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4 02:30:4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互助献血叫停之后

2018-02-14 02:30:49新京报

2月10日,位于北三环的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的互助献血窗口关闭。5天前,北京市卫计委和北京市红十字会下发《关于强化无偿献血与临床用血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自2018年2月10日起,停止开展互助献血。2月9日,首都献血服务网发布停止互助献血的通知。


燕郊一爱心献血屋成互助献血场所。本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大路

  互助献血带来血液安全问题

  “将互助献血法规在现实中激活的是近年频频出现的血荒。”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主任刘江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在无偿献血政策实施的早期,由于团体献血量较多,很多事业单位还明确规定了无偿献血指标,全国血液供应充足。但团体或单位献血取消“硬指标”后,无偿献血人数大幅下降。

  作者单位为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的一篇论文指出,由于社会因素、环境因素以及目前无偿献血在制度及管理上还存在一定缺陷,导致全国特别是北京地区无偿献血的总量呈现明显下降趋势,特别是近3年来(2010-2012)以每年6%左右的水平下降。

  除了北京,长春、青岛、太原、重庆、昆明、南宁等多地在2010年左右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不同规模的血荒。曾有媒体报道,在2010年秋冬之交,昆明出现了十年来最严重的血荒现象,有八成以上的手术因为血液缺乏被迫推迟。

  “北京的特点是很多疑难病、重症病人都来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血液科专家举了个例子,2017年北京骨髓移植的手术量至少2000例,占全国该类手术量接近一半。

  目前,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分配给各家医院的血液常常供不应求。北京某著名血液科医生透露,该科室一天需要25-30个单位血小板,但每天只来0-2个;血液病患者较多的一些医院日需求量甚至达到100个单位,但每天分到的血小板基本维持在10个单位。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目前北京市各医院缺血程度不一。有的医院所有血型都缺,有的医院只缺其中几个血型。北医三院输血科工作人员透露,该院B型和AB型血“还凑合”,可以预约,但A型和O型没有,“得先献完血才行”。

  于是,为缓解血荒,作为特定条件下应急政策的互助献血在各地普遍展开,同时也“逐渐暴露出一些问题”。

  深圳市血液中心主任朱为刚曾在受访时表示,世卫组织在无偿献血中也提到互助献血,但是有很多限制条件,主要是考虑一些国家宗教禁忌等因素。

  世卫组织认为,互助献血占无偿献血比例大于5%时,就存在非法买卖风险。

  上述新闻发言人披露了一组数字:北京市的互助献血比例在提高,从过去的2%-3%提高到了2017年的21%。

  广西南宁互助献血的比例曾以每年10%的速度攀升。到2014年,互助献血比例超过无偿献血的50%,一度成为全国省会城市之最。

  广西南宁市中心血站在给《新京报》的采访复函中,还提到了互助献血带来的血液安全问题。据统计,2015年全年,血液初筛淘汰总人次为18377,其中互助占81.54%;2016年全年,血液初筛淘汰总人次为8306,其中互助占49.81%。

  原有用血模式将改变

  “想要血?送你两个字:没有。你想怎么办?互助血。”这是一家医院的负责人袁红(化名),对北京用血现状的描述。此前,通过互助献血获得输血资格,已成为血液病人一个主要供血渠道。

  2月10日北京停止开展互助献血后,也打乱很多患者“约定俗成”的用血计划。

  当丝丝(化名)得知互助献血政策停止的消息时,已是2月8日傍晚。

  往常的状况是,2月9日上午,提前约好的一位志愿者,将到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献出2个单位的血小板,并换取一张献血证。丝丝将拿着这张献血证和医生开具的互助献血单,去医院输血科预约2个单位的血小板。

  患有白血病m2a的丝丝妈妈正躺在北京航天中心医院里,等着输入血小板。当天,她体内的血小板跌至5个单位,而正常人的血小板是100-300个单位。

  然而,2月9日,丝丝妈妈所在的医院停止发放互助献血单。

  因为没按照计划输上血小板,2月10日丝丝妈妈体内的血小板减少到3个单位,鼻子出血,身体几乎无法挪动;2月11日,血小板接近为零,眼睛充血,面临大出血的风险。

  医院也措手不及。丝丝妈妈所在的医院,劝退了几位血液病患者。有的医院开始停止给血液病人做移植手术,还有血液病人面临着移植完可能出现排异,需要大量用血但输不上血的困境。

  35岁的蒲保珍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在北京某三甲医院进行骨髓移植。2月5日,她进入无菌室,2月6日开始化疗。“等这一刻等太久了。”蒲保珍的姐姐情绪激动。

  移植前需要进行化疗,把体内白血病细胞控制在最小程度。但蒲保珍刚上化疗10分钟左右,化疗就被迫停止。理由是,因移植期间用血量比较多,医院担心血不够用。

  蒲保珍的姐姐得知,医院在那一刻也收到了互助献血政策即将停止的消息。

  因为已经进行了10分钟的化疗,出舱后未及时输血,蒲保珍的血项指标一直下掉,出现流鼻血等状况。

  2月6日,《通知》电子版在各大血液病患者及家属群中“炸开了锅”。当天下午,蒲保珍所在的医院召开患者与家属的沟通会。

  “我们也是星期一(2月6日)才知道时间节点定在了10号。”该医院负责人袁红说,“国家一直在酝酿这件事情,但是它真正落地的时候我们仍旧觉得突然。”

  医生也很着急。互助献血的最后一天,2月9日上午,来自航天中心医院血液科王静波主任等人到市血液中心提交部分医护人员的联名申请,具体有两个请求:医护人员积极献血为我院患者使用;我院建立单采血小板的采血点。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