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2 02:31:2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女“先生”们改变了评书江湖

2018-10-12 02:31:22新京报

很少有人提及女性在评书这门艺术中起到的作用,至少,这是一个被长期忽略的话题。今天我们所熟知的鞍山评书样式,是由传统西河大鼓、东北大鼓演变而来,大鼓艺人里有很多女性,其中不乏名家,她们演出时合作的男性,多为琴师,很多搭档是现实中的夫妻。


单田芳的父亲单永奎(右二)、母亲王香桂(右一)、师父李庆海(左二)、师母李春琴(左一)。


王双凤表演评书《抛彩招夫》。


石连君表演评书《桑园会》。


裴冠红表演评书《长坂坡》。

  很少有人提及女性在评书这门艺术中起到的作用,至少,这是一个被长期忽略的话题。今天我们所熟知的鞍山评书样式,是由传统西河大鼓、东北大鼓演变而来,大鼓艺人里有很多女性,其中不乏名家,她们演出时合作的男性,多为琴师,很多搭档是现实中的夫妻。

  评书是“文革”后才确定的名词,在此之前,评书还经常被称作评词,可无论评词,还是大鼓,因表演形式都有说有唱,所以多有女性参与,这也是评书鼎盛时,出现了刘兰芳、张贺芳、连丽如等毫不逊色于男性的评书艺术家的原因。

  而很多知名的男性评书演员,都是由身边的女性,比如母亲或妻子来传授最初的曲艺或说书技巧,这在行内算是约定俗成的行业规则之一。

  只不过,无论是成名女评书演员,还是女性“传艺者”,在传统行当的风气之下,舞台上常要有意模糊性别的差异,舞台下也通常默默无闻地甘于幕后,因此女性在评书历史里也被随之忽略,至少消减了一部分她们应有的成就。

  成就

  幕前幕后从不缺乏女性身影

  单田芳、田连元是北方评书界的两位重要人物,他们的评书启蒙都是源于女性,单田芳的母亲王香桂是西河大鼓一代名家。幼年时单田芳不想从艺,后来学业与家庭出现变故,才走上评书之路,单田芳的妻子也是评书艺人,单田芳开始说书时,是由妻子教授表演技巧。田连元的妻子刘彩琴同样是评书艺人,世家出身,幼年出道,田连元曾是刘彩琴的琴师。在评书界,女性学艺的、传艺的人数并不少于男性。老艺人说,以前妻子给丈夫“说买卖”(指导)非常常见。

  在鞍山曲艺团的黄金时代,团里除刘兰芳、张贺芳这样的超级明星以外,还有张香玉、黄佩珠、黄佩艳、石连君、张田伶等多位女性评书名家。很多人曲艺世家出身,后师承他人,融汇多家之长,自成一派。在茶馆说书的年代,她们曾是旗鼓相当的风云人物,只是因为各种运动和机遇,她们的成就才变得天差地别。在她们之后,如今还有杨佩琴、王双凤、裴冠红等女评书演员在鞍山评书的末法时代,继续佐证着女性在行业里的存在主义。

  环境

  茶馆文化导致男性题材成主流

  茶馆是评书最重要的表演场合,茶馆文化受清代茶园文化影响很大。茶园是戏园的别称,自清代开始,茶园成为私人经营的娱乐场所,纯粹的商业机构。茶园观众多为有消费力的男性,这也使茶园内的商业表演,在最初阶段便奠定了某种迎合男性的标准。

  女评书演员在茶馆演出,要通过行为与装扮上的设计,去淡化性别,从而消解不必要的性吸引与猜想。因为大多女评书演员会将自己装扮得很正,所以表演完全男性题材的袍带书十分常见,在君臣父子、忠孝节义的框架下,她们表演的内容不会过多带有女性对权力、等级的看法立场。成功的女评书演员,舞台上几乎不会让观众注意到生理性别,“说得像男的一样好”不是夸奖,而是应该达到的标准。

  评书的受众群体,男性占据了绝对高的比例,这个比例几乎没有过太大的改变,所以这种有意模糊性别的表演方式也随之固化。

  艺术

  传统观念决定了“去性别”表演

  茶馆演出并不像影视剧里表现得那样雅致,很多茶馆的环境极其糟糕,有时满场观众都在吸烟,演员在台上嗓子会受影响。经历过茶馆年代的老艺人说,那时候的演出足以用乌烟瘴气形容,吃喝打闹、聊天说话,抽烟吐痰,茶馆里无人避讳,但如果真演得好,这些观众又会给你足够的尊重,尤其体现在收入上。茶馆演出时演员与观众交流非常容易,偶尔现场砸挂个玩笑,会瞬间拉近观演距离,这是一种默认的默契。

  带有色情意味的玩笑最容易取得共鸣,但这对女评书演员来说,是极大的禁忌。在那种环境里,无论女评书演员对性表现出怎样的态度,都会给观众一种有意挑逗的感觉。

  女评书演员的“去性别”表演,很像戏曲中男扮女装的反串,虽然大家的核心都在试图跨越性别的界限,只可惜终点又都停留在某种取悦的层级。无论台上还是台下,男旦都被假想为女性,这完全符合她们相对于观众而言卑微的社会身份。

  舞台下,女评书演员大多性格爽利,与各色人群交往不落下风。从前,没有女评书演员想着成为纯粹的艺术家,她们更愿意做一个强人、江湖儿女,从而得到与男演员一样的声望与利益。

  时代

  不再靠模糊性别来赢得尊重

  现在新一代年轻评书演员中的佼佼者,也不乏女性身影。她们足够年轻,视野也更加开阔,了解传播方式的变迁,即使她们的做派依旧遵从老艺人的模式,但对评书的认知,已经有了明显区别于老一代的感觉。

  她们开始更多地展示自己对作品的看法,让评书从宣讲过渡为表达,活跃于社交平台,在各种新潮并行的当下,她们不再恪守着传统的行事逻辑,试着在社交平台经营自己,以个体的姿态去创造机遇,让新一代观众对评书的想象空间变大。

  在娱乐时代,年轻人是最有力量的消费群体,对她们来说,性别差异几乎毫无讨论的必要,因此她们不需要再靠模糊性别来避免风险以及赢得尊重,她们只需要表现自己,便能为经受过市场无数次考验的经典提供新的风貌。

编辑:马小龙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