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1 08:10:38新京报 记者:李大伟 编辑:李薇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色流”黑产:20元买1500条女生语音,扮萌妹猎财

2019-05-21 08:10:38新京报 记者:李大伟

“在网络空间,你永远不知道和你聊天的是男是女。” “在黑产从业者的眼中,他们只是猎物。”


“我想出去约,既然你和我是附近的人,能约加我微信。”近日,范佳坤(化名)的QQ多次接收到此类消息。在添加微信之后,对方表示,可以支付红包观看淫秽视频。

“在黑产从业者的眼中,他们只是猎物。”一位接近该黑产的人士透露,行业内一般称这种欺诈手法为“色流撸包”。

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目前,从账号买卖至利用语音包伪装成女性去骗取红包、钱财,“色流撸包”已经成为了一个比较成熟的黑产。通常,该黑产从业者会购买 陌陌、探探等社交软件账号,利用假的照片伪装成女性,实现引流,然后通过女生聊天语音包获得对方信任,最后通过索要红包、钱款等方式实现变现。

5月10日,记者购买到一家店铺出售的语音包,共有女性聊天语音约1500条。其中含有大量带有“红包”字眼的引导性语音。更为严重的是,新京报记者在浏览中发现多个含有强烈性暗示的语音。

一旦获取目标猎物的信任,黑产便会按照套路向对方索要红包、钱财。期间若被揭穿,就直接拉黑。黑产从业者则会马不停蹄地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副厅长张相军此前表示,要重视和正视互联网安全与犯罪问题,不断规制网络行为,坚决遏制网络犯罪,凝聚各方面力量,参与网络治理,特别是对网络黑产形成共治的合力。



网络男扮女骗局屡现,有人两月被骗近2万

“在他向我索要红包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碰上骗子了。”石家庄的范佳坤告诉新京报记者。

3月10日至5月16日,一位QQ昵称为“i野猫梁上走”的用户多次通过附近的人给范佳坤发来信息,内容极其露骨,并在信息中留下微信号要求范佳坤添加。刚 开始时,范佳坤并未理会。但后来,随着对方留下的微信号以及文案不断变化,没有忍住好奇心的范佳坤尝试添加了对方留下的微信号。

据其描述,在微信上对方隔一段时间便会发送一次淫秽视频的片段,并表示只有通过发送一定数额的红包才可以继续观看。很快,范佳坤意识到这是一个类似于“卖茶女”的“桃色骗局”。

事实上,这类骗局在网络空间上并不少见,只不过,其他人并没有范佳坤发现得这么早。

据媒体报道,2017年11月至2018年9月期间,已婚男子谭某使用虚假的女性身份,通过微信加了受害人贺某为好友。两人经过聊天,很快确认了男女朋友关 系。随后,谭某以父母亲生病住院和做手术、自己要租房、买衣服等各种理由,先后骗取贺某8万多元。最终,岳塘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谭 某。

晋江市公安局此前曾接到受害人小吴报案称,他在网络交友过程中,两个月时间内就被人骗取了近2万元。

报道称,小吴加 入泉州某交友群,认识了一名“女性”朋友,很快,觉得对方正是自己寻觅已久的“女神”,便与对方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据其回忆,这名网友在与自己交往的过 程中,不断以借钱、还债、母亲病重等理由来骗取自己的信任,随后就开始不断索要钱财。在不到两个月交友聊天过程中,对方向受害人先后15次索要现金近2万 元。直到对方将小吴的QQ微信拉黑,吴先生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报警。

晋江警方经过侦查,抓获了犯罪嫌疑人。经审讯,其交代在福建省内男扮女装交友诈骗3起,省外5起。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贺某和小吴被骗的背后,其实是一条已经发展完善的黑色产业链。“在网络空间,你永远不知道和你聊天的是男是女。”一位接近该黑产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在黑产从业者的眼中,他们只是猎物。”

卖社交账号月入过万,“什么号都能买到”

据上述接近该黑产的人士透露,行业内一般称这种欺诈手法为“色流撸包”。

“所谓‘撸包’,‘撸’就是薅羊毛的薅,包就是红包。”据上述人士介绍,撸包的方法多种多样。“比如说给你一个淫秽视频的链接,想看的话要支付一定的费用;还有一种就是通过剧本骗局,黑产从业者伪装成女性后通过话术去要红包。”

目前,从社交账号买卖至利用语音包伪装成女性去骗取红包,“色流撸包”已经成为一个比较成熟的黑产。

一位男性是如何在网络空间内伪装成一位女性的呢?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该黑产从业者通常会购买陌陌、探探等社交软件账号,利用假的照片伪装成女性,实现引流,然后通过女生聊天语音包获得对方信任,最后通过索要红包、钱款等方式实现变现。

新京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搜索到一款名为“色流多重暴利变现全套项目教程”的宝贝。据宝贝详情显示,该套项目教程包含九个部分,包括项目变现操作步骤、需要用到的软件、语音素材、视频整理素材、变现话术套路等。

据接近该黑产人士介绍,“色流撸包”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社交软件引流,第二步则是进行围猎,利用话术编造剧本,给对方暗示,令对方产生交往意向,通过语音获得信任。

一旦获取目标猎物的信任,便会按照套路向对方索要红包。此刻,这个猎物仿佛一头待宰的羔羊。期间,倘若被揭穿,受害人便会爱情和恋人双双幻灭,直接被拉黑。黑产从业者,则会马不停蹄地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因为账号很容易被举报查封,所以他们往往会批量购买社交软件账号。”上述接近黑产的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

对于“专业撸包手”而言,在网上购买社交软件账号难度并不大。5月12日至16日,记者浏览多个相关QQ群发现,包括陌陌、微信在内的各种平台账号买卖广告令人眼花缭乱。

“出3-7天陌陌女号批发全网最低”、“出妹子语音包软件”……一位群友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什么账号都可以搞到”。

记者联系到一名社交软件账号卖家张某。依托于活跃在网络各个角落的“专业撸包手”,张某收入不菲。

他告诉记者,每天可以收益200元-700元不等,通常情况下月收入过万。

张某透露,目前该产业链已经模块化发展。据其介绍,他主要做引流,账号买卖只是一个“副业”。事实上,买卖所需的账号并不需要逐个手动注册。“公司有注册号的脚本。”据张某所述,他所工作的公司脉络庞大,总部位于柬埔寨,许多一线城市都设有分公司。

平均一个社交账号售价为17元,10个起售。“我已经从事相关行业三年时间。目前,一个月底薪4000,随随便便做一个月七八千没有问题,可轻松过万。”

“一般别人找我要号都是成百上千的。”张某说。

20元1500条女生语音,含性暗示,可“私人定制”

据一位接近此黑产的人士介绍,账号买卖只是“第一步”。为了让购得账号“看起来更像真人”,从业人员往往还需要利用虚假的朋友圈和照片等进行辅助。

此前,新京报记者曾对照片买卖灰产进行过曝光。在当时的报道中提到,支付19元后,记者通过卖家提供的网盘链接提取码提取到一个9.01G的压缩文件,里面包含35位女性的生活照和视频。这35位女性分别被编号,其中一位女性的生活照多达3000张。

“其实,随着人们防范意识不断提高,用微信等社交软件发送语音的方式往往会打消更多人的顾虑,因为微信语音是无法转发的。”上述接近该黑产人士表示,“可是人们不知道的是,你听到的是个女声,对面拿着手机聊天的或许是个抠脚大汉。”


“男生女生聊天专用语音包,几个系列,每个系列同一个人的声音,支持各系列声音的定制。”新京报记者发现不少兜售语音包的黑产从业者十分活跃。

5月10日,一家店铺客服表示,该店铺出售的语音包包含女性聊天语音约1500条。为了方便买家使用,这1500条语音已被分类存放在文件夹中,每个文件夹中为同一人的语音。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该店铺中发现所有上架宝贝均与此相关。其中一款宣称“可以撸包、引流用”的宝贝,显示月销量为205件。

记者以20元的价格买下了1500条女生语音。付款之后,该店铺客服便发来了一串由32位数字字母混搭的激活码,语音软件压缩包和聊天语音包的网盘链接、视频教程链接以及使用方法。

按照卖家提供的视频,新京报记者分别下载了该款语音软件以及安装包。记者分别在微信和连信对该软件进行了测试,均获成功。



“小哥哥在吗?”“你吃饭了吗?”,记者试听了多条语音,语音的内容既有基本的问候,也有撒娇卖萌,和真人语音并没有什么两样。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以上语音外,该语音包中还包含大量例如“想看我照片啊?你给我红包我就让你看”、“我一天都没吃饭了,你给我发个红包,我点一份外卖嘛”等诱导性语音。据新京报记者统计,该语音包文件名称中包含“红包”字眼的文件共有75个。

更为严重的是,新京报记者在浏览中还发现大量含有强烈性暗示的语音。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还发现语音包可以“私人定制”。“支持各类语音定制,软件里的妹子声音都可以定制。”

据另一家店铺显示,私人定制语音一条2.5元,十元起拍。付过款之后,将所需语音列表以图片形式发送给客服后,客服将会按照客人要求提供配音。该店铺还提供三种配音类型供客户选择,分别为“萝莉配音”、“温柔妹子配音”和“小哥哥配音”。

此外,除了用固定的语音包撸包之外,男女合作共同撸包,也是屡见不鲜。为了增加围猎的精确度,许多“撸包手”更是直接跟女生合作,男生负责寻找客源,女生用语音博取客源信任。

5月12日,新京报记者以“女性求兼职”的身份联系到一位黑产从业者。在确认过是女生之后,该从业者便开门见山地道出需求,“我拉的客源需要语音的时候,你帮我说语音,我叫你说什么就说什么,然后我们五五分。”并强调称,“我的客源都是有钱人。”

当记者询问“这是否犯法”时,对方回答:“现在赚钱都是靠近法律边缘的。”

打击黑产在行动:要“对网络黑产形成共治的合力”

在“色流撸包”这样的骗局的背后,是网络黑产的“蓬勃生长”。

据《2018网络黑灰产治理研究报告》估算,2017年我国网络安全产业规模为450多亿元,而黑灰产已达近千亿元规模;全年因垃圾短信、诈骗信息、个人信息泄露等造成的经济损失估算达915亿元。而且,电信诈骗案每年以20%至30%的速度在增长。

另 据阿里安全归零实验室统计,2017年4月至12月共监测到电信诈骗数十万起,案发资金损失过亿元,涉及受害人员数万人,电信诈骗案件居高不下,规模化不 断升级。2018年,活跃的专业技术黑灰产平台多达数百个。愈演愈烈的庞大黑产背后,黑产从业人员正在法律边缘疯狂攫取着利益。


去年12月,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指导,中国犯罪学学会、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腾讯公司安全管理部主办的互联网账号 恶意注册黑色产业治理论坛在京举行。论坛上,腾讯公司发布了首份定向剖析黑产源头的《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黑色产业治理报告》,并联合政府、行业等社会各界 共同发起了互联网黑色产业共治倡议,号召各方积极联动,共同打击对抗黑色产业链。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副厅长张相军当时表示,“要重视和正视互联网安全与犯罪问题,不断规制网络行为,坚决遏制网络犯罪,凝聚各方面力量,参与网络治理,特别是对网络黑产形成共治的合力。”

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研发中心主任许剑卓提出,网络犯罪持续呈现大幅上升态势,恶意注册黑产成为滋生助长互联网犯罪的核心利益链条之一。现有法律规范缺失犯 罪防治内容。亟待明确完善互联网服务提供者主动预防、发现、处置网络违法犯罪的责任义务,落实企业安全主体责任,从源头上防治、遏制网络犯罪。

对于“色流撸包”黑产,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陈雷博律师表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和诈骗罪。”“受害者往往是刚刚工作的青年人,几千块钱可能是一个月的 全部收入。不过,对抗此类黑产也存在一定难度,大部分受害人被骗后羞于开口,网络警察数量有待提高,软件上的投诉也不易转化为案件。”

陈雷博认为,软件提供商和司法机关应密切沟通,通过有效的机制和技术手段,识别、确认、保存相关证据,来抵抗越发猖獗的黑产。

公安部自1月22日起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净网2019”专项行动。专项行动开展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严打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黑客攻击破坏等违法犯罪,深入整治网络黑产、网络乱象,坚决夯实互联网企业安全主体责任,全力确保网络安全稳定。

新京报记者 李大伟 实习生 谢碧鹭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张彦君

lidawei@xjbnews.com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