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2 02:30:4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游戏是孩子的功课》 真正好的教育来自对儿童本性的了解和尊重

2019-01-12 02:30:40新京报


薇薇安·嘉辛·佩利(Vivian Gussin Paley),1929年出生于美国芝加哥,美国著名幼儿教育专家、作家、演讲家,曾在新奥尔良、纽约及芝加哥的幼儿园任教37年,提倡“游戏本位教学法”。获得埃里克森机构颁发的儿童服务奖、麦克阿瑟奖、前哥伦布基金会颁发的终生成就奖等多个奖项。


《游戏是孩子的功课》
作者:(美)薇薇安·嘉辛·佩利
译者:杨茂秀
版本:禹晨千寻|晨光出版社
2018年3月


孙莉莉,薇薇安·嘉辛·佩利系列教育丛书总策划,多年来一直从事幼儿教育相关工作,现受聘于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儿童图画书研究中心、江苏省学前教育研学中心,从事相关研究工作,并任“百班千人”幼儿阅读研究院院长。

  致敬辞

  如今,家长们总是迫不及待地教给孩子知识,填满他们的时间,唯恐他们在竞争中落后。但美国学前教育专家薇薇安·嘉辛·佩利的《游戏是孩子的功课》为我们打开了另一扇门,她让我们看到,儿童的内心世界里蕴藏着怎样的力量。从看似无意义的幻想与扮演中,孩子们学习了语言、逻辑和合作;在由自己主导的游戏里,他们的专注力和想象力获得了生长的空间。幻想游戏是孩子的本能和权利,却正在课业的压力下濒临灭绝,以至于需要一次重新发现。

  我们致敬《游戏是孩子的功课》,致敬薇薇安·嘉辛·佩利,她的思想都从对儿童生活的长期观察中来,才能如此透彻和清醒;我们也致敬把这本书带给中国读者的人们,在家长们越发焦虑的当下,需要有更多人相信并践行,真正好的教育来自对儿童本性的了解和尊重。

  这个人

  生活在儿童之中的思想者

  新京报:你是怎么发现这本书的?为什么会被佩利的书所吸引?

  孙莉莉:2012年,我到台湾拜访林文宝教授,在书架上第一次看到佩利老师的书。我第一次读就非常非常喜欢,我想用喜欢这两个字不足以形容,应该是惊艳吧。

  她写作的手法,和她的文字所流露出来的对儿童的热爱,以及她思考的角度,她看待学前教育的角度,都让我觉得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想过。然后,我就特别努力地用了五六年的时间,终于让她的书和我们大陆的读者见面了。

  新京报:佩利在美国幼儿教育领域有怎样的地位和贡献?她的著述、思考,最突出的特色是什么?

  孙莉莉:佩利的生平履历,大家在网络上能够查到。她生于1929年,从她几十年的幼儿教育从业经验,到她的著作等身,再到她获得了很多在美国响当当的奖项,就可以知道她的教育理念对美国学前教育的深远影响。我认为,她是走在时代前沿的思想者,是生活在儿童之中的思想者,是一位勤奋的思想者,是一个常葆赤子之心的思想者。

  在佩利从教的1960年开始的这个时代,刚好是美国非常强调考试、测评、标准化的时代。成人对于自由游戏、假想游戏、幻想游戏处于一种警惕的、不满的,甚至是敌对的状态。佩利作为一个年轻的老师,在她很早的作品当中,就对那个时代有一个非常清醒的认识和强烈的批判反思精神。《游戏是孩子的功课》是佩利年纪比较大的时候写的一本书,是对她整个人生、她一生当中教育理念升华的一个作品。

  佩利的思想源泉、学术源泉都来自于儿童生活的现场。这也是我特别喜欢佩利的书的原因。就是因为她跟孩子密切的接触,长期的观察、记录,以及深入的思考,让她对孩子有那样透彻的认识。阅读佩利的书一开始可能是轻松的,因为她的语言文字绝不艰涩,她总是会讲很多很多有趣的、发生在小朋友身上的故事,你会看着觉得很好玩儿。但是呢,你反复阅读以后会发现,这些小故事,轻松的语言背后却能够带给我们很多哲学的思考。

  这本书

  引领我们走进儿童文化世界

  新京报:在这本书中,佩利观察和分析的对象是“幻想游戏”,为什么幻想游戏是值得特别关注的对象?

  孙莉莉:我们现代人很多都对幻想抱有一种不公平的态度。我们大人可能会对孩子说,你胡思乱想什么呢,不要老做白日梦了。但是幻想有着不一样的价值。我想大家都读过小说,都看过虚构作品,都看过戏剧,像佩利所说,故事的起点是什么,第一阶段是什么?我想,幻想最重要的起点,就是确定我是谁,比如我假想自己是一个机长或者救生员,我才能够进入到你们的游戏,和你们拥有共同的语言。其实每个人的生活不都是在假想自己是谁吗?我假想、我幻想我处于这样一个位置,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当我们去进行一种幻想游戏的时候,我们做的事情就是在确认我是谁和我可以是谁,我和别人、乃至整个世界的关系。看了佩利的书就应该能够理解,幻想对于一个人的人格建构的价值。

  新京报:将《游戏是孩子的功课》引进到中国大陆出版,你希望它对中国的读者、家长和幼教从业者有怎样的意义?

  孙莉莉:目前我们看到的各种各样关于教育的乱象,其实归根结底要思考的问题是——到底儿童是什么?我们只有去思考儿童是什么,而且是长期的、不断的,在各个方面去思考儿童是什么,我们才有可能去定位教育是什么。佩利的书中,成人与儿童的关系是贯穿始终的思考。

  从佩利的书里会发现,她越来越多地把时间留给孩子。她总是觉得孩子自由游戏的时间还不够,因为,孩子只有在自由游戏的时候,才能够展开那些看似无聊、很奇怪的、很荒诞的一些想法。我们到幼儿园测评幼儿建构区域游戏活动质量的时候,有幼儿园老师就问我,孩子们就花三到五分钟在那里探索积木,过一会儿他们就扮演小猴子、大汽车、大灰狼,他们搭了一会儿积木就开始演了。老师的关注点是建构区的功能、积木的价值,而不是去看孩子们通过对这些材料的改造,形成了他们游戏的一个场景。

  你说我们的老师不勤奋吗?她也挺勤奋的,她在思考孩子们怎么能多玩一会儿积木,但她的思考和勤奋并不是指向儿童的行为,而是指向她所期待的儿童的某一种学习,某一种工具的使用。所以我们要求老师少教一点,多管一点,多听一听小孩说话,这样孩子就成长起来了。

  佩利的书会引领我们走进儿童的生活,儿童的文化,儿童广阔而深远的世界。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妍

  答谢辞

  佩利老师说:“曾经有过一段时间,游戏是王,而童年是这个王的领土,在这个王国里,‘幻想’是公开使用且被使用最多的唯一的官方语言……”我们有多少人还记得童年的自己在那些幻想的日子里严肃而忘我的神情?游戏,在我们的印象中与工作刚好站在对立面,严肃和不严肃,认真和不认真……可是对于年幼的孩子而言,再没有比游戏更严肃的事情了,游戏就是他们的功课。他们在游戏中,在虚构和幻想中,认识这个世界的真实和不真实,寻找边际和边际的弹性。

  感谢新京报年度好书评选活动,感谢大家喜欢佩利的《游戏是孩子的功课——幻想游戏的重要性》这本书。它不厚,但是它很厚重;它不长,但是它对美国学前教育的影响很深远。我希望,它也能影响中国的教育者、家长,进而影响我们的孩子们,让他们继续抱有幻想的权利,游戏的权利,可以用自己特有的和应有的方式学习、成长。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