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1 12:53:41新京报 记者:周怀宗 编辑:张牵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叶敬忠:支持乡村设厂,但要警惕高污染企业进驻乡村

2019-02-21 12:53:41新京报 记者:周怀宗

新京报讯(记者 周怀宗)今年一号文件发布,乡村振兴战略更进一步,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叶敬忠认为,今年的一号文件有许多重大突破,如城乡一体化,“以前我们常说,过去乡村支持城市,后来城市反哺乡村,这其实还是二元结构下的观念。在今年的一号文件中,可以看到,过去二元结构彻底被打破,城乡统一的概念更加明确,文件多处出现一体化、统一之类的表述,如公共服务一体化、义务教育一体化、统一建设用地市场、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等。”不过,叶敬忠也认为,尽管一号文件在多方面做出了明确的表述和规定,但也应该注意到文件精神在执行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过去有不少政策被曲解的现象,值得警惕”。


警惕高污染企业进驻乡村


叶敬忠认为:“我们对乡村发展认识,有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社会发展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但乡村的发展确实是滞后的。这源于过去偏向城市的发展思路,学术领域中称之为‘城市偏向’的发展角度,近年来,各界也都在反思这种角度,这不是说以后要偏向乡村,而是说,应该及时矫正过去的偏向,这一点很重要。”


“把产业链条留在县域,改变农村卖原料、城市搞加工的格局”,这是一号文件提出的目标,叶敬忠说:“支持企业到乡村设厂,是非常重要的举措,但也要注意可能出现的问题。过去曾经出现过相关的问题,城市把高污染企业搬到乡村,或者乡村发展中不注意生态保护,引进高污染企业,结果大家都受损失。所以乡村企业一定不能是高污染企业”。


警惕以对接现代化名义消灭小农户


从2018年一号文件,到十九大报告,小农户对接现代化的问题,一直都是中央文件重点关注的问题,叶敬忠说,今年的一号文件明确提出,以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两种新兴业态带动小农户的现代化。


小农户生产是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改革开放之初,小农户的回归也曾是改革重要的标志,叶敬忠说:“要考虑到,小农户长期存在,且在未来还会存在,是有一定道理的,应该认真思考小农户的作用,真正做好小农户对接现代化的工作。一号文件也明确提出,要为一家一户服务,这一点应该得到重视。在过去,确实曾出现过一些地方以衔接现代化为名,实际上是在消灭小农户的问题”。


警惕随意把农民集中起来的现象


长期以来,宅基地问题备受关注,一号文件也明确提出,2020年基本完成宅基地确权工作。今年的一号文件也提出,要“抓紧制定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指导意见”。对此,叶敬忠说:“农村宅基地的使用确实存在凌乱、不规范、不美观等问题,也确实应该加强管理。但在过去的时间里,一些地方为了地方利益,随意把农民集中起来,破坏原有农村生态,这一点也要警惕”。


让农民集中搬迁、上楼等现象,一直以来都是社会关注和讨论的焦点,叶敬忠说:“把原本散居的农民聚集起来,或者迁到楼上,并不总是合适,农业生产本身的特性,决定了农民分散居住的特点。实际上,今年的一号文件也特别提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要同农村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同当地文化和风土人情相协调,此外还要考虑历史文化传承、注重保持乡村风貌等。所以,不论是宅基地的管理,还是人居环境的整理,都要和乡村的生态相适应,而不是简单地搬迁、上楼”。


警惕过度干涉乡村文化的演变


近年来,受到商品经济的影响,乡风乡俗受到侵蚀,大操大办、天价彩礼等现象屡受批评。一号文件提出,“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持续推进农村移风易俗工作,引导和鼓励农村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采取约束性强的措施,对婚丧陋习、天价彩礼、孝道式微、老无所养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


叶敬忠说:“陋习确实要整治,移风易俗的工作也必须加强,相信这一点是所有人都会拍手叫好的。但这个工作是潜移默化的,过度的行政干预,反而无益于公序良俗的建立,所以千万不要矫枉过正。过去有些地方通过非常细致和强硬的行政措施来改良陋习、纠正风气,但结果却过度限制了农业生产生活的正常进行。比如有地方规定,红白喜事花费必须在多少钱以下,酒的价格不能超过多少钱,一顿饭不能超过多少钱等,这就有些矫枉过正了。风俗的问题,靠的是文化认同,不能靠行政手段,所以引导即可”。


警惕以城市思维规划乡村


一号文件指出,“以县为单位抓紧编制或修编村庄布局规划”。叶敬忠说:“这一点是全新的举措,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在过去,布局规划都是各自为政,各个乡镇自己做,甚至各村自己做,非常乱,更重要的是,没有宏观布局,很少为公共利益考虑,没有留下公共空间。而以县为单位做布局规划,也就有了兼顾公共利益的空间”。


不过,叶敬忠同样认为,宏观规划也有需要警惕的问题,他说:“必须要注意,防止以外部人的标准去规划当地的村庄,防止以城市人的标准去规划乡村。城市人习惯了城市的规划布局,但乡村和城市生产方式、生活方式都不同,这就要求乡村的规划必须适合乡村的生产和生活。而且,乡村规划事关村民利益,村民有权利、也应该参与其中,去规划他们心目中的美丽田园”。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编辑 张牵

校对 吴兴发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