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2 02:30:48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历史及其图像》 没有理论,历史照样可以留存

2019-01-12 02:30:48新京报


弗朗西斯·哈斯克尔
(Francis Haskell,1928-2000),英国著名艺术史家,生前历任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研究员、牛津大学艺术史系教授。哈斯克尔被誉为20世纪最富有独创性的艺术史家,他对艺术史的研究不但彻底改变了英语国家传统的艺术史面貌,而且丰富了对意大利、法国、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文化史探索。其主要经典著作有 《赞助人与画家》《艺术中的再发现》《趣味与古物》《过去与现在》和《历史及其图像》等。


孔令伟,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研究领域为艺术史学史、近现代中国美术史。著有《风尚与思潮:清末民初中国美术史中的流行观 念》《中国现代美术之路》(合著)等。


《历史及其图像》
作者:弗朗西斯·哈斯克尔
译者:孔令伟 杨思梁
曹意强
版本:商务印书馆
2018年1月

  致敬辞

  “图像证史”是西方史学界长期关注,但一直悬而未决的论题。在追溯和解读往昔的艰难探索之中,有这样一批学者,他们认识到艺术图像除了审美价值之外,还与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艺术史学家弗朗西斯·哈斯克尔,首次将焦点对准了这些将艺术图像应用于往昔阐释的先行者。原作扎实、引人入胜的文字和译者孔令伟准确、精湛的译笔,让我们得以近观这场前人对艺术图像道阻且长的破译之旅。

  《历史及其图像》是哈斯克尔留给后世学者的警示之作,图像之于往昔,既是在研究迷局中指引方向的灯塔,也是诱使研究者误入陷阱的塞壬之歌。这本著作的译介,对国内艺术史研究也将起到推动的作用。我们致敬哈斯克尔,致敬他在《历史及其图像》中所展现的博学、睿智与真诚,几个世纪的研究史料梳理并非斯须之作,而哈斯克尔对研究盲点的敏感判断,也展现了独创性思考所承载的令人神往的魅力。

  这本书

  在史学思想上有重要突破

  新京报:首先介绍下《历史及其图像》这本书吧,这本书在研究上有哪些独到之处?

  孔令伟:这部著作比较难读,信息量也比较大。它不是一个单纯的历史学或艺术史学著作,此书第一句话是献给尼克,就是Nicholas Penny教授,据他介绍,这是一部在史学思想上有重要突破的书。这部书之所以在史学思想上有重要的突破,是因为它谈到了19世纪晚期以来我们的历史感官所发生的巨大变化。18世纪或19世纪前半段的人们主要通过历史小说、戏剧来感知历史,其历史经验大部分是来自文学作品。但在19世纪中后期,我们感受历史的主体不再是文字、文学,而是图像。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变化。有很多哲学家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即所谓的图像转向问题。今天当我们谈某个文明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图像,比如说我们谈到埃及的时候,脑子里首先跳出来的是金字塔,说到巴黎的时候,首先跳出来的是埃菲尔铁塔,这种经验纯粹是现代经验、现代体验,17世纪、18世纪的人可能不会这样想,这就是历史感官的变化。所以说,这本书的立足点是比较高的。

  新京报:《历史及其图像》译介至中国,对相关领域研究有哪些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孔令伟:图像研究在当代的人文艺术研究中如今很流行,很多从事非艺术史研究的学者也取得了很多成果。但图像研究是有理论陷阱和情感陷阱的。理论陷阱指图像是否能证明历史事件,情感上的陷阱则较难辨识,因为艺术品、图像总会给观看者带来先入为主的偏见,情感上的因素可能会导致对图像背后历史的误读。比如凡·高的作品经常表现出疯狂和癫狂,而凡·高本人并不一直是这样的人,凡·高作画时其实是冷静克制的。《历史及其图像》指出了这些陷阱所在,对于图像研究来说是一种推进。对于其他研究视觉文化的学者来说,尤其是摄影文化,这本书有参考作用。而对于艺术史研究的学者来说,它能让学者们对艺术史有更深刻的认识。艺术史研究经常停留于介绍分析层面,但研究应该还有历史的厚度和维度,艺术品本身就是历史史实的一部分。

  这个人

  “读书最多”的古典学者

  新京报:能否大概谈谈弗朗西斯·哈斯克尔这位学者?

  孔令伟:我个人没有见过他,只能通过一些间接的信息来谈下我对他的感受。首先,他是一个不喜欢拍照的人,他的照片很少。就像他在描述布克哈特的时候(雅各布·布克哈特,文化史家、艺术史家),他会说布克哈特是一个非常不喜欢别人给他画像的人。除此之外,哈斯克尔还提到了很多不愿意画像的西放古典学者,尽管画像可以名垂青史。我想这体现了哈斯克尔古典式学者的气质。

  其次,哈斯克尔喜欢实地考察。我们曾请到一位与哈斯克尔有过交集的教授,二人经常相约到农村郊外“仿古”,看看古代石刻等等,喜欢接触真实的历史遗迹和物品,研究和生活融为一体。哈斯克尔过着非常纯粹的学者生活,到各地访问图书馆、博物馆,到郊野访问古迹,会见不同的学者。

  第三,哈斯克尔的学识非常渊博。多年之前,我们请过的一位外国学者聊到过哈斯克尔,他说“哈斯克尔永远是对的”。哈斯克尔在欧洲人文学术圈中被誉为“读书最多的人”,他精通多种语言,用意大利、法文发表过多篇论文,得过法国、意大利的大奖。

  新京报:你如何评价哈斯克尔的研究?

  孔令伟:他的研究,简单来说就是“没有理论,历史照样可以留存”。哈斯克尔反对用先验的框架来驾驭鲜活的、不可测的史实。历史作为人类思想观念的产物,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如果用理论来约束的话,往往会对历史产生无效的解释。他对事实本身的尊重,超越了对于理论的尊重。

  结合《历史及其图像》这本书来说的话,除了在史学思想上的贡献之外,哈斯克尔还将图像学的研究历史追溯到了更久远的年代。我们谈图像学,最早能追溯到十七八世纪的法国学者,但哈斯克尔认为可以追溯到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古物学家的钱币的研究(16世纪),他们在阐述钱币上的图像为何与铭文不吻合时,所采用的就是图像学的方法。

  答谢辞

  感谢商务印书馆。图像与文字,是托举人类历史的两扇翅膀,是我们理解历史,感悟人类情感与信仰的重要通道。《历史及其图像》这部著作,追溯了西方史学传统中长久绵延的“图像证史”问题,并指出了其中所无法避免的思维陷阱和情感陷阱。这是一部发人深省的著作,是一部对我们历史感官进行检验与测试的开创性杰作。

  本书作者是已故牛津大学艺术史教授,作者以其浩瀚、渊博的学识,讨论了文物、艺术品、古迹及各类物质文化遗存在我们的历史研究、历史想象、历史体验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讨论了不同时期的古物学家、文化史家、艺术史家在这一领域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我能接触这部著作,并完成此书的翻译,这完全得益于我的老师曹意强教授、范景中教授和杨思梁教授,借此机会,我向他们表达心中的敬意。

  采写/新京报记者 吕婉婷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