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7 18:27:31新京报 记者:郭铁 编辑:郭铁 李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食品股违规减持怪家属,年报问询创新高

2019-05-27 18:27:31新京报 记者:郭铁

今年以来食品股出现三大显著特征,*ST新增4名成员,5家公司高管或股东违规增减持,20家企业收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

5月19日,涪陵榨菜副总经理贺云川因超额减持上市公司3153股构成违规减持,原因竟是家属误操作。事实上,自今年2月以来,桃李面包、元祖股份、莫高股份、海天味业、涪陵榨菜等企业先后出现高管或股东违规增减持,而“家属误操作”竟成为使用最多的违规理由。

 

新京报记者进一步梳理食品股的表现发现,除了“亲属误操作”违规减持外,食品上市企业的年报事后审核问询也增多,至少有20家食品企业收到沪深两大交易所下发的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数量之多以及问询之严创近年新高。

 

此外,食品企业有的“披星戴帽”,有的扭亏为盈,有的逃过了*ST,却逃不掉其他风险警示(ST),如海南椰岛、东方海洋、天宝食品等。

 

专家指出,食品股的这三大现象在不同程度上暴露出企业的内控问题。而想要彻底“摘帽”,最终还是要靠扎实的业绩和严格的内控说话。

 


违规减持“家属”背锅

 

今年以来,包括桃李面包、元祖股份、莫高股份、海天味业、涪陵榨菜在内的多家食品企业发生高管或股东违规减(增)持,其中最常见的违规理由便是“家属误操作”。

 

5月19日,涪陵榨菜副总经理贺云川因超额减持上市公司3153股构成违规减持,而向投资者致歉。涪陵榨菜核查称,因贺云川工作繁忙,证券账户由其配偶代为管理,此次违规减持是因其配偶对高管减持的要求认识不足而操作失误导致。

 

就在涪陵榨菜高管致歉两天前,海天味业也收到了公司监事陈伯林发来的短线交易说明和致歉函。因“家属误操作”,陈伯林当天在减持公司12.3万股的同时又买入2000股,因此构成短线交易。而早在2月28日,桃李面包董事盛龙就因“亲属操作失误”买入公司900股,违反了董事不得在年报披露窗口期买入股票的规定。

 

如果说以上这波操作皆因“家属失误”,那么84岁的桃李面包董事长吴志刚误买入公司股票就只能怪自己“手抖”了。1月16日,吴志刚在模拟减持公司股份时,将“卖出”指令误操作成“买入”,错误买入公司股票7200股。因几天前刚刚减持过公司股份,吴志刚此次操作的收益应归公司所有。但由于未实际获益,桃李面包能做的就只有对年迈的董事长进行批评教育了。

 

对于元祖股份和莫高股份来说,其股东违规减持的后果远没有致歉这么简单。4月3日,因在减持股份前未进行预披露,元祖股份控股股东卓傲国际收到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警示函。对于此次违规减持,卓傲国际归因于操盘人员误操作导致。4月30日,甘肃上市葡萄酒企莫高股份原第三大股东西藏华富也因违规减持且未及时信披,被上交所予以监管关注。

 

年报审核遭监管拷问

 

今年A股食品上市公司的另一大特点,是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显著增多,一些企业年报甚至被戏称遭遇“灵魂拷问”。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大北农、獐子岛、山西汾酒、科迪乳业、来伊份等在内的至少20家食品企业接到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涉及关联交易、应收账款、股权变更、公司诉讼、债务风险、商誉减值、经营数据等各类问题。

 

就行业而言,有8家农业股收到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约占此类问题企业数量的半壁江山,其中獐子岛、大北农、*ST雏鹰、ST东海洋、天宝食品被问询的问题均在10个以上。此外,酿酒股遭遇问询的企业也多达7家,包括山西汾酒、*ST西发、ST椰岛、通葡股份、*ST皇台、金枫酒业、*ST中葡等。

 

水产养殖及加工企业ST东海洋被问询的问题多达20条,居各企业之首。2018年财报显示,ST东海洋对存货计提减值准备同比暴增183.52倍,与经营活动有关的“支付的其他往来款”达8.66亿元。与之相对,公司的研发费用支出仅70.42万元。对此,深交所要求ST东海洋对相关问题进行说明,同时补充披露公司内控失效的原因、责任主体的认定及追责安排。

 

山西汾酒被问询的年报问题多达10条,主要包括公司会议费同比大增130.67%;公司关联交易规模从2016年的7.76亿元逐年增加到2018年的29.28亿元,且日常关联交易金额超过股东大会审议金额等。对此,上交所要求山西汾酒说明其会议费的具体构成及大幅增长的原因、大额关联交易是否存在损害公司独立性的风险,以及公司内控是否存在缺陷。

 

在上述接到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的企业中,ST东海洋、*ST皇台、*ST雏鹰、天宝食品目前均因信披违规等问题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此外,审计机构还对*ST皇台、*ST中葡、*ST西发、*ST雏鹰的年报数据发表了“不确定性”意见。

 

想摘却难摘掉的“ST”

 

对于那些游走在退市边缘的食品企业来说,2018年报的发布无异于一场命运宣判。脱离退市风险警示的企业各有招数,“披星戴帽”的公司却总是境况相同。

 

身为“奶粉第一股”,贝因美在连续两年巨亏的情况下于2018年扭亏为盈,顺利撤销退市风险警示。贝因美为此可谓是用尽大招,如出售房产、与经销商签署承销大单、出售全资子公司贝因美豆逗等,但真正出现成效却是在创始人谢宏回归后。

 

为成功保壳,新疆乳企西部牧业一口气向关联方天山军垦牧业出售旗下16家牧业资产及股权,总交易价格超过2.63亿元。*ST椰岛则在前三季度连续大额亏损的情况下,靠“卖楼”顺利扭亏。不过由于公司及有关责任人曾于去年底被上交所予以公开谴责,*ST椰岛最终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也由*ST椰岛变为ST椰岛。

 

与上述3家公司相比,自上市以来被4次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ST皇台,此次因连亏3年被暂停股票上市。为保壳,*ST皇台曾筹划一揽子的葡萄酒业务整合与处置计划,但其前控股股东上海厚丰未能如约支付股权转让价款,而收购深圳市中幼国际教育股权也尚未完成。

 

由于2017年、2018年连续亏损,莲花健康、中葡股份、雏鹰农牧成为“*ST”新成员。包括*ST皇台、*ST西发在内,这些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企业除业绩亏损外,还多数遭遇诉讼缠身、违法违规、股东股权轮候冻结、管理层动荡等问题,体现出一定的共同特性。

 

值得关注的是,拉萨啤酒母公司西藏银河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是唯一仅在2018年亏损的企业。由于原控股股东天易隆兴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借款并涉诉,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3960万元,该公司自4月10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西藏发展”变为“ST西发”。自5月6日起,ST西发又因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18 年财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被深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变为*ST西发。

 

同样因控股股东占用资金而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还有山东东方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截至2 月 14 日,在控股股东归还占用资金2.84亿元的情况下,东方海洋还有约5.35亿元的资金被占用。自2月18日起,东方海洋股票简称变为ST东海洋。

 

此外,天宝食品因违规对外担保约2.68亿元,超过公司2018年度净资产的10%,自5月28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天宝”。

 

新京报记者 郭铁 编辑 郭铁 李严 创意制图 王远征 校对 何燕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