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8 03:32:17新京报 编辑:刘喆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短道速滑男队队长武大靖 2022要创造更难忘的瞬间

2018-11-08 03:32:17新京报


武大靖 24岁,滑冰运动员,2018年平昌冬奥会两次刷新世界纪录,为中国代表团拿下唯一1金,这也是中国男子短道速滑队首枚冬奥会金牌。武大靖说:“作为冬季项目运动员,我赶上了一个很好的时代。


■ 回眸
2018年2月23日新京报版面,当时,武大靖夺得平昌冬奥会金牌。

  2018年2月22日晚,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决赛在韩国江陵进行,武大靖以39秒584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为中国代表团赢得平昌冬奥会唯一的金牌,也是中国男子短道速滑队在冬奥会历史上的首枚金牌。

  中国人向来有很深的奥运情结。相比于夏季奥运会,虽然中国代表团在冬奥会上取得的成绩要逊色不少,但由于每届冬奥会恰逢农历春节前后,赛事的关注度并不低,平昌冬奥会更是如此。武大靖无法忘记平昌的夺冠时刻,他会偶尔回想起那个瞬间,思念那种感觉。但高强度的训练、频繁的活动、已经开始的赛季把他拉回了现实,让他意识到,走下领奖台,等待他和队友的将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

  “作为冬季项目运动员,我赶上了一个很好的时代。”武大靖说,在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进程不断加快的大背景下,他和短道速滑项目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平昌夺冠后,作为冰雪运动推广大使,他不遗余力地推广冬季项目,他想让冰雪运动持续“热”下去。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武大靖说,他要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创造一个更加难忘的瞬间。

  

  不知道纪录怎么破的

  时间回到2018年2月22日,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A组决赛在武大靖、加拿大选手吉尔拉德以及两名韩国选手黄大恒、林孝俊之间展开,武大靖孤军奋战。

  发令枪响,武大靖第一枪抢跑。由于1/4决赛、半决赛、决赛是连续进行,再次发枪,他的体力有些透支。“我唯一的战术就是每一滑都全力以赴,不给对手超越、制造犯规的空间和可能。”在江陵冰上竞技场,武大靖一骑绝尘,冲过终点线后,他激动地和场边的主教练李琰拥抱在一起。

  “没有任何问题,我们是冠军,太棒了。恭喜武大靖,恭喜中国短道队。”电视机前的国人通过转播画面见证了这一瞬间,央视解说员刘星宇哽咽的呐喊正是亿万国人最真实的内心写照,“武大靖用最酣畅淋漓的方式、最霸气的方式赢得了这场比赛。”

  时隔数月,再次提到平昌的夺冠时刻,武大靖非常平静。但他也承认,偶尔会想起当时的情景,比赛当天的细节还记忆犹新,教练们如何给自己疏导情绪,队友们如何在训练中帮助自己。“最后一枪并没有觉得累,也不知道纪录是怎么破的。比赛完回到休息室,才知道破世界纪录了,瞬间就感到累得不行。”

  武大靖说,那个瞬间的确难忘,但现在只是偶尔回想一下,“走下领奖台,等待我们的是2022。”

  唱歌也要像世界冠军

  中国冬奥代表团凯旋,武大靖受到的关注度可想而知。“刚比完冬奥会那段时间是最忙的时候。通过那段时间,也学习到、收获到、体验到很多运动员生活之外的东西。”武大靖说。

  媒体采访、杂志拍摄的邀约不断,参加综艺真人秀、各类颁奖典礼的机会越来越多,甚至只要是和冬奥会有关的活动,总能见到武大靖的身影。

  李琰对此持非常开放的态度,她认为年轻人就要有年轻人的样子。如果有机会,李琰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关注短道速滑、关注冬奥项目,因此无论是真人秀还是其他活动,只要有意义,她都支持。李琰还主动爆料,在训练之余,武大靖会在房间里学习朗诵和唱歌,“在不同的环境中,优秀的运动员会得到锻炼,因为他接触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思维方式会更丰富。因为他觉得,自己不仅要在冰场上优秀,如果有人要求他唱歌,他也希望能唱得像世界冠军一样。”

  “教练说,运动员不要太局限于训练场,要多出去学习学习,多看一下、了解一下,我也是在不影响训练的情况下参加这些活动。”不过,武大靖坦言在这些方面并没有太大进步,“好多事情是第一次应对,第一次体验。其实主要是不想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因为自己的失误影响大家,所以私下里把这些技能提高一下。我不是专业的,能会一点就好了。”

  武大靖希望通过自己在赛场内外的努力,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冬奥会,参与冰雪运动。在今年9月北京体育大学开学典礼上,武大靖作为学生代表发言,“作为运动员来讲,能够回到自己的学校,我备受鼓舞。在校的大学生看到我们运动员,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激励吧。我希望以身作则,用行动感染更多的年轻人。”

  三点一线的日常

  10月25日上午,在老首钢园区北区,工程规模近87000平方米的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训练中心仍在建设中。在冬训中心的短道速滑馆内,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带队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按照惯例,在女队上冰训练时,男队在冰场外的跑道上做身体拉伸。女队训练结束,在工作人员扫冰期间,武大靖和队友们陆续进入冰场,坐在场边的长凳上换好冰刀、头盔等装备,一天中最辛苦的训练课将正式开始。

  9月初,武大靖被任命为中国短道速滑队队长。这天的训练课,武大靖起先没有脱掉外套,在队友们开始滑行训练时,他来到场地中央,和教练进行简单的交流,留心每一圈的秒速。当队列开始提速,他脱掉外套、戴上眼镜,悄然滑进队友中间。

  不久前,武大靖刚换了新的器械,也许是有些不适应,又或者冰面不平整,他在过弯时突然摔出赛道。训练暂停,队友和教练赶紧上前,把武大靖扶回场地中央。“身体没事,我也挺意外,大家都挺意外的。”简单调整过后,武大靖重新投入训练。

  当天的上冰训练持续近两个小时,内容以有氧训练为主,并没有刻意追求速度。走下冰场,武大靖和队友们回到更衣室,换下冰刀等装备,穿上日常的运动服,步行前往100米开外的公寓就餐。公寓的一楼是运动员餐厅,楼上是运动员宿舍。

  除了赴外地参赛,或者休息日,从宿舍到冰场再到餐厅,武大靖和其他运动员一样,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

  让冰雪运动“热”下去

  武大靖出生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但他关于短道速滑的最初记忆却是在南方。

  2006年5月,11岁的武大靖跨越1914公里,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只身来到南京,加入江苏省短道速滑队,与他一起生活训练的是13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孩子,其中包括现在中国短道速滑女队的韩雨桐。

  当时的训练和住宿条件都比较艰苦,由于训练场地就在奥体中心,队伍就在附近小区租了两套房子,四五个人一个房间,请了两个厨师做饭。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武大靖一步步成长起来。2009年江苏短道速滑队解散,武大靖加入吉林队,次年入选国家队,这才有了今天的冬奥会冠军。

  在武大靖刚接触短道速滑的年代,许多冰雪运动对气候和地理环境要求较高,只有东北三省具备先天优势,这确实在一段时期内限制了部分冬季项目的发展。武大靖能在当时冰雪发展受限的南方成长为冬奥会冠军,实属难得。

  武大靖回忆,就在三四年前,他去南方地区参加比赛,说自己是短道速滑运动员,当地人甚至不知道短道速滑是什么项目。

  也恰恰从那段时间开始,中国在申办2022年冬奥会时,做出让“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庄严承诺。随着冬奥会申办成功,中国普及冰雪的进程不断加快。

  “在北京申冬奥成功之后,我感受到冰雪运动的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特别好的阶段,这也是我们作为冰雪人最期待的时候。”武大靖认为,冬季项目已经迎来热潮,他相信会有更多人关注冬季体育,“作为冬季项目运动员,我赶上了一个很好的时代。”

  今年6月,武大靖与姚明、韩晓鹏等人成为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推出的首批“冰雪运动推广大使”。

  武大靖意识到,要想让冰雪运动持续“热”下去,需要更多人的努力。“平昌冬奥会期间,冬季运动确实经历了一波关注热潮。但冬奥会结束以后,大众对于短道速滑的关注程度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所下降。”武大靖说。

  新赛季安全参赛为主

  10月11日至12日,武大靖在长春参加了中国杯短道速滑精英联赛,这是他在平昌冬奥会后,时隔大半年再度亮相赛场。因为气候差别比较大,武大靖刚到长春时有些发烧,但还是坚持出战500米、1000米、1500米和2000米混合接力等项目,并斩获3金1银,展现出不错的竞技状态。

  “今年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一年,也是备战北京冬奥周期的第一年。”以国内赛事开启新赛季,武大靖对新赛季做了规划。

  武大靖说:“从我个人和队里的角度来讲,今年会是恢复性和调整性的一年。最主要的是平稳度过今年,做好体能储备,包括对技术的改变。这是今年的一个目标和规划。”参加中国杯短道速滑精英赛,武大靖的目的就是要找出不足之处。

  从11月2日起,武大靖将随中国短道速滑队参加卡尔加里站、盐湖城站两站世界杯赛事。从公布的名单看,平昌冬奥周期的两大主力韩天宇、许宏志不在其中,武大靖将和贾海东、于松楠、李文龙等年轻人并肩作战。

  李琰认为,新赛季对于取得过较好成绩的运动员来说压力会很大,所以一直在给武大靖等名将减压,“他们会觉得一定要取得好成绩,才能向期待自己的人有所交代。但我希望他们能卸下包袱,做好自己。”

  “(教练)对我的成绩没什么要求,只要把训练中的水平发挥出来就好。”武大靖也认为,安全参赛是最重要的,“每场比赛不用非得拼尽全力。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不去努力、不去取得好成绩,而是要把备战周期规划好。”

  所有付出为了2022

  4年前的索契冬奥会,首次站上冬奥赛场的武大靖还不满20岁,他获得1银1铜。平昌冬奥会夺冠后,24岁的武大靖已是中国短道速滑队队长,已经“不由自主地变成了一名老队员”。

  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就是这样残酷。考虑到短道速滑项目的特殊性,2022年北京冬奥会很可能是武大靖的最后一届冬奥会。在家门口作战,他身上肩负着巨大的压力,同时也有十足的动力。

  “每个冬奥周期有3年可以尝试阵容,其中只有前两年可以大量考察、锻炼新人,而每个赛季只有6站世界杯和一站世锦赛,锻炼机会并不多。”李琰表示,除了要调整武大靖等名将的状态,还要通过实战发掘更优秀的队员。

  武大靖很乐意接受年轻人的挑战,他也是从不断挑战别人成长起来的,因此喜欢内部的良性竞争,“年轻选手有自己的想法,他们想超越我们,而我们也站在赛场上等待挑战。我们需要更多‘黑马’站出来,去赢得2022年冬奥会。”

  “我希望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时,会有一个超越2018年的瞬间。”说到这里,武大靖有些停顿,紧接着脱口而出,“甚至对于中国体育来说,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瞬间。”

  ■ 微言

  武大靖让更多人拥抱冰雪运动

  再过3年多,北京将会举办冬奥会。这是2008年之后,这个东方文明古都再次与奥运会拥抱。

  与夏季奥运会相比,冬季奥运会以前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并不高——这并不难理解。就拿我这种南方人来说,小时候一年到头都看不到几片雪,更别提去参与冰雪运动了。

  但是,这次北京冬奥会注定会与众不同。因为北京冬奥会注定与冰雪运动的普及与推动的宏大愿景紧紧连在一起——中国早在冬奥会的申办报告中承诺过,申奥成功后要实现“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随着北京冬奥会筹备工作的逐步展开,这个愿景已经深入人心。2018年9月5日,国家体育总局公布《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实施纲要(2018-2022年)》,提出大力推广普及群众性冰雪运动,奋力实现“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这个时候,我们不得不提到的一个名字就是武大靖。冬奥会夺金之战,这个倔强、拼命滑行的身影最后一刻率先冲过终点线的情形就像慢动作一样,在每个关注的人脑海中不停回放,也让他一夜之间家喻户晓。在冰雪运动领域,武大靖创造了“神话”。除了为中国短道速滑男队实现了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他的拼搏精神也鼓舞了一大批人。

  冬奥会后,很多人成了他的粉丝。几天前,网球选手张帅就说武大靖的一张在平昌冬奥会赛场征战的照片给了她极大的鼓励,让她有了尽情狂奔的动力。毫不夸张地说,很多人就是从那一战起关注并喜欢冰雪运动的。载誉归来,武大靖又成了冰雪推广大使,不管是参加节目还是颁奖典礼,所到之处吸粉无数。他的横空出世,无疑助力了“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推进和发展,更多人开始因为武大靖走出家门,去冰上和雪里撒野。□肖十一狼(体育评论员)

  ■ 问答

  ●新京报:平昌冬奥会结束后回国,当时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武大靖:回国的那天,我在机场感到由衷的高兴,因为感觉到冬季项目没被抛弃,还是很多人来支持我们、关注我们,给我们很多的鼓励。

  ●新京报:如今成为队长,身上的担子是不是重了许多?

  武大靖:首先做什么事情都要带头去做。队长有队长的责任,运动员有运动员的责任,我们的目标和初心是一样的,每个人都要发挥光和热,力争佳绩。

  ●新京报:未来,你对中国冰雪运动的发展有怎样的期待?

  武大靖:目前来看,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不太了解冰雪运动。我希望通过更多的冰雪体育活动,让更多人知道、参与冰雪运动,让更多人为2022年冬奥会加油。

  ●新京报:展望2022年冬奥会,如何利用好接下来的时间?

  武大靖:还有3年多。首先,我的目标非常明确,对自己也充满了期待和信心,剩下的路就是一步步、脚踏实地地走。这样平稳地走过,就会有好的收获。

  采写/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

  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飞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