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8 02:31:2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张一白 《将爱》成功靠的就是反套路

2017-12-08 02:31:20新京报



《将爱情进行到底》


《开心就好》

  提起青春爱情偶像剧,你会想到什么?是养眼的俊男美女谈恋爱,还是被荧屏上千篇一律的霸道总裁和“傻白甜”坏了胃口?但是,如若回到青春爱情偶像剧“开始的地方”——张一白执导的《将爱情进行到底》(以下简称《将爱》),它就是爱情最初的模样——单纯、美好。没有刻意为之的地位悬殊、没有失忆、绝症这些套路,《将爱》拍出了上世纪90年代青年人不考虑物质条件,追求真爱的人生故事。

  作为导演张一白的电视剧处女作,被称为“中国大陆首部青春爱情偶像剧集”的《将爱》只有20集,比起现今电视剧动辄六七十集的体量来说,可谓短小精悍,却并不妨碍它成为口碑之作。张一白说,当初并没有觉得这部剧有什么特别,到后来才意识到它不一样的地方,是一种没有束缚的创作自由,“那个时候也不懂怎么拍电视剧,也没有人管你怎么拍,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愿,把自己刚刚经历过不久的情感、校园生活,正在经历的人生迷茫都拍出来了。”

  随着《将爱》的播出,1999年过去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电视剧黄金时代也渐近尾声。新世纪里,偶像剧成为电视剧的常见题材,越来越庞大的投资和高涨的片酬,带来的却是电视行业乱象频出和更多的迷惘,究竟什么时候能重返电视剧黄金时代,观众们拭目以待。

  剧本大多是朋友亲身经历

  歌手谢雨欣正好有笔钱,可以给我拍电视剧

  “等你爱我,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够;等你爱我,也许只有一次才能永久……”《将爱》里陈明的一首《等你爱我》插曲在1999年的夏天触动了无数青春男女的心,那一年的偶像剧《将爱》成为当时年轻人的青春写照。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凤凰卫视有个偶像剧场,放一些日剧,张一白断断续续在看。他第一次完整看完的日剧是《悠长假期》,觉得很新鲜。“当时拍MV认识了歌手谢雨欣,她说正好有笔钱,你要不要拍电视剧,我就说拍吧。”

  张一白拉起一群朋友开始聊剧本,每个人把自己在学校经历的感情故事讲了一遍。“剧本积累了很多素材,以至于我们写剧本的时候经常说要不把你这一段放在这儿吧,直接就把生活的素材往剧里放。”

  ● 李亚鹏马桶上一口气看了七集剧本

  挑选演员也没怎么费劲。男主角最开始的第一人选不是李亚鹏,是另一个当时很红的偶像演员。张一白那时去上海找他,他在演另一个戏。而这时李亚鹏蹲在马桶上一口气看了七集剧本。看完之后很兴奋,说:“这事儿定了,就我来了,你们就不用考虑其他人。”此后李亚鹏又推荐了王学兵,张一白觉得李亚鹏跟王学兵本身在生活中是好朋友,都来自新疆,跟剧中角色的设定也挺像。“他们俩站在一起,表现友谊是一种天然的气场,而不是靠演。”

  徐静蕾是张扬介绍来的,当时她刚拍了张扬导演的《爱情麻辣烫》,张一白也觉得挺合适,一看本人就定了。王渝文那个时候跟李亚鹏同签一个经纪人蔡艺侬,蔡艺侬就推荐了她,“王渝文之前演过李安、蔡明亮的戏,我觉得‘哇,好了不起。’”

  拍摄不按电视剧规律来

  像拍MV般追求画面,去香港找来造型指导

  张一白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但他的作品却以影像见长。他由拍摄MV和广告的经验得出——场景要漂亮、用光要雕琢、要有音乐渲染,去抓取年轻人的生活形态,而不是那种离奇的戏剧冲突。张一白做《将爱》剧本的时候就在想,不要靠台词说话,要拍情绪、拍状态。因此他要拍雨滴、拍风、拍光影、拍破旧的厂房。

  张一白半开玩笑说,如果说《将爱》成功的话,只有一个经验,就是一帮不懂电视剧、不按电视剧规律来的人在干一件事情。那时候拍电视剧不讲究造型,头发梳一梳,脸上带着油就开拍了。但张一白拍MV出身的,知道造型对人物是很重要的,所以剧组专门去香港找了造型指导。张一白印象最深的是,开机前,造型指导说导演你太邋遢了。“于是他在香港买服装的时候给我买了一打五颜六色的袜子,我心想得多傻才穿这种彩色的袜子,那时候都喜欢黑色的,大皮靴,头发留得长长的。结果我现在穿得都比那个时候艳。”

  ● 开场一分钟拍了整两天

  质量和画面是靠时间换来的。《将爱》在上海开机第一天,合作的上影厂工作人员就崩溃了。开场文慧和杨铮相遇的戏仅一分多钟,却足足拍了两天。张一白回忆说:“后来我们才知道,上影厂看了故事,觉得就是一帮傻子拿了一个特烂的傻剧本。但半个月以后,上影厂合作的人开始说,这帮哥们儿太认真了,他们在拍一特牛的戏。大家对你的观感产生了变化,开始期待你这个片子了。”

  在垃圾时间填空首播

  “你这哪卖得出去,一帮年轻人在那儿,也不说话”

  《将爱》完成拍摄后,各大电视台都不看好这部剧,没有明星,又不像电视剧,张一白也很郁闷。遂找人帮忙,别人看了也特别不屑,说:“你这哪卖得出去。一帮年轻人在那儿,也不说话,又蹦又跳。”

  张一白至今记得,重庆台1999年国庆前播《将爱》时,他搬来板凳收看,结果从上午八点播到下午三点,一口气播完了,“这是什么待遇?就是垃圾时间填空的待遇。”播后一个月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张一白接到重庆台的通知,希望能把李亚鹏、徐静蕾等主创聚集起来,来重庆做节目。因为《将爱》在重庆播出以后,大量的电话进来,要求重新播放。做完节目的那天晚上,李亚鹏、徐静蕾、小柯、谢雨欣等主创都在,大家在重庆的一个小酒吧里玩了一晚上。“那天大家喝酒喝得特别开心,大家一起唱小柯的歌。”

  《将爱》刚播的时候,不仅电视台觉得它“怪”,评论对它也不看好。张一白说,若干年之后,他碰到一些年轻人跟他说这部电视剧影响了他们的爱情、生活,他才意识到这部剧原来影响了这么多年轻的心,“当时对这部电视剧没有火不火、红不红之类特别的概念。”

  《将爱》播出七八年后,有一天徐静蕾给张一白打电话,说想大家聚一次。那次聚会时,张一白感觉哥儿几个的关系还在,那份对《将爱》的情意还在。

  ● 和高旗、张楚老在一起玩

  《将爱》另一点优秀之处,就是打造了大量传唱度很高的歌曲。张一白笑称自己当年是拍音乐MV的大腕,所以拍《将爱》时,田震、陈明、高旗、张楚、谢雨欣等歌坛明星或客串或出演重要角色,并分别演唱主题歌和插曲。小柯负责制作了《将爱》的音乐,还和黄绮珊合唱了《我还能做什么》的插曲。张一白说:“我们到现在都是朋友。像高旗、张楚,读中戏的时候就认识他俩了,老在一起玩。”

  张一白主要作品

  1999 《将爱情进行到底》

  2000 《开心就好》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