与另一国政府之间的“信任赤字”问题、一国政府部门与网络营运商的“信任赤字”问题、一国执法机关与另一国执法机关的“信任赤字”问题、网络营运商与网络用户的“信任赤字”问题、一国执法机关与保护权益组织的“信任赤字”问题。

  打击网络恐怖活动需尽快收集犯罪嫌疑人证据,需要相关国家执法机关尽快配合,要与时间赛跑。如果相关国家侦讯或检察部门之间能建立信息互享“捷径”,就有助于及时处理。

  中国继续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

  新京报:中国对网络反恐和网络安全做了什么贡献?

  陈伟雄: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互联网用户大国。中国支持联合国在网络反恐和网络安全领域发挥重要作用,也支持安理会的各项相关决议和安理会反恐局的相关活动。在联合国和一些地区性多边领域,中国也积极参加各种讨论和探讨,并发挥了独特作用。

  新时代中国外交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任务。可以预料,中国将继续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和力量。每年一次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也是一次各方盛会和发出“中国好声音”的舞台。

  

  同题问答

  你认为过去一年来,互联网行业让你最深刻的体会是什么?

  陈伟雄:百姓生活和互联网,关系犹如鱼和水!

  中国互联网行业在哪些方面最有可能领先全球,从而成为真正的网络强国?

  陈伟雄:对中国的互联网覆盖率和使用率点个赞。我在一些国家出差,找个地方想蹭个网,没门儿!而在广州茶楼喝个早茶,都有网络供应。

  你认为过去一年有什么收获,对未来一年有什么期望?

  陈伟雄:过去一年,各国对网络安全忧患意识和防范意识明显增强,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寄望新的一年,反恐尚未成功,各国仍需努力!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

  摄影/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