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1 10:00:46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以色列又要“大选”,最尴尬的是特朗普

2019-05-31 10:00:46新京报

当初为了胜选,议员及其背后政党都付出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为何没多久,他们就把自己“炒”了?

▲资料图,内塔尼亚胡。   图/视觉中国


5月29日,一个关于以色列的新闻传出:新一届以色列“大选”将在今年9月17日举行。

疑惑涌上心头:等等,以色列不是刚刚在一个多月前举行过一次“大选”?现在的议会“上班”才没几天,怎么又要选了?

这意味着,以色列今年要举行两次“大选”。

一、议员“炒”了自己“鱿鱼”

没错,这一届以色列议会是今年4月9日刚刚选出的,连全体会议都没开过几次,但5月29日被解散了。

以色列是代议制国家,总统里夫林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国家象征。总理和内阁全体部长都要从议会议员中的执政党或执政联盟成员里遴选。

议会一解散,总理也好,内阁也罢,都得重选。

谁解散了议会?

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上任才一个来月的国会议员们自己。

5月29日这天,120名以色列国会议员经过两轮投票,最终以74票赞成、45票反对、1票弃权的悬殊结果,通过了解散议会择日重选的决议。

当初为了胜选,议员及其背后政党都付出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为何没多久,他们就把自己“炒”了?

▲以色列议会大厦召开利库德集团政党会议,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出席。图源:视觉中国

二、两难的内塔尼亚胡

问题出在组阁上。

因为新一届议会一直到解散,都没能产生一个总理和一个内阁,而这恰正是议会解散的关键所在。

5月9日以色列议会选举的结果显示,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获得35席,比上届多5席,但仅和新崛起的对手、前总参谋长本尼·甘茨的蓝白党打平。

以色列议会共有120个议席,只有获得61个以上的议席才能组阁成功,因此不论利库德集团或蓝白党都无法单独组阁,必须拉拢其他小党凑够61个以上议席数才行。

但正是在这个问题上内塔尼亚胡遭遇两难:

120个议席中有55个属于左翼、中左翼或阿拉伯人,他根本拉不动。

剩下65个中,持世俗保守主义立场的“犹太家园党”首领、前国防部长利伯曼本着“保卫国家人人有责”的理念,要求在《兵役法》中加入“所有适龄犹太人都有服兵役义务”条款。

这意味着,迄今什么役都不服的极端正统派犹太教徒(哈瑞迪)也要服兵役,否则“犹太家园党”绝不加入执政联盟。

然而,另外两个极右翼政党沙斯党和“圣经犹太教联盟”则正好相反,如果新政府推动让哈瑞迪服兵役的《兵役法》,他们就坚决不加入执政联盟。

这样就比较麻烦了:沙斯党和圣经犹太教联盟各有8个议席,两者相加为16个,如果他们退出执政联盟,则内塔尼亚胡只能控制49个议席。

而犹太家园党则不多不少正好有5个议席,如果后者退出,则内塔尼亚胡可控制60个议席,离组阁所需的最低标准61席不多不少,就差那么一席。

哈瑞迪服兵役问题是犹太人一个“自古以来”的问题,从古罗马时代起就一直没理出个头绪。以色列总统里夫林给予内塔尼亚胡的组阁期限,是自4月17日至5月29日,也就是不到一个半月。时间如此紧迫,自然更不可能争出个结果来。

于是内塔尼亚胡的组阁还是没组成,最终便出现了“议员自炒鱿鱼”的一幕。

三、最尴尬的是特朗普

内塔尼亚胡一时半会儿当不成总理,其实最尴尬的莫过于美国总统特朗普。

自上任以来,特朗普对以色列、对内塔尼亚胡的扶持,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为了以色列,他让美国一同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为了呼应内塔尼亚胡的竞选纲领,他让美国放弃一贯的含糊立场,把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到耶路撒冷;

甚至,就在立法选举投票前夕,他还邀请内塔尼亚胡访美,并送上了让美国承认以色列拥有戈兰高地主权的“大礼”。要知道,承认戈兰高地主权属于叙利亚、以色列单方面吞并无效的1981年联合国安理会第497号决议,当初是全票通过的,美国投的可是赞成票。

特朗普的这种力度在美国都引来不少非议,但毕竟内塔尼亚胡还是连选连任了。

特朗普还打算让自己的女婿、本人也是犹太人的库什纳在本周稍晚出访以色列,为“巴以全新和平计划”的经济部分做准备。

对这一消息,美国是格林尼治时间5月29日“官宣”的,而以色列议会恰也在同一天解散。这自然挺尴尬,以至于特朗普也忍不住在推特上发泄了一番。

不过内塔尼亚胡倒也不太担心:近年来以色列左翼声势低迷,阿拉伯政党素来不成气候,蓝白党脱胎于右翼,和左翼、阿拉伯人很难结盟,且9月再选时其能否表现出如4月那般锐气尚未可知。

内塔尼亚胡若能趁着再选一次的机会,构建一个稳超议会半数的执政联盟,在未来几年内或许也能省却不少麻烦。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危卓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