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3 02:30:4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我们视频”两周年视频生产超2万条 将覆盖所有报道领域

2018-09-13 02:30:49新京报

昨天下午,在新京报“我们视频”成立两周年之际,大风起兮——2018中国新闻视频高峰论坛在京举行,新京报社、腾讯新闻联合业界共同探讨新闻视频发展的可持续道路。


陈星星
人民网
网络电视部主任
人民视听总经理


王星
北京时间
副总裁


王舒怀
腾讯新闻
视频总监

  圆桌话题 1

  视频拯救了传统媒体?

  “新闻视频拯救传统媒体”这句话作为一个命题,需不需要加引号?对此,参与第一场圆桌讨论的5位嘉宾答案很一致:需要。

  “媒体融合给传统媒体带来的是一种崭新的思维,”山东广播电视台融媒体中心主任王忠认为,它可以用我们原来想象不到的手段“复刻”到传统媒体上。他以山东台的《新闻联播》为例,主持人站着播,头条可以放动漫,还可以有即时的记者连线。

  封面新闻副总编辑卢荡提出,表面上看,传统媒体转型难点是记者在生产方式上面临转型的痛苦,更深层次则是优质原创短视频内容生产和短视频流量的优质转化。

  未来网总编辑万兴亚说,自己非常困扰。想要做“策划的时候要有深度、有厚度,还要有价值观引领”的优秀的报道,但是,却“没有那么大的资本做短视频新闻”,面临“人才流失”。

  王忠、万兴亚都认为,需要专业的媒体人才,需要资本,也需要体制机制“给我们松绑”。

  未来电视CEO李鸣感慨,从传统媒体转做新媒体,“既有难受,又有不甘”,现在自己的目标,就是做的新闻视频“有人看、活下去、有点价值”。

  什么样的机构能在新闻视频领域做得好?著名传媒学者展江认为有三类:强大的新媒体企业,有价值观有钱;优秀的、高品质的传统媒体;垂直类、只做专业内容的公司。

  “什么在妨碍好的内容呢?”展江说,他不认为现在缺人才,“人才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炼,很快就会培养出来。我倒是觉得外部环境需要改善。”

  关于怎样拯救传统媒体,展江还提出了一条“不一定走得通”的路径——颠覆现有的版权法。他说,现有的版权法对于任何新闻作品的保护都是很少的,这有助于促进新闻作品的有效流通,但也导致了新闻不值钱,“全世界都面临这个困惑”。

  展江说,他最近注意到,路透社和一些德国的媒体强烈抗议Facebook和推特无偿的使用了他们的新闻素材,并提出改变现有的版权法。中国现在的版权法跟国际接轨,中国能不能作为版权法改革的试验田呢?展江说,“我是希望全面地推进法治,法治是一成不变的,但要改变现有的法律也是困难重重的。”

  怎样拯救传统媒体,这条路径不一定走得通,就是颠覆现有版权法。现有版权法对新闻作品的保护是很少的。新闻不值钱,媒体都在叫苦,投入这么多人力物力,最后制作出来的东西都被新媒体、洗稿机构弄走了。全世界都面临这个困惑。

  ——著名传媒学者展江

  圆桌话题 2

  新闻视频为何难变现?

  有了用户,如何让流量变现,是很多新闻视频从业者不得不面对的困惑。

  新京报我们视频副总经理彭远文提到,最近与一位互联网视频负责人聊天时问到这个问题,对方坦陈,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浙江日报全媒体视频影像部主任徐斌来自地方党媒,去年年初浙江日报推出“浙视频”,一年下来观看量达13亿。

  在徐斌看来,短视频变现困难的原因在于,“真正赚钱的是平台,而不是内容。”过去,报业的平台是报纸,报纸以广告营收;而现在,视频的平台在微博和腾讯,“相当于他们建了高速公路,我们只是在上面跑的一辆车。收钱当然是高速公路建设方收钱,我们只是赚流量。”

  成都商报新媒体运营公司(一想科技)副总经理刘杜鹃所在的“一视频”与“浙视频”情况类似,同样是去年开始组建团队。虽然从今年上半年开始,“一视频”开始进入流量排行榜榜单前十名,但刘杜鹃还是觉得“有比较困难的地方。各类新闻短视频同题化倾向严重,同时要经受新闻伦理考量。”

  提到流量变现,刘杜鹃说,最近微博在跟“一视频”的沟通中,讲到了很多可以变现的新玩法,比如在视频中贴入广告、评论区植入广告等,但“我也很困惑,因为我们没有测试过,不知道流量怎么样;另外针对泛娱乐的视频没有问题,而如果是一个硬新闻、负面新闻,贴一个喜气洋洋的广告在上面,也不太合适。”

  徐斌介绍了“浙视频”变现的几条路径,包括跟各大平台谈版权合作;与代理销售进行版权合作,赚取分成;与政府和企业合作,做新闻与服务相结合的产品;通过栏目变现。

  不过,与“浙视频”和“一视频”有所区别的是,新京报“我们视频”的内容侧重社会、时政和突发等“硬新闻”。在版权费之外,如何让每个工作日2亿左右的硬新闻流量获得相应回报,这依然是彭远文的困惑。

  在这场圆桌讨论中,微博商业生态管理部总经理谷金芳是唯一来自平台方的嘉宾。谷金芳透露,微博作为视频分发最重要渠道之一,目前已有设想平台和内容输出方进行分成,具体的政策将在未来一一对接,“帮大家怎样赚到钱,然后反哺到内容生产上来。”

  真正赚钱的是平台,不是内容。我们报业原来是躺着赚钱,现在是站着赚钱。原来有平台,报纸就做广告赚钱。现在平台在微博、腾讯手里,相当于他们建了高速公路,我们只是在上面跑的一辆车。

  ——浙江日报全媒体视频影像部主任徐斌

  圆桌话题 3

  短视频内容如何升级?

  在短视频兴起之时,用户对短视频资讯的态度是宽容的,但这种宽容能持续多久?现在的短视频产品需不需要升级?如果需要,又要如何升级?这是昨天第三场圆桌讨论的核心话题。

  在梨视频副总编辑张巍看来,对于资讯类和新闻类短视频来说,最关键的是如何更加有效地获取核心资讯,无论是监控视频、还是拍客视频或者是专业记者拍摄的内容,“只要能拿得到比较核心的内容,我认为这就是不low的。”

  而如果要升级,更多的在于如何获取更多更有意义的好内容。

  南方都市报编委刘丽君来自传统纸媒,谈到产品内容的话题颇有感慨。南方都市报今年4月组建起N视频队伍,每天生产20到30条视频,“确实存在粗粝、粗糙,但用户现在需要短视频,传媒市场发展到这一步,我们就义无反顾、责无旁贷。”

  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耿志民也是同样的观点,短视频没有高端低端之分,尤其不能人为的主观设定,“短视频的升级与否不用过多关注,它会有一个自然的升级规律,就是优胜劣汰。我们都有用户观念,都会对着用户的需求和喜好去投放产品,自然会推动短视频朝着更符合市场、更符合用户需求、更符合所谓高端标准的方向走。”

  在过去两年间,梨视频建立了庞大的拍客系统。在张巍看来,从内容生产的角度,拍客相比传统媒体能够更快抵达事件发生现场;选题也变得比传统媒体时代更加丰富,“因为拍客的人多,想法也就多。”

  但在这样的快速操作和流量面前,深度调查类的内容是否还需要?如果需要的话,又要怎样做下去?

  耿志民的说法大概能得到不少认同:“所有的时代都会来临,但所有的时代都会过去,不能因为一个新来的潮流、新来的时代呈现了某些短暂的特征,就去怀疑过往几十年、上百年我们曾经遵从过的价值。很多积累起来的传统价值,哪怕它在某些时候没有显现出应有的光辉,假以时日,终归是大众需要的。人们需要真相、需要正义,需要各种美好温暖的事物,这不会改变。”

  短视频会有一个自然的升级规律,就是优胜劣汰。我们都有用户观念,都会对着用户的需求和喜好去投放产品。自然会推动短视频朝着更符合市场、更符合用户需求、更符合所谓高端标准上走。

  ——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耿志民

  采写/新京报记者 沙雪良 王梦遥 李相蓉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