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0 02:30:55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环保卫士还是利益之争?

2018-07-10 02:30:55新京报

7月9日上午9:30,张文奇涉嫌损害商业信誉案在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张文奇犯损害商业信誉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五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从2017年3月被捕至今,张文奇已被关押一年三个月。


4月26日,广源纸业厂区门口。 新京报记者 高敏 摄


4月26日,张文奇举报过的广源纸业正在生产。新京报记者 高敏 摄

  上海一公司员工举报河南企业污染,一审被判损害商业信誉罪

  7月9日上午9:30,张文奇涉嫌损害商业信誉案在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张文奇犯损害商业信誉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五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宣判当天,武陟下着小雨,法庭上的张文奇身穿灰色短袖和拖鞋。张文奇的哥哥看到他时感觉“人瘦了不少,有些萎靡”。

  从2017年3月被捕至今,张文奇已被关押一年三个月。

  44岁的张文奇是上海吉康生化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吉康”)负责国内销售的人员。武陟县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为获取非法利益,自2014年7月以来,(张文奇)伙同他人使用虚假身份给中央、省、市、县环保、纪检、信访等部门,捏造、歪曲事实,污蔑河南江河纸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河纸业’)、武陟县智辉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智辉科技’)、武陟县广源纸业有限公司(下称‘广源纸业’)污染环境……其行为给几家公司造成重大损失”。

  但张的辩护律师王振宇认为,张文奇的举报有线索来源,并非凭空捏造,“而且检方对于企业蒙受重大损失的鉴定意见不符合专业规范要求,不能作为定案根据。”

  王振宇说,张文奇对一审判决结果不服,当庭表示上诉。  

  张文奇持续举报近3年

  张文奇所在的上海吉康是一家化工企业,结晶紫内酯(CVL)是其主要产品之一。这种成色剂染料是商业票据用的压敏纸和热敏纸的核心原料,主要供应国内外大型造纸厂。

  武陟的江河纸业也是上海吉康的客户,张文奇是双方交易的主要负责人。超过10年的合作中,他每月至少到武陟出差一次,与江河纸业接触频繁。在他的印象里,广源纸业、智辉科技均为江河纸业的子公司。

  张文奇称,自己于2014年7月发现广源纸业厂区内有一处未经审批的CVL生产点。事后,他在一份举报材料中写道,“他们投产后有毒废气直排、废水地下渗透、废渣在广源厂区深埋。”

  据上海吉康高管赵璞(化名)介绍,CVL的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化工三废。其中,固体废物通常含有苯胺等致癌物质、少量重金属;废水、废气中不仅含有苯甲酸、氨气等有毒物质,大量无机盐、磷等还会造成水的富营养化。

  自此,张文奇开始以广源纸业员工、武陟县群众身份进行环保举报。

  据河南省环境监察总队2017年5月发出的《关于河南省武陟县网络舆情调查处理情况的报告》,其共接到各级各部门交办转办的江河纸业、广源纸业、智辉科技环境污染投诉31起。经公安机关查证,实际举报人均为张文奇。举报内容包括江河纸业环保违法,广源纸业、智辉科技等违法违规建设化工项目,倾倒有毒废渣,排放有毒废气、废水。

  在张文奇的众多举报中,有一项为江河纸业、智辉科技和湖南亚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亚帝”)一起在广源纸业“非法生产化工染料”,指的就是生产成色剂染料CVL。这是他举报的开端和重点。他在2017年初回顾举报历程时,至少7次提到自己举报CVL或染料厂。

  张文奇举报之初,当地环保部门发现了广源纸业、智辉科技存在多个化工项目未批先建等问题,多次做出行政处罚。

  但张文奇认为这些都是小问题,更为严重的是生产CVL造成的污染。赵璞说,张文奇曾对他表示“没查出企业生产成色剂(CVL),是避重就轻”。

  为此,张文奇和上海吉康的另一员工郑斌一起,开着车到武陟县政府、县税务局门口等地张贴了十余份“致全体武陟县人民的公开信”,举报上述几家企业的污染。这些公开信,后来被江河纸业等公司称为“小字报”。

  “之所以同时举报这3家公司,是因为它们是关联企业。”张文奇的辩护律师王振宇表示,张文奇认为智辉科技和广源纸业是江河纸业的子公司。

  广源纸业曾非法倾倒生产污泥

  在张文奇看来,处罚后非法企业仍在生产并危害环境。他在2017年初的举报材料中写道,2014年10月开始,江河纸业不再把危险固废埋在广源厂区内部,而是偷埋到附近的农田里。

  2015年4月15日,张文奇与郑斌出差时途经武陟。路过广源纸业时,他们看到多辆土方车拉着污泥一样的东西往外运。郑斌说,张文奇有化工背景,认为车上拉的都是生产CVL的化工废渣。郑斌开着车,二人尾随其后。

  土方车向南开了3公里多,在一处农田边停了下来。张文奇事后写道,他们挖了一条长长的深沟,将蓝黑色废物“倾倒入坑中后,又用土掩埋”。

  新京报记者在张文奇当时拍摄的照片中看到,农田中挖出的一条深坑被大量蓝黑色废物填满,几乎与旁边的田地持平,延伸很远。附近的农田没有种植农作物,满是车轮压过的痕迹。

  郑斌记得那是下午两三点,张文奇一边偷拍照片,一边拨打了焦作市、河南省的环保举报电话,但环保部门的人一直没来。直到晚上五六点,几十辆土方车、挖土机再次出现,将埋好的废物挖走了。

  附近大刘庄的村民也看到了掩埋废物又挖走的一幕。一名村民说,“我看到他们倒下来。环保查得可严了,让他们当天就挖走了,然后把坑填平。”

  据《中国环境报》报道,张文奇举报的第二天,武陟县环保委员会就对广源纸业、智辉科技进行了停电处理。武陟县环保局称,他们还委托第三方检测了倾倒的废物样品。检测报告显示,该样品为污泥,且PH值、铅、镉、汞等物质的含量符合《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对污泥的要求。

  据《中国环境报》报道,2015年5月23日,华北环保督查中心也对举报材料中的问题进行了调查,确认非法倾倒物为广源纸业污水处理站产生的污泥,且是被承运人马某私自倾倒。对此,武陟县环保局责令广源纸业立即纠正违法行为并罚款两万元。

  但武陟县环保局、华北环保督查中心的处理中,均未提及广源纸业生产CVL。张文奇继续举报。

  广源纸业新厂区CVL项目查证属实

  事实上,张文奇举报的CVL生产并非空穴来风。

  《关于河南省武陟县网络舆情调查处理情况的报告》显示,针对举报,武陟县、焦作市、河南省多级环保部门检查后认为,智辉科技曾在广源新厂区违法建设结晶紫内酯项目,查证属实。

  依据环境监察网发布的《重大环境污染投诉案件处理情况信息公开表》,截至2016年6月29日,智辉科技在广源新厂区的CVL项目已拆除。

  2016年,张文奇在举报信中写道,该项目被拆除后,又搬到江河纸业老工厂最后一排的车间里继续生产。该厂以生产造纸助剂为名,实际生产化工染料,并排放有毒气体,而且没有通过环评。

  据2016年8月8日《焦作日报》公示的《中央环境保护督查组举报受理转办情况公示公告》,经武陟县环保局检查,张文奇举报的上述问题不属实。

  2016年,智辉科技在广源新厂区的CVL项目被取缔后没多久,新的CVL项目又要上马。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2月,广源纸业、湖南亚帝成立了武陟县得通材料有限公司,新公司的注册地址为广源纸业院内,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销售CVL。

  从张文奇的举报信中可以看出,他对环保部门的处理并不满意。在2017年初的最后一封信中,他写道:“造纸是当地支柱产业,江河纸业也是当地支柱企业,每年要交上亿的税收……靠这种(污染环境的)方式增加竞争力是一个合法企业应该做的吗?”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