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30 10:25:12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印尼迁都,这个计划酝酿了60年

2019-04-30 10:25:12新京报

其他总统的迁都打算,基本上是无奈而为之——雅加达的大城市病已难以治愈。

▲雅加达。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世界上迁过都的国家不少,但很少有印尼这样执着的。 

印尼国家发展计划部长班邦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印尼总统佐科已经决定将首都迁出人口稠密的爪哇岛。不过,政府尚未选择新的地点。

班邦同时表示,搬迁可能需要长达10年的时间。他列举了巴西、马来西亚和哈萨克斯坦的例子。

2017年,还是班邦,也宣布过佐科总统已经决定迁都,当时估计三四年后就可行动。  

自从印尼独立以来,几乎每一任总统都想过迁都。

1957年,印尼首任总统苏加诺就曾表示要把首都迁到婆罗州的中加里曼丹省,而且起好了新都的名字叫“帕朗卡拉亚”。

苏加诺之后苏哈托接任,他和他儿子一度打算将首都迁到西爪哇省的绒果尔。

苏西洛当总统后,又多次重提迁都。特别是在访问哈萨克斯坦规划完善的首都阿斯塔纳后,还成立了专门小组,只是因为金融危机影响,没有延续下去。 

历任印尼政府的迁都计划,只有苏加诺是主动迁都,苏加诺认为雅加达殖民地气息太浓厚。

其他总统的迁都打算,基本上是无奈而为之--雅加达的大城市病已难以治愈。

一、雅加达的大城市病有多严重

雅加达过去是个小渔村,在荷兰人殖民时开始发展,现在已经是有1200万人的大都市,人口密度是北京的1.5倍,只有一条地铁。除了雅加达,周边大雅加达区的人也多数要到首都来工作,人口加起来差不多有3000万。 

人太多,基础设施又落后,让雅加达成为全球最堵的城市。路透社曾报道过,雅加达车流平均时速只有8.3公里,真的是“龟速”。

所以,有潜在路怒症的司机们,以后再遇到堵车,多念叨念叨“雅加达”应该能心平气和一些。

交通问题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雅加达濒临海洋,又是冲积地形,城市40%的地区地势在海平面以下。大雅加达北区地势已低于海平面4米左右,每年还在以25厘米的速度继续下沉,400万人面临失去家园的风险。

过去,雅加达西部有绿地和森林,北部有疏通水流的出海口,现在都开发成了楼盘,涵养功能丧失,抗击海平面上升、海水倒灌的能力越来越弱。世界银行的一份研究报告预测,到2025年,雅加达海平面可能上涨到“总统府大门前。”

印尼曾一度提出一个耗资400亿美元的“海墙计划”,意图防止海水漫灌城市。许多人质疑,印尼花不起这个钱,而且人为改变海洋生态,可能造成更大灾难,沿岸的传统渔民也无处安生。计划也不了了之。

公共服务跟不上,又导致了严重的污染问题。流经雅加达的有13条河流,河中堆满生活垃圾,水源基本全被污染。

每年苏门答腊等地还有焚烧芭蕉树的习惯,因为烧芭可以空出地来耕作,烧芭后的灰烬还是很好的肥料。结果是雅加达经常面临因烧芭烟霾造成的空气污染,连新加坡也被殃及。

交通、自然灾害、环境污染在其他国家的城市是病,不过在雅加达“病情”更明显,有钱也不好治。所以,迁都是迟早的事。

▲海啸过后,印尼某地一片废墟。视觉中国 资料图。

二、佐科时代迁都有可能成为现实

迁出雅加达,在过去就是说一说,但现在有可能成为认真执行的计划。

原因是在刚刚结束的印尼大选中,根据非正式的计票结果,佐科笃定会连任。正式结果要到5月才公布,目前还在点选票时间,但大局不会改变。

2017年佐科放话要迁都,但只能说说,因为2019年就要大选,时间不够。现在他做到2024年,有足够时间推动迁都。

假如不是整体迁移,只是按照美国的华盛顿、马来西亚的布特拉贾亚的模式,建造一个行政特区,而让旧都继续保持经济中心的地位,那么迁都的成本就能得到控制。

印尼学者大致算过,如果是将首都职能部分迁移,大约75亿美元就够了,而且这笔钱不必一次性付出。

对于佐科来说,迁都除了能解开雅加达的死结,还有另一个作用,即平衡地区发展,维持政治人气。

雅加达虽然首都职能不灵,但至今仍然是印尼主要的外来投资目的地,发展速度比其他地方快很多。迁都到发展滞后的地方,可以带来雁阵效应。  

印尼国家发展计划部长班邦说新都地点还没有选定,或许是为了保密而说的假话。    

有报道说,佐科曾多次视察较为贫困的中加里曼丹省,那里的基础设施建设正在大干快上。所以有人猜测,苏加诺60多年前指定的位于中加里曼丹省的帕朗卡拉亚,可能将成为新都首选之地。  

如果迁都到帕朗卡拉亚,就是彻底离开爪哇岛,预算必定大大增加。   

也有人猜测会迁到基础设施较为完善的地方,比如巴里巴班。这也是佐科经常视察的地方。去巴厘岛的中国游客可能路过的地方。    

迁都不光是政治决定,还涉及复杂的利益博弈。说现在没有确定下来新都地址是正常的。假如真的没有确定下来,估计很快也得拿出方案。   

三、迁都不新鲜,但印尼迁都是新挑战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迁都是事关国运的大事。不过现代国家迁都不算少。

巴西、马来西亚、哈萨克斯坦、缅甸、德国、伯利兹、科特迪瓦、尼日利亚、坦桑尼亚、韩国等都曾整体或部分迁都。除了印尼外,阿根廷、伊朗甚至越南,也曾有过迁都的动议。

除德国1999年从波恩迁都柏林是因为两德合并外,其他国家迁都的原因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要么为了安全,要么是原首都无法可持续发展。  

像韩国在卢武铉时期把总理府和一些部门迁到世宗,缅甸2005年迁都内比都,就都有安全方面的考量。 

而科特迪瓦将首都从阿比让迁到亚穆苏克罗,尼日利亚从拉各斯迁都阿布贾,哈萨克斯坦从阿拉木图迁都阿斯塔纳,马来西亚将部分首都职能迁到布特拉贾亚,主要原因都是旧都的城市资源撑不住了。

这有点像北宋定都开封。中原王朝传统的二都长安和洛阳,因为战争的透支逐渐残破,而开封位于大运河沿线,保持了繁华的码头,虽然安全方面可虞,但也不能不选。

当然时代不同,情况也不一样。印尼的被迫迁都提供了一个更复杂更现代的案例。

一方面是城市规划、公共服务跟不上经济和人口增长,导致首都功能丧失;另一方面是气候变暖对濒临海洋的大型城市已经是现实威胁。实际上,即使城市规划和公共服务跟上了,雅加达的发展空间恐怕也很有限。

迁都虽然不是新鲜事,但印尼迁都不仅是大城市病所致,也是生态恶化所致,这是其他国家过去没有的迁都故事。 

谁能说,今后其他国家、其他城市不会面临雅加达同样的困境?

□徐立凡(专栏作家)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