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7 02:30:2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史美伦任港交所新主席

2018-04-27 02:30:29新京报

4月26日,港交所午间公告称,当日早间董事会会议决定委任史美伦为董事会主席,接替卸任的周松岗。史美伦的主席任期,将与董事任期同时完结。不过,有关委任需经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书面核准。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内地与香港互联互通更加紧密,拥有内地金融监管经验的史美伦,在与内地的沟通中,显然更有便利。


4月26日,港交所召开董事会会议,决定委任史美伦为主席。图为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与史美伦。图/视觉中国

  曾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任期内推动内地独董制度、保荐人制度等证券市场变革

  新京报讯 (记者王全浩)4月26日,港交所午间公告称,当日早间董事会会议决定委任史美伦为董事会主席,接替卸任的周松岗。史美伦的主席任期,将与董事任期同时完结。不过,有关委任需经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书面核准。

  港交所虽然是一家上市公司,但其具有极强的监管属性。港交所文件披露,港交所董事会的13个席位中,6名董事需由特区政府委任,同时董事会主席需由特区行政长官批准。

  在港交所的制度安排中,董事会主要起领导作用,“领导及监督集团管理层以符合公众及其股东利益的方式行事(若两者出现冲突,以公众利益为先)”,同时确保集团的合规。

  在港交所职位排序中,新主席史美伦在行政总裁李小加之前。港交所披露的资料显示,现年68岁的史美伦,同时还有多个内地职务,中国银监会(现已与中国保监会合并为中国银保监会)的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证监会的国际顾问委员会副主席。

  史美伦于2001年出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当时恰逢证监系统掀起“监管风暴”,证监会先后出台了51条法规或条例,组织了地毯式大巡查,对80多家上市公司和10多家中介机构做出了相应的处罚,亿安科技案、中科创业案、基金黑幕、银广夏造假案及蓝田造假案曝光。

  在史美伦之前,周松岗在港交所主席的位置上任职6年,卸任的周松岗在当天港交所股东大会后表示,未来二三十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需要有世界级的金融中心相配合,香港将扮演重要角色,前景非常明朗。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内地与香港互联互通更加紧密,拥有内地金融监管经验的史美伦,在与内地的沟通中,显然更有便利。

  ■ 人物

  中国证监会“外援”第一人

  曾主导H股公司香港上市

  1949年出生于上海的史美伦一贯低调。她在香港成长,后赴美国读书与工作。留美期间,史美伦与同学查懋成成婚。查懋成是香港著名实业家查济民的次子,查氏家族在香港拥有多家上市公司,集团参与了中国金融业的早期开放,持有中金公司五分之一股份。

  史美伦1991年进入香港证监会,此前,她活跃于多个行业,曾在美国加州和美国联邦法院以及两家律师事务所工作过。多样化的工作经历对她适应香港政治体制有所裨益。据福布斯报道,香港交易及结算所上市事务前主管迪金斯曾评价史美伦“通过尊重不同观点和利益,非常擅长寻求支持和达成共识”。

  史美伦在香港证监会工作的10年间,被提及最多的成绩是负责H股公司香港上市事宜,彼时史美伦是香港证监会其中的两名中国高管之一。她在凤凰卫视2013年底《问答神州》访谈节目中提出,“如果没有H股,没有国企来香港上市,香港不会是国际金融中心”。

  H股上市后来被外界认为是史美伦获得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赏识、赴任中国证监会的契机之一。“(朱镕基)总理通过一个朋友来告诉我,说希望我去当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我一时还没听明白,我以为是当顾问,后来才了解”,史美伦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披露,她将这次邀请视为“an opportunity of lifetime(一生难得的机会)”,并很快下了决定。

  2001年3月9日,史美伦出现在北京首都机场,没有专人护送迎接,没有走高级官员的特别通道,而是从普遍通道边检入关。据她后来的采访,她抵京赴任时随身带着一件香港证监会同事赠的临别礼物——一幅书法,上书十字“安危不二其志,险易不革其心”。

  当时中国证券市场尚处于草莽时期,时任证监会主席的周小川和副主席高西庆被评价为与史美伦拥有相似的理念和价值观,三者将会以加强监管和推动中国股市国际化作为工作目标。

  随着史美伦上任,外界为她冠上种种头衔:中国证监会“外援”第一人、“铁娘子”等。

  推动内地独董等制度改革

  2001年史美伦出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据《南方周末》报道,史美伦赴任后,“证监会开始组织地毯式的市场大巡查,80多家上市公司和10多家中介机构遭到行政处罚或立案调查”。这一年后来被称为中国证券市场的“监管年”。

  史美伦担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的三年半时间里,推动了中国内地独立董事制度、保荐人制度以及建立退市机制等证券市场变革。她的这些按照国际惯例推行的改革,也招致不少质疑。

  史美伦2013年在凤凰卫视的节目中委婉指出,中国证监会的工作远比香港复杂,不仅是因为内地市场广大,股市又是新生事物,也因为证监会工作会牵扯到国企、地方政府、各部委等多方。如何适应内地不同于香港的实际工作大环境,也被认为是史美伦面临的难题之一。

  2004年9月,新华社发布国务院免去史美伦中国证监会副主席职务的消息。史美伦离开证监会时,官方评价其“为中国证券市场的规范发展作出了积极努力”。

  最初接受副主席一职时史美伦计划工作两年,最终工作了三年半,从这个角度说已经是“超期”工作了。

  当年史美伦进入中国证监会时所拿年薪——540万港元曾引发轰动。这笔工资的大部分在她任期内被用于安排20位证监会工作人员赴海外培训——读硕士学位或是进入海外交易所实习。离任之际史美伦用剩余资金设立了两项奖学金,一项在耶鲁大学商学院,一项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都面向中国内地学生。

  史美伦的离任与她的赴任一样,是在议论声中完成的。媒体反复提及的是史美伦曾表示,回顾自己的证监会经历时,希望大家记住的是她坚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

  史美伦本人对这段经历更加平常心。2013年的采访中,时任香港金融发展局主席的她谈到当年在中国证监会时自己作为外来人备受关注;面对主持人会不会委屈的提问,史美伦回答,对解释不了的事情不会想太多,“我还是感觉应该看成绩吧,就是能做点事出来,以前我是这样讲,今天我还是这样讲”。(朱玥怡 王全浩)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