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4 02:30:4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互助献血叫停之后

2018-02-14 02:30:49新京报

2月10日,位于北三环的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的互助献血窗口关闭。5天前,北京市卫计委和北京市红十字会下发《关于强化无偿献血与临床用血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自2018年2月10日起,停止开展互助献血。2月9日,首都献血服务网发布停止互助献血的通知。


去年2月2日,北京西单图书大厦门前的无偿献血车。该采血点将于近日重新运行。图/视觉中国

  北京市卫计委:抢救用血“必须保证”

  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血液病人,来到北京的大医院求医。为了治病,蒲保珍卖掉了老家的一套房子,准备了100多万治疗费用,在医院附近租房住了1年多。

  苏女士的丈夫已经“进舱”化疗12天,需要长期输入血小板。她理解打击“血头”的政策初衷,“我知道互助这件事情不对,但它的出现是因为有极大的需求。”

  袁红认为,“我们觉得应该出台一个替代的方案。”

  对此,上述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新闻发言人表示,之所以定在2月10日,是因为通常在春节放假前一周,人们纷纷回家过年,除急诊外,医院手术量和相应的用血量都会下降。此外,放假后,人们都会出门上街,街头采血车采血量会上升。

  发言人还表示,血液库存量暂时是足够的,不会影响医疗机构的整体运行。

  根据《通知》,北京市卫计委成立“血液保障工作领导小组及办公室”,具体负责统筹协调北京市的无偿献血、临床用血和血液保障相关政策的落实、督导和推进工作,确保政策调整后的一段时间内的血液安全供应平稳过渡。

  作为取消互助献血后临床用血管理的应对措施之一,北京市卫计委表示,要加强医疗机构与采供血机构血液预警联动。底线是,医疗机构急救、孕产妇和儿童用血、突发应急事件抢救用血“必须保证”。

  上述北京市卫计委负责人表示,实际运作中确实属于病情需要,家属真实意愿,可作个别处理。

  多位患者家属提出,希望能给互助献血留个口子。比如,由患者主动证明血液来源合法,并由单位出具文件背书;或让家属到血液中心献血,血站发放等量的血仅供患者所在医院使用。

  袁红一一搜集好患者家属的建议,准备向上级反馈。“我们现在面临的是阵痛期。”袁红说,“实际上,取消了互助献血,我们需要多少的血小板或者红细胞,都要向北京市血液中心来提取,他们得调剂好。这件事其实对血液中心压力很大。”

  北京的《通知》还提出,要加强对临床医生的“限制性输血策略”和对用血患者的“安全有效输血策略”的宣教,力争各临床用血医疗机构自体输血率达到30%以上。

  所谓“自体输血”,即采集患者自身的血液或血液成分,经过储存或一定的处理,在术中或术后需要时再回输给患者。对于一些择期手术的患者,自体输血因不需检测血型和交叉配合实验,可防止传染疾病。发达国家自体输血已占输血总量的20%-40%,澳大利亚和美国占80%-90%。

  几年前,为应对血荒,北京的各大医院就曾以加强自体输血的方式来“自救”。然而,限于技术等原因,“这仅仅是杯水车薪,”某三甲医院相关负责人叹了口气。

  据记者了解,目前,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航天中心医院等已经自发开展医院单采血小板,病友家属每天去医院采血点捐献血小板,大约维持20个单位,以度过这段时期。

  蒲保珍是幸运的。2月13日下午,主治医生给她打了电话,告诉她将会继续进行姐供妹造血干细胞移植,准备工作已经就绪,14日进舱。

  多次买血的晓晨赶上了“末班车”。2月9日,一个女志愿者联系上晓晨,给他献了血。

  丝丝仍在为妈妈的血小板奔波,2月13日,她终于从病友那里借来了血小板勉强维持。妈妈之前的化疗效果不错,没有感染,也没有发烧。然而,因为新政策的到来,妈妈的疗程不知是否还能继续下去。

  3月底大限后如何填补用血空缺?

  事实上,近年来,国家卫计委已多次发文要求各地对互助献血进行规范,不断降低互助献血率。比如,要严格互助献血启动条件、标准和范围,原则上仅在稀有血型和急救用血等情形下启动互助献血;不能进行身份核实的地区,不得开展互助献血。

  2月1日,国家卫计委回复新京报采访称,经过各地共同努力,全国互助献血率逐年降低,2016年降至3.2%,2017年进一步降至2.2%。

  另外,从全国来看,无偿献血的总量在不断增加。2017年全年无偿献血人次达到1459万人次,采血量达到2478万单位,较2016年分别增长4.2%和5%。

  国家卫计委表示,结合全国无偿献血工作发展良好形势,专家研究分析认为,我国已经具备停止互助献血的基础。因此要求除边远地区以外,2018年3月底前全国停止开展互助献血。

  此前,南宁、上海、天津、武汉等地已取消了互助献血政策。广西钦州、四川省等地则明确2018年3月31日起暂停开展互助献血工作。

  按照国家卫计委的说法,广西南宁中心血站2015年互助献血率达到50%以上,而经过一系列综合措施,截至2016年底已停止互助献血。

  据记者了解,2015年起,南宁中心血站开始采取措施对互助献血进行调控。

  2016年末,采血量增长10.08%,互助献血比例下降至15.12%。2017年3月,南宁市卫计委正式下文,暂停在当地开展互助献血。

  此举所带来的用血空缺如何填补?1月23日,南宁中心血站给新京报记者的答复是:“开源节流。”

  据介绍,南宁市开展志愿者献血月活动,并下沉到基层,开拓农村无偿献血队伍。在节流方面,成立“自体输血技术宣讲团”,推广相关技术和管理经验,以保护血液资源。

  南宁中心血站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样做基本上也只能维持一个“紧平衡状态”,每年的一、三季度,南宁市仍然和全国其他许多地区一样,存在季节性用血紧张。

  另据武汉方面介绍,他们通过增加街头流动献血车和固定献血屋等措施来应对。

  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新闻发言人表示,本市今年规划的新采血点约有16个,主要布局在大型交通枢纽等人流密集的繁华地带。西单采血点这两天就能重张。未来,本市还会加大团体献血招募力度,号召和组织更多团体单位参加无偿献血,努力提高团体献血的比例。

  北京市还希望建立“常态血液调剂机制”,从外地调血。去年年底,京津冀血液管理信息系统实现联网。

  国家卫计委回复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区域间调配血液超过154万单位,“有力缓解季节性、区域性、偏型性血液供需矛盾”。

  但首都的压力仍然很大。由于京津冀三地用血需求量都不小,《北京日报》日前发布的报道中提到,据记者了解,可调配的空间还相对较小。叫停互助献血后,相对麻烦的是血小板,预计缺口大约会在10%。

  “血浆能够保证供应,但是血小板从外地调不现实。”一位不愿具名的血液科专家向记者解释,捐献血小板需要通过血细胞分离机采集,这样的机器通常只有血液中心才有,“一般的献血车只能献全血。”

  此外,血小板的存活期只有5天,从外地调要1-2天,到北京后通过血液中心集中调配,再输到病人体内,这个时间也是5天,“一定要靠北京的资源。”

  “其实国家希望把那些变相买卖的情况回归到正常的供应中”。袁红说,同样取消互助献血的上海,一直在落实团体献血。

  深圳是全国极少数没有实行过互助献血的城市。在深圳,每年的献血者中有超过60%是定期献血者,血小板的捐献者100%为定期献血者。

  据媒体报道,现已退休的深圳市原血液中心主任杨宝成曾在内部会议中提交了一份名为《深圳为什么没有“血荒”》的总结报告,“政府的重视与支持”被列为首要因素,“十一五”期间,深圳市政府将无偿献血纳入了深圳经济社会发展指标体系。

  在各地经验的基础上,国家卫计委表示要进一步做好无偿献血工作,保障临床用血。比如深入各类企事业单位开展团体无偿献血;改善献血环境,提高无偿献血的服务工作;普及无偿献血的科学知识;加强无偿献血宣传动员。此外,还要完善血液调配机制,配合公安部门打击采供血中的违法行为。

  新京报记者 吴靖 实习生 肖涌刚 杨雨奇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