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3 02:30:4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我们视频”两周年视频生产超2万条 将覆盖所有报道领域

2018-09-13 02:30:49新京报

昨天下午,在新京报“我们视频”成立两周年之际,大风起兮——2018中国新闻视频高峰论坛在京举行,新京报社、腾讯新闻联合业界共同探讨新闻视频发展的可持续道路。


王爱军
新京报
“我们视频”
总经理


9月12日,2018中国新闻视频高峰论坛,与会嘉宾合影。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新京报讯 昨天下午,在新京报“我们视频”成立两周年之际,大风起兮——2018中国新闻视频高峰论坛在京举行,新京报社、腾讯新闻联合业界共同探讨新闻视频发展的可持续道路。

  视频将占新京报新闻内容50%

  新京报社社长宋甘澍致辞。他说,视频新闻突然爆发和用户需求、技术革新密不可分,在现代媒体转型道路上,新京报一直在践行新闻视频化的方向。“我们视频”与腾讯新闻合作,强强联合、优势互补,让专业的人从事专业的事。成立两年来,“我们视频”成长迅速,在行业内赢得较好的口碑,并且在时政资讯类视频新闻行业跻身一线梯队。

  据宋甘澍介绍,今年年初,新京报已定下移动优先、视频优先的目标,将加大对短视频、新闻视频的支持力度,提出让视频新闻播放量占到新京报出品新闻内容50%的目标。与此同时,“我们视频”的内容也将推向所有报道领域,“目前是集中在时政和突发事件,下一步将向财经、娱乐、文化、体育、民生领域全面推广。”

  对新京报“我们视频”与腾讯的合作和进步,腾讯网副总编辑李伦在致辞中表示认可。他说,视频化、碎片化、互动化是当前信息传播中非常显著的三个特征。怎么去理解,是否每天作为检视标准衡量,对于内容生产者至关重要。凡是真正能创造用户价值的内容,一定会得到非常好的回报。

  论坛就三大主题进行圆桌讨论

  致辞结束后,我们视频、腾讯网、北京时间等媒体高管,分别围绕移动视频行业发展趋势、特点和问题进行主题演讲。论坛下半场,来自未来电视、未来网、封面新闻、梨视频等媒体的媒体人和学者,围绕“新闻视频拯救传统媒体?”“短视频升级攻略”“站着挣钱 新闻视频为何难变现?”三个主题进行了圆桌讨论。

  新京报“我们视频”成立于2016年9月11日,两年来,专业视频团队已发展到上百人,全网视频生产总数超过20000条,直播场次超过千场。目前,“我们视频”的月产量约占新京报采编总量的三分之一,实现了热点突发全覆盖,搭建起了形态不同的内部产品层级框架,推动新京报成为视频和文图报道齐头并进的内容生产平台。

  ■ 主题演讲

  视频化转型应重视“品牌力量”

  用“齐头并进”四个字,可以描述视频和新京报图文报道的现状。从新京报即时新闻的产量来看,视频报道的产量和图文报道的产量已基本相当。我也有一些“我们视频”在操作上的体会。

  首先,视频化转型该做“品牌”而不是做“品种”。新京报这些年一直坚信视频化是未来短视频内容的大势,也是传统媒体转型良机。所以,坚持先网后报、移动端优先、视频优先,报社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立志做一个好品牌,而不仅仅是一个品种。

  第二,必须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们在招聘人员时不仅考量他的新闻素养,还要考量他在视频方面的素养。同时,与互联网平台合作,优势互补非常重要。传统媒体有内容原创优势、影响力优势、媒体资源优势;互联网平台有资本优势、技术优势、渠道优势,优势互补可以让传统媒体的转型如虎添翼。单靠传统媒体自身的发展,这个任务很难完成。但是,视频转型要按互联网规律操作新闻。要有现场感,有生动的画面,要讲时效,唯快不破,要接受互联网视频化的信息接收方式。

  最后,媒体转型必须坚守机构媒体的公共价值。大家都在讲优质内容越来越紧缺,什么是优质内容?在我看来,其中公共价值的大小可能是衡量标准。它不能仅仅追求流量和经济效益,一定要有对社会利益、公共利益、人的全面发展的促进等具有重要社会推动作用的媒体责任。

  做好内容的同时希望创造市场

  我们在操作过程中发现,很多时候新闻价值,甚至于新闻报道的方式——无论是报纸、广播、电视,再到今天的网络视频——某种程度上是一脉相承的。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怎样做技术处理,怎样让受众更关心镜头,怎样让硬性内容变得更软性一点,更广泛地触达受众。

  有人说现在是新闻视频最好的时代,这是硬币的一面。硬币另一面是怎样的?真的还蛮艰难的。我们在思考发展过程时发现挑战非常多。传统媒体到底怎么转型?你过去是写文字的,过去是做广播的,怎么用可视化的画面来代替观点?来传达价值?新闻视频怎么变现?

  我们做了非常多探索。现在采取的模式是内容生态+产业生态双核驱动。什么是产业生态?要做出好的内容、好的产品,缺技术、缺资金、缺整个生态链、缺整个市场。我们在同步做好内容的过程中,也希望去创造产业,去创造市场、培育市场。

  不管外界怎么变,你的价值模式是不变的。无论什么样的模式,你恒定的那个价值观是一致的。你选择的不过是实现的方式、实现的平台和实现的技术手段。

  新闻视频应呈现负责任的报道

  这个行业发展太快了。我们所有热爱做泛资讯短视频的友人们,这个市场刚刚做了两年,某种程度上,我们是传媒的共同体,我们希望泛资讯短视频这个产业可以做好,能够为用户提供好服务。

  手机改变了信息的采集和传播,信息采集方式变得前所未有的便利,信息传播的效果异乎寻常的高能,所以才会出现时间视频这样的项目。新京报的“我们视频”,在两年时间里就可以做到好像周围人都听说过,好像我们认为自己做一个片子也许能够影响大家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今天参会的很多人都是传统媒体出身,既然大家有传统媒体从业的经历,既然我们有这样的新闻训练,我们就应该为大家呈现出更负责任的报道。

  泛资讯短视频不只报道温暖,信息流动本身是有价值的。我们做这件事归根到底是在推动信息流动。既然手机让我们有机会获得更多信息,让我们有机会去接触这些东西,我们就有责任去用合理的、合适的、安全的方式去呈现。

  视频生产组织重构IP化是趋势

  在整个腾讯新闻客户端上,新闻资讯类视频播放量达到39%,远高于其他内容品类。移动新闻视频需求强劲,我们不仅处于风口,而且大风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单从生产端来讲,视频生产组织本身在重构。时空回到五年前,所有视频几乎都是电视台生产的。但今天非传统视频机构兴起,我们发现大量拍客组织、PGC兴起,生产中心越来越多元化,而不是简单的去组织化。

  很有意思的特点是,媒体的MCN化、内容视频的IP化,是一对趋势。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头部机构媒体孵化出各种各样的视频品牌。媒体本身变成了MCN,或者变成工作室集群,他们孵化出的品牌以独立姿态去获取受众、获取用户。从整个视频生产组织来看,今天的视频组织与过去以电视台为基础的生产组织完全不一样。

  今天的内容生产行业经过几年大浪淘沙和分化后,强者恒强、弱者恒弱。视频领域更是这样,头部的几个账号、机构已经牢牢占据视频排行榜前几位,在国内所有平台和会议上看到的都是同样的身影。这说明,一是好品牌太少了,二是视频本身的高投入、专业性决定了视频生产门槛远高于图文门槛,也决定了视频行业一定会有比图文领域更集中的趋势。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