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2 02:30:58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景凯旋 在经验与超验之间,寻求价值的根源

2019-01-12 02:30:58新京报


景凯旋,南京大学教授。主要研究中国文学和文化,并从事东欧文学翻译和研究。著有《被贬低的思想》《在经验与超验之间》等,译有昆德拉《为了告别的聚会》《玩笑》《生活在别处》,克里玛《布拉格精神》《我快乐的早晨》,东欧地下作家随笔集《地下》等。


《在经验与超验之间》
作者:景凯旋
版本:东方出版社
2018年12月

  致敬辞

  从“地下”世界打捞起“被贬低的思想”,“在经验与超验之间”,重寻精神独立的经验与支点。无论是东方世界的精神遗产,还是东欧地带的思想资源,景凯旋先生致力于良知与责任的现实关怀,捍卫人的自由与尊严。在我们的当今年代,如同时代的盗火者,景凯旋先生捡拾着历史废墟中的星光碎片,致力于拼凑成我们时代的思想灯塔,照亮坎坷不明的前进道路。

  我们致敬景凯旋先生长年累月地译介和传播另一个世界的思想资源,在转折年代里,景凯旋先生为我们寻找新的活水源头,为我们打开“第二种呼吸”,为我们带来“第二次空气”,让我们重新审视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告诉我们如何生活在真实中,重新寻找生活的意义,重新发现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答谢辞

  感谢新京报书评给予我这个特别奖,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不虞之誉。新京报书评在读书界享有盛誉,作为新京报的作者和读者,我深知当下的艰难,这其中也包括对当今世界的认识更加艰难。

  我的个人经历和文学品位使我很早就拥有为人类而艺术的信念,这个信念最终把我引向二十世纪东欧批判文学及其观念。有三十多年的时间,我一直在译介东欧文学,思考“另一个欧洲”对我们的意义。

  出于某种家族相似性,东欧当代文学常使我有息息相通之感,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对世界和人生的看法。东欧作家大多是知识型、思想型的作家,面对身处的非人化环境,他们在作品中探讨自由的真谛。正如托尼·朱特所言,正是东欧知识分子在二十世纪下半叶提供了自由的理论,那就是下降到最底层,仰望星空。

  东欧作家的思考始终围绕着现代性的危机,宗教去魅之后,理性主义主张的统一性曾导致建构乌托邦的冲动,而非理性主义内蕴的多元性却又导致价值相对主义。当某种观念呈现出不同侧面时,人类似乎总是选择有害的一面。作为对现代性危机的回应,东欧作家意图寻求失去的意义,寻求价值的根源。这一寻求源于生活世界,因而比西方的各种思想时尚更能切中时代的本质。

  在当今全球化时代,有人曾乐观地以为历史已经终结,或者断言世界是平的,但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日益分裂的世界。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思潮的兴起仿佛是二十世纪初的重演。人类和谐进步的乐观主义梦想再一次破灭,回顾冲突频仍的二十世纪,面对未来不确定的现实,东欧作家对于什么是文学的意义、什么是人的存在本质、什么是现代性的价值标准等时代重大问题的探讨,仍然能给我们启迪。

  质言之,当我们今天再一次失去与世界的真正的联系时,我相信,波兰诗人米沃什的话依旧具有真确性:“我们相信善与恶。就这样。”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