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0:32:05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欧盟自行组军防卫,这一次轮到美国“慌得一批”

2019-05-16 10:32:05新京报

美国担心的不是欧洲防务计划产生的利益,而是担心欧盟会成长为完整的一极。

▲资料图,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欧盟防长会议于当地时间5月14日刚刚在布鲁塞尔闭幕,欧洲媒体就曝光了美国对欧盟发出的最新威胁。

什么情况?

报道说,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洛德和美国军控协调员汤普森,日前曾致信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妮,称欧盟加强内部防务合作的计划“是对过去30年跨大西洋国防领域合作一体化进程的严重逆转,而且会伤及北约”。

报道同时提到,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也写了一封信,表示如果欧洲继续坚持限制美国公司参与泛欧洲军事项目的规定,美国将予以报复。

桑德兰还强硬地要求欧盟在6月10日前作出答复。

这两封信产生了一定的施压效果。实际上,布鲁塞尔欧盟防长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商讨能否让“非欧盟国家”--主要是美国加入到欧洲防务计划中来。

美国对欧盟的威胁,折射出一点:两大传统安全盟友之间在安全领域各行其道已不是空想。

这源于两个背景:一是特朗普强力推行“美国优先”增加了欧洲的猜疑。

特别是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对欧洲刺激很大。《中导条约》旨在防卫欧洲安全,美国退出却没有和欧洲盟友打招呼。

二是英国饱受脱欧之困,减弱了欧盟的内部阻力。

此前,虽然欧洲没有掩藏自行组团的行迹,但美国没有太当真。这一次美国不敢不当真了。

一、欧洲防务出现70多年未有之变局

美国不敢不当真的主要原因,是欧洲自行强化防务机制出现了两个变化:从设想阶段前进到了实操阶段;从个别组队发展到了全员参与。

我们看一下欧洲两年多来在自主防务建设上的推进过程。

2017年9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索邦大学演讲时提出“欧洲干预倡议”,马克龙希望到2020年左右设立共同防务预算,建立一支欧洲干预部队,即“欧洲军”。

同年,法国和德国就推动建立欧洲军事总部、设立欧盟安全委员会达成共识。

2017年11月,欧盟23个国家在欧盟外长理事会上签署了联合协议,宣布要在防务领域建立“永久合作性结构”(PESCO)。欧盟强调,这是2007年《里斯本条约》赋予欧盟的权力。23个签约国承诺,将设立55亿欧元的欧洲防卫基金。

2018年,德国与个别欧盟国家联合组军——

比如罗马尼亚的第81机械化旅与荷兰一个旅编入了德军快速反应师,捷克第4快速部署旅编入德军第十装甲师,荷兰另一旅编入德军第一装甲师。

这一幕在二战结束以来的70多年从未出现过。

今年3月,欧盟首次宣布将于今明两年启动多轮防务项目征集。中标的企业将获得欧盟5亿欧元订单。这表明,欧盟开始为自主防务项目实实在在花钱了。

今年4月,欧洲议会批准成立为期7年、总值130亿欧元的欧洲防务基金。这个额度超出初始计划55亿欧元的1倍还多。

如果只是计划、构想,美国大可一笑了之,或者像特朗普一样,在社交媒体上嘲讽一番“欧洲军”就了事。现在欧盟是实实在在要出钱了,美国自然开始紧张了。

二、美国对德国的密集指责透露真正的担忧

从美国发给欧盟的两封信来看,美国担忧的似乎是,美国企业拿不到欧洲防务计划的订单。

这就是找个借口。

130亿欧元的欧洲防务基金要花7年,而美国每年的军费就有5700多亿美元,据说下一财年还要增长。欧洲防务基金产生的订单,不过是美国军工业的一个零头。

而且,美国军工业的订单基本是自己人“吃”的,而按照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妮的说法,欧盟不会只买欧洲货,85%的合同是与美国在欧洲的企业签订的。

美国担心的不是欧洲防务计划产生的利益,而是担心欧盟会成长为完整的一极。

最能透露美国真正担忧的,是去年以来美国多方对德国的指责。

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在一篇《美国和德国还算盟友吗》的文章中,列举了美国一些官员、智库人士对德国的一系列攻击用词,包括“德国把欧盟当作一个组织幌子”,德国是“恐惧和怨恨的根源”等,用词相当尖刻。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4月份庆祝北约成立70周年的一个活动中直接表态,他直指德国军费开支不足,是“俄罗斯的俘虏”。

彭斯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应该还包括德国军费没有用到美国想让花的地方。

凌乱的对外策略,粗鄙的外交语言,只会进一步弱化欧盟对美国未来的预期。

▲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大楼。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三、能否建成欧洲军工联合体?

虽然2017年以来欧洲自主防务机制的成长令人眼花缭乱,但其距离一个可以良性运行的成熟机制,建成欧洲军工联合体,还为时早。

美国很可能会采取各种办法阻止欧洲军工联合体的出现,而最可能的途径就是把PESCO(永久结构性合作)纳入北约的框架里。

在这个框架里,北约已有的项目或可以从美国购买的项目就不用做了,欧洲防务机制做些边边角角的事就好。

事实上,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就对欧洲防务机制表示有条件的支持--只要与北约的项目不冲突。

但这是不可能的。

看看欧盟已经公布的军工项目,有电子战系统、战术导弹系统、化学生物放射性监测系统、核监测系统等,北约和美国都有。但欧盟现在要的是自己有知识产权的东西。

法国2011年在利比亚被迫向美国借装备,土耳其近期因购买俄罗斯S400系统被美国威胁,肯定会给欧盟的核心国家留下深刻印象。他们无法判断一旦有事,在“美国优先”原则下,会遭遇美国怎样的要挟。

而且,在PESCO机制下,欧盟已对要开发的项目作了明确的分工。

像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负责无人机系统,法国、比利时、塞浦路斯负责战术导弹系统,捷克、荷兰等10国负责无人地面运输系统等,蛋糕都分下去了,怎么收得回来?

对于参与PESCO的欧盟国家来说,加入这一计划,意味着将在未来的欧洲军工联合体中当股东长久分利。

至于应对美国的压力,当下欧盟只能虚与委蛇。像德国防长冯·德莱恩表示,欧洲这样做,就是在分担美国的压力。或许欧盟也将允许美国企业参与到PESCO项目中来以示安抚。

但长久来看,欧洲建立自己的军工联合体已是箭在弦上。别忘了,PESCO本就是“永久合作性结构”的意思。

这如同一道大坝上的缝隙,最终将改变70多年来欧美安全合作堤坝的全貌。

□徐立凡(专栏作家)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刘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