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9 10:27:01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英国下一任首相:大热出线还是黑马上位?

2019-05-29 10:27:01新京报

民调支持率一路高企的约翰逊,他能成功当选吗?

▲当地时间5月24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发表讲话,她将于6月7日辞去保守党党首职务。图/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5月24日,3次在英国下院被脱欧协议草案表决阻击的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最终宣布辞职,从而成为冷战结束以来任职时间最短的英国首相。

尽管从程序上直到6月7日之前,特蕾莎·梅仍然是英国首相、执政党保守党党领,但刚刚忙完可能是最后一次欧洲议会选举的保守党,已不得不将更换党领和首相提上议事日程。

那么,谁将是下一任英国首相?

一、保守党仍是执政党,只需更换党领

让我们先看看英国首相产生的流程。

英国是个代议制国家,内阁阁员必须是下议院议员。下院总共有650个席位,剔除12个正常情况下不能投票的特殊席位,总投票席位为638个。

只有获得320个以上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才有权组阁,领衔组阁政党的党领自动成为首相。

如果该党领尚不是下议员,那要么更换一名当选议员为党领以出任首相,要么党内找一名“背锅议员”主动辞职,让这名党领去参加补选。

历史上曾有一些代议制国家或地区出现过执政党党领不是议员,补选失败不得不再找第二位“背锅议员”辞职的笑话。

目前这届英国议会是2017年6月8日选出的,保守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并未过半,不得不拉上北爱尔兰的地区性小党——民主统一党为合作伙伴,才勉强组阁成功。

目前保守党有314个议席,民主统一党有10个,相加为324席,勉强超过320席的过半门槛。

本届英国下院的任期到2022年5月5日截止,特蕾莎·梅是在下院任期未满前主动辞职的,且辞职的只是她个人,而不是内阁。

因此保守党仍然是执政党,只需更换党领,从其余313名保守党在任下议员中选出一位新首相即可。

英国议会是有“暑假”的,保守党希望把新党领遴选工作放在“暑假”中进行,以免反对党例行聒噪。保守党方面表示,如不出意外,新首相将在7月中旬夏季议会开始时产生。

▲100秒看英国新首相人选:前外交大臣最热门 或不能改变现协议.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二、两名热门人选:亨特与约翰逊

目前宣布有意竞逐首相职位的,包括现任外交大臣亨特和前外交大臣、前伦敦市长约翰逊。

此外“脱欧派”大将、现任环境、食品及乡村事务部长戈夫,也通过其心腹流露出参选之意,离报名开始还早,估计届时还会有更多跃跃欲试者的名字出现。

亨特是典型的英国世家子弟,其父老亨特官至海军上将,曾任女王副官、北约东大西洋盟军司令部司令。

亨特的学生时代是循着查特豪斯公学--牛津大学这一标准“蓝血精英”模式一路走下来,并顺理成章地在牛津加入号称“保守党青训基地”的“保守协会”,一度出任主席。

毕业后他一度经商,2005年在自己家乡萨里当选国会议员,成为背景相近的卡梅伦心腹,相继被当时在野的卡梅伦任命为多个影子内阁大臣。

2010年大选,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组建联合政府,他出任文化兼奥运大臣,2012年改任卫生大臣大获成功。

他也成为英国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卫生大臣,直至2018年7月9日改任外交大臣。

约翰逊出生在美国纽约,但父母都是英国人。他在牛津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知名媒体人兼作家,2001年在亨利选区当选下议员开始走入政坛。

2008年他当选大伦敦市长同时辞去议员职位,2015年重返下院,翌年结束伦敦市长任期并出任外交大臣,2018年7月9日因与特蕾莎·梅“理念不合”辞职。

亨特和约翰逊之争被普遍视作“留欧、脱欧之争”,甚至有人称之为“缩小版的又一次脱欧公投”。

亨特是保守党内的坚定留欧派,站得比卡梅伦、特蕾莎·梅都“左”,附和反对党工党等“为留欧不惜二次公投”的主张。

约翰逊早在2016年6·23脱欧公投前就是著名的“脱欧派”干将,不但坚决反对“二次公投”,还是坚定的“硬脱欧”,根本不需要什么和欧盟间的脱欧协议,只管照6·23公投结果“一拍两散”再说。


▲前首相卡梅伦谈梅辞职:我懂这种痛苦 网友:你当年哼着曲走的!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三、大热出线还是黑马上位?

5月23日即特蕾莎·梅宣布弃权前一天,英国举行了欧洲议会选举前最后一次Telegraph polling analysis民调,结果令“留欧派”大跌眼镜。

由“脱欧派”干将法拉奇新组建仅一个月的“英国脱欧党”意外获得32%的支持率高居第一,工党和自由党两个“反脱欧”政党分别获得26%和15%的支持率(都较前有一定滑落),列第二和第三位。

身为英国执政党的保守党竟只获得9%的支持率,列第四位,仅比列第五位的绿党(7%)略高。

几天后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果证明,5月23日的民调并非“测不准”,而是非常准确地反映了英国现实民意力量对比:选举中得票率最高的仍是英国脱欧党,高达33%,自由党21%列第二,工党15%列第三,绿党12%列第四,保守党又获得了一个醒目的9%,忝列第五。

议席方面,保守党仅当选3人,还不到脱欧党当选人数(28人)的1/9,与之相比,自民党赢得15个(增加14席),工党10个(减少20席),绿党7个(增加3席)。

这一切表明英国选民对脱欧肥皂剧已十分厌倦,希望脱欧问题早日有个了断;也表明“留欧”并非如工党或“留欧派”所形容的那样众望所归。

在这种背景下,原本民调支持率就一路高企的约翰逊,俨然成为保守党党领暨未来英国首相人选的大热。

问题是,保守党近年来有个著名的“黑马定律”,即选前大热的党领或首相候选人往往会在最后关头莫名其妙掉链子,让“黑马”脱颖而出。

不信请看:1975年保守党党领最热门人选是希思,但当选的却是后来的风云人物撒切尔夫人;

1990年撒切尔夫人卸任后,党内继任呼声最高的人选是赫塞尔廷,但笑到最后的是名不见经传的梅杰;

2005年竞逐保守党党领的大热门是戴维·戴维斯(David Davis),最终胜出的却是“黑马”卡梅伦……

值得一提的是,卡梅伦辞职后继任最大热门不是别人,正是约翰逊,但关键时刻盟友戈夫突然自己跳出来参选,结果导致两人双双“翻车”。

此次戈夫又跃跃欲试,这让许多人不免担心“故事重演”。

约翰逊看上去并不太像会掉链子的“大热”,他一向善于调动人气,在边缘党员和党外人士中有人缘。但这种和保守党有相当反差的政治风格,素来不为保守党内传统派所喜。

党内选举毕竟不同于普选,英国政治又是出了名的“潜规则多”,如果党内太多“大佬”对他咄咄逼人的民粹色彩和鲜明的“硬脱欧”论调不满,就有热闹瞧了。

不过“胳膊肘往外拐”、一路喊着工党“二次公投”口号的亨特,似乎更不像那匹可能后来居上的“黑马”。

或许这一次“保守党黑马定律”会失效,即便再次生效,脱颖而出的恐怕也是另一个更陌生的名字。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危卓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