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4 10:21:42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胡博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别认为这是特朗普的“跛脚时刻”

2018-12-24 10:21:42新京报

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他弱任他弱,明月依旧照大江。

▲资料图。 图/新华社

特朗普最近可能比较烦比较烦,总觉得日子过得有一些极端。

国防部长马蒂斯辞职了,辞职信里说:“你有权任命一位在这些和其他问题上的观点与你的观点更加一致的国防部长。”

美国分管打击“ISIS”联合行动的总统特使麦格特辞职了,辞职信里说:“过早从叙利亚撤出美军会让IS死灰复燃。”

特朗普基金会被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解散了,基金余额也拿不回来。

纽约总检察长芭芭拉·安德伍德斥责基金会“做出了令人震惊的违法行为”,其中包括在2016年大选中非法参与竞选活动。

特别检察官米勒在“通俄门”调查中,突破了特朗普的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的防线。米勒建议最多判处弗林6个月监禁,远低于伪证罪刑期。

弗林基本脱罪说明他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信息。所谓有价值,当然是对撼动特朗普的总统“宝座”有价值。

还有虎视眈眈的众议院。虽然因为圣诞假期来临已经休会,但许多人等着民主党议员们憋出整特朗普的法宝。

▲由于美国国会未能就临时拨款法案达成一致,部分联邦政府机构从美东部时间22日零时起“停摆”。图为美国国会大厦。 图/新华社

加上美联储加息,政府关门危机,特朗普看起来麻烦成堆。

一哄而散,两项调查,三权分立,特朗普是不是要跛脚了?

一、高官“伤亡率”65%是“换能量”

毫无疑问,特朗普政府是美国历史上因官员离职而造成“伤亡率”最高的一届政府。特别是这届政府才运行了两年。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统计,白宫高官离职率已高达65%。从上世纪80年代里根时代开始,高官离职率从低到高排序是:

奥巴马和老布什政府,大约25%左右;小布什政府,大约35%左右;克林顿政府,大约40%左右;里根政府,大约58%左右。

特朗普政府呢?以65%奋勇夺冠——在这个指标上,他终于超越了偶像里根。

特朗普是怎么夺冠的?

从2017年1月算起,内阁成员辞职的有28人,其中与特朗普政见不合的占多数。比如前国务卿蒂勒森,主张维护自由贸易体制,与特朗普谈不拢而辞职,特朗普在推特上对蒂勒森的评价,比对马蒂斯刻薄得多。

还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内斗。比如前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就因在对外贸易事务上与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等争夺话语权失势而去职。

▲科恩在瑞士出席世界经济论坛2009年会的资料照片。 图/新华社

还有一些人是因为对特朗普的大选行为念念不忘。前司法部长塞申斯、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支持对“通俄门”进行必要调查,因此去职。

个别人则完全是因为比特朗普还自大。前白宫首席战略师、顾问班农就是因为觉得特朗普离了他不行,被迫去职。在这一点上,班农有点像帮助曹操打胜官渡之战的许攸,逢人就说没有他阿瞒进不了邺城,于是曹操默默地让许褚斩了许攸。

另外有12名高官因个人原因或涉嫌丑闻去职,这在哪朝哪代也有,倒不是特朗普政府的专利。

众叛亲离,是不是意味着特朗普政府玩不下去了?

当然不是。看看上述历届排行榜,亚军里根政府高官离职率也几乎到了60%,但,他打赢了冷战。

更远一些看,历史上与特朗普移民问题立场相近的是上世纪20年代的柯立芝。

▲柯立芝于1923-1928年任美国总统。

柯立芝政府高官离职率也很高。我粗粗看了一下,他任期内战争部长、司法部长、内政部长、海军部长等一系列要职都换过人,干了一年的部长好些位,但历史上还是有过“柯立芝繁荣”,也叫“咆哮的20年代”。

高官离职潮不一定对应着总统宝座怎么样,这里没有公式。

所以,特朗普曾说过不担心离职潮,他形容这是“换能量”。

二、众院没出手特朗普也没“跛脚”

民主党重新夺取众议院后,不少人猜测特朗普日子不好过了,必然在众院遭遇种种杯葛。

这是肯定的。但关键在于要看杯葛什么。

最大的杯葛就是弹劾了特朗普。毕竟科米那里现在有了突破,从弗林手里撬出了不少料。而且,中期选举中投票给民主党的选民,70%想弹劾特普。

但众议院还没打算这么做。刚在中期选举中获胜后,民主党的大佬们就表示近期重点将是审议那些与民生相关的议题,为民主党继续攒人品。

众院多数党领袖佩洛西曾明确表示,弹劾特朗普不是高层们现在关注的重点。

许多人在观察政治的时候总要把个人的喜好憎恶代入。但是呢,政治就是一道精算题。

没有确切的精算就弹劾特朗普,那不是帮特朗普的忙?民主党精着呢。

从程序来讲,众院多数党确实有权发动对总统的弹劾,但还必须经过参议院三分之二的议员同意才能成案。参院现在还在共和党手中,程序走不通。

从时机来讲,要将军就得将死。比如美国经济突然出现危机,国际事务搞砸了等等,这些事件影响到了社会舆论,临界点才叫来临。现在当然还不是时候。

所以,前两天众议院还通过了临时预算,其中包括特朗普要求的修建美墨边境墙的50亿美元。特朗普在推特上冲着众议院热情地写道:“为你们所有人感动骄傲。”

▲美墨边境墙。 图/新华社

但尴尬的是,“所有人”里,多数其实对他不感冒。

尽管众议院有敌意,但现在远不是断言说特朗普已经跛脚的时候。

三、美国总统“跛脚”?别太当回事儿

大约还是因为情感代入,总是有人把美国总统是不是碰到了麻烦,是不是跛脚了作为报应。

潜台词是,让你狂,让你对外界不好。

这样想不客观,而且有危险。美国与主要国家间的交往,总统如果遇到麻烦或进入跛脚期,对外大概总是趋于强硬。

拿中美关系说,每到美国总统换届前一两年,真的进入跛脚期的时候,中美关系的峰谷曲线总是会剧烈震荡。

其实,特朗普一点儿也不觉得他跛脚了。

在2017年1月就职典礼上,他就提出了竞选连任申请。这当然是因为特朗普一直自我感觉不是小好,而是大好。但同时也要看到,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比较稳定,这给了他政治资本。

换个人是不是就意味着一切顺遂了?恐怕不是。该竞争的会继续竞争,该合作的会继续合作,充其量是换个表述方式。

以中美关系的重要性而言,竞争与合作都不是短期、局部的事,而是长期的交往形态。至于特朗普老遇糟心事,乐呵呵看着就好。别太当回事,和国际大局关联成什么似的。

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他弱任他弱,明月依旧照大江。

□徐立凡(专栏作家)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付春愔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