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7 02:30:5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柠檬黄”以柔性之力引导城市文明

2018-01-17 02:30:54新京报

去年4月,北京市启动“礼在北京让出文明——市民爱心斑马线专项行动”。7月起,首都文明办、市交管局又联合有关部门,在北京100个路口路段开展礼让斑马线示范路口试点活动。记者走访发现,活动开展以来,路口的通行秩序发生很大改观。其中,交管部门的“硬性控制”,与文明引导员、志愿者的“柔性引导”相互配合,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7年12月28日,张自忠路口,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绿灯时正好走到马路中间,引导员李桂荣忙上前搀扶老人通过马路。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2017年10月1日11时30分,北京动物园熊猫馆入口大量游客排队参观,文明引导员指引游客参观路线。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站在丰台区方庄八里河路口,52岁的宋泉路身穿柠檬黄的文明引导员队服,向遵守指示灯通行的行人一遍遍说着“给您点赞”。

  去年4月,北京市启动“礼在北京 让出文明——市民爱心斑马线专项行动”。7月起,首都文明办、市交管局又联合有关部门,在北京100个路口路段开展礼让斑马线示范路口试点活动。

  记者走访发现,活动开展以来,路口的通行秩序发生很大改观。其中,交管部门的“硬性控制”,与文明引导员、志愿者的“柔性引导”相互配合,发挥了重要作用。

  如今,这支拥有近17年历史的“柠檬黄”队伍已发展到约9000人,他们是北京“排队史”的见证者和推动者,从公交站台到赛场、公园、重大活动。在专家看来,北京的文明引导行动属于“软引导”,在首都城市治理中,公共文明引导员队伍的示范带动和辐射作用非常明显。

  1月16日,首都地区文明办主任会议提出,将深入开展“礼让斑马线”专项行动,进一步扩大示范路口的覆盖范围。

  斑马线上的乱象

  “凑够一拨人就走,管它红灯绿灯。”近年,行人闯红灯现象引起关注,被网友调侃为“中国式过马路”。

  代价是巨大的。来自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的数据显示,近三年来,全国在斑马线上发生机动车与行人的交通事故达1.4万起,3898人命丧斑马线。

  去年上半年,公安部交通管理局部署治理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行为。相关会议强调,机动车礼让斑马线不仅是遵规守法的具体表现,也是城市文明交通的重要标志。

  来自北京市交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北京发生的因行人、自行车、电动自行车横过道路未走人行横道、通过路口未按规定让行以及闯红灯等事故285起,伤237人,死亡103人;因机动车遇人行横道时未减速行驶或停车让行的事故达37起,伤21人,死亡18人。

  自去年4月22日启动“礼让斑马线”活动起,公共文明引导员格外忙碌起来。在城区的105个路口,他们和公安交通民警、交通协管员、社会志愿者一起,配合宣传礼让守序,普及交通法规,纠正不良交通陋习。

  宋泉路加入“公共文明引导员队伍”已有8年。每天早晚高峰各两小时,宋泉路和5名同事就驻守在八里河路口,拦住逆行的非机动车和不遵守交通指示灯的行人,劝导时面带微笑。而刚进驻路口时,宋泉路没少挨骂,有违规右转的,有逆行的,有的人见他拦车就作势往他身上撞。

  来自行人、司机的情绪化抱怨,在引导员服务过程中是家常便饭。

  “你们事儿多不多啊”、“你管我呢!撞死我我愿意”……这是石景山区公共文明引导员、全市金牌引导员何援丽时常遇到的埋怨。她说,面对这种情况,不能发生冲突,还要面带着微笑。“有的人闯红灯过去了,我们不能急着去追,而是照常坚持做宣传,早晚他会改过来。”

  “斑马线违法,目前是文明秩序的一个难点问题。”丰台区公共文明协调办公室专职副主任任海东说。

  虽然只能依靠劝导,但北京市公共文明引导员队伍的创始人孙平认为,文明有序的社会环境符合公众利益,也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社会秩序从无序到有序的转变需要一定时间,文明引导员队伍的柔性引导能起到非常好的效果。

  为奥运会而生

  孙平的信心并非没有根据,10多年前在首都盛行的乘车抢座儿乱象,就在这支队伍的持续努力下,销声匿迹。

  北京市公共文明引导员队伍,组建于2001年北京申办第29届奥运会即将成功之际。

  时任首都文明办宣教处处长的孙平回忆,当年年初,首都文明办通过召开专家、市民代表座谈会和公开征集等方式,讨论北京市申办奥运需要解决的难点问题。在征集到的近百项问题中,乘车秩序乱、随地吐痰、小广告泛滥等问题排在前面。其中,很多问题发生在公交站台。

  2001年4月,北京市委宣传部、首都文明办等部门和单位共同组建了“北京市共建文明乘车秩序协调小组”,正式成立了1300多人的文明乘车监督员队伍,以城八区为主(含当时的崇文区、宣武区)启动“文明乘车从我做起”主题宣传实践活动,开始在全市重点大街的430多个站台疏导维护秩序,同时对随地吐痰、乱扔废弃物、乱贴小广告等不文明行为进行劝阻。

  对于乘车,孙平回忆,当时的口号是“有序上车、礼貌让座”,着重秩序的改善。候车排队,在当时是件新鲜事儿,也并未纳入管理部门的工作目标。

  当时,乘客普遍缺乏规则意识、排队意识,上公交要靠挤,尤其是在一些客流高峰站点,车进站时人们争相扒车门,有时酿成危险。

  改善乘车秩序,一直是孙平琢磨着要解决的事儿。孙平想,能否通过引导,在其他公交站复制排队候车的秩序呢?她做起了实验:每天上班,她和先生早早到家附近的公交始发站去候车,来人时,她就说:“咱们排队吧,您站我后边。”看到前边的人排队,后来的人大多自然也排在队尾,遇到个别不排队的,孙平就过去劝说。过了两个月,孙平发现:站台上的人已经在自觉排队了。

  这个实验,让孙平产生一个想法:在公交站台引导乘客排队候车。

  2005年,在首都文明办领导的支持下,孙平在文明引导员队伍内部经过论证和准备,开始在部分公交站推行排队乘车,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