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4 02:30:4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互助献血叫停之后

2018-02-14 02:30:49新京报

2月10日,位于北三环的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的互助献血窗口关闭。5天前,北京市卫计委和北京市红十字会下发《关于强化无偿献血与临床用血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自2018年2月10日起,停止开展互助献血。2月9日,首都献血服务网发布停止互助献血的通知。


去年11月16日,燕郊,一白血病患者的家属正在进行互助献血。

  国家卫计委表示今年3月底前全国停止开展互助献血;北京采取多项措施填补用血空缺

  2月10日,位于北三环的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的互助献血窗口关闭。

  5天前,北京市卫计委和北京市红十字会下发《关于强化无偿献血与临床用血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自2018年2月10日起,停止开展互助献血。2月9日,首都献血服务网发布停止互助献血的通知。

  新京报记者走访北京多家大型医院血液科发现,病人和医生感觉比较突然,面临“找不到血小板”、“缺血”等突发状况。对此北京市将采取今年新增16个采血点、加大团体献血招募力度等措施,进行应对。

  此前,南宁、上海、天津、武汉等地已取消了互助献血政策。广西钦州、四川省等地则明确2018年3月31日起暂停开展互助献血工作。

  2月1日,国家卫计委回复新京报采访表示,“结合全国无偿献血工作发展良好形势,专家研究分析认为,我国已经具备停止互助献血的基础。因此要求除边远地区以外,2018年3月底前全国停止开展互助献血。”

  这意味着,不久的将来,在我国实行了将近20年的互助献血制度将退出历史舞台。

  互助献血背后的“卖血江湖”

  互助献血被写入献血法是1998年。当时献血法修订,修订后的第15条规定:为保障公民临床急救用血需要,国家提倡并指导择期手术的患者自身储血,动员家庭、亲友、所在单位以及社会互助献血。

  按照献血法释义,本条是对公民临床急救用血的建议和要求。血液从采集、检验、分离、储存、运输到使用需要一定的时间,根据血液自身的特性,医疗机构对其进行存储也是有限的。因此,在某种程度上给医疗机构临床用血带来了一定的困难,鉴于上述原因,本条提出了解决方案。

  与个体及团体的无偿献血相比,互助献血指向性、目的性更加明确。从献血到用血,一般只需要3天时间。

  流程也不复杂,按医院里张贴的告示,互助献血只需要四步即可完成:

  一、患者入院后、用血前(提前2-3天),由管床医生向患者家庭成员、亲友以及其他相关人员进行互助献血宣传动员;

  二、互助献血者填写一式两份《互助献血登记表》,签名认可后携带该表格及有效身份证明至血液中心各采血点;

  三、血站按法规采集互助献血者的血液,颁发献血证,填写回单;

  四、医院凭互助献血回单到血站取回互助献血同等血量的血液,专供互助者指定的患者输血之用。

  但指向性、目的性明确的背后,存在着一条由“血头”操控的卖血利益链。

  2月12日,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新闻发言人表示,互助献血形式一度让不法分子钻了空子,催生了血头卖血等产业链,为安全用血带来了风险,叫停是正确决定。

  2017年11月,新京报记者调查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的“血荒”问题(详见《燕郊白血病人用血之困》)。记者调查发现,医院中出现了通过互助献血方式进行血液买卖的黑色生意链。血头盘踞在该医院,自称“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好几单。

  在燕郊燕达陆道培医院聚集数百名白血病患者,有血头长期盘踞医院,从网上招聘献血者来燕郊,以“互助献血”的名义“卖血”,每个单位血小板向患者收费五六百元。24岁的山东人晓晨(化名)患有再障性贫血(AA),已经在另一家北京三甲医院里治疗了一年。他需要每周输血一次,但只成功预约过1次医院输血科的血,费用大概在2500元左右。

  其他时候,他只能通过互助献血获得血源。来自亲朋好友的血源占20%左右。找不到亲朋好友时,只能找血贩子,除去给医院的费用,还要多给血贩子2个单位的红细胞1500元左右,1个单位400-600元。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存在程序漏洞,互助献血最为人诟病的是,对献血者的身份审查不严格。对献血人与用血人之间的关系,医院及献血站通常不进行实质审查。用血病人只需在医院的互助献血单上填写用血者及卖血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卖血者便可拿该单据到献血站进行献血。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