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4 10:16:15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拜登民调反超,特朗普为何不服还说这是“假新闻”

2019-06-14 10:16:15新京报

特朗普另类、极端的言行和个性,加剧了美国的社会割裂。而传统的“民主共和党人”拜登,则成为近年来倍感失落的美国中产和中间选民的寄托。

▲拜登11日在爱荷华州达文波特出席竞选活动。图/视觉中国

特朗普最近有点烦:曾被他公开嘲讽为“瞌睡虫”的民主党竞争对手、前副总统拜登,在民调中大有后来居上之势——尽管他照例在推特上将之称为“假新闻”。

一、民调“测不准”?多测几次也许准呢

当地时间6月12日,美国Politico杂志和Morning Consult联合民调结果公布,在这项6月7-9日举行、有1991人参加的民调中,受访者在被问及“如果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是特朗普对拜登,且今天就是投票日,你会投票给谁”时,44%选择拜登,33%选择特朗普,其余选择“不确定”。

当特朗普的对手换成民主党左翼工团领袖桑德斯时,42%选择桑德斯,32%选择特朗普。

简单说,如果这份民调预测准确,特朗普无论遇到拜登或桑德斯中任何一位,在目前情况下都大概率会败选。

如果一份民调“测不准”,那不妨再看另一份。

当地时间6月5日公布的昆尼皮亚克大学民调显示,在有意竞逐2020年总统大选的候选人中,拜登支持率为48%,而特朗普支持率仅有44%。倒是一贯和特朗普“不对付”的CNN同日公布的民调称,54%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会连任,只有41%认为不会。不过这份民调未涉及其他候选人。

《镜报》援引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数据指出,截至目前,拜登在得克萨斯州领先特朗普4个百分点,在北卡州领先10个百分点以上,在爱荷华、新罕布什尔、内华达和南卡州也有一定领先幅度。

CBS由竞选民调专家法布里奇奥主持的调查指出,在大多数人口统计学群体中,特朗普的支持率都在匀速下降,但在坚定支持共和党或民主党选民中,他的支持率几个月来几无变化,只是在中间派选民中直线下滑了6个百分点。

很显然,特朗普另类、极端的言行和个性,加剧了美国的社会割裂。而传统的“民主共和党人”拜登,则成为近年来倍感失落的美国中产和中间选民的寄托。

▲特朗普11日在爱荷华州Council Bluffs出席竞选活动。图/视觉中国

二、除了年龄无他言?

拜登是今年4月25日正式宣布参选的。而特朗普当天就开始对他口诛笔伐、冷嘲热讽,甚至不惜给他起外号,竭力表现出一副对拜登不屑一顾的姿态。

然而,熟悉选举社会游戏规则者不难看出,如此迅速的反应、如此频繁地提及某个特定对手的姓名,恰表明对此人的重视,或者毋宁说,是有点忌惮。

6月12日,特朗普和拜登不约而同同日抵达衣阿华州出席一场公开活动。上届大选,在这个农业州特朗普赢了9个百分点。但如今民调显示,尽管该州80%以上的共和党人仍然支持他,但总数据却是,反对他的比例高出了6个百分点。

在这个“鹰眼州,”拜登自信地表示“民意会提醒特朗普”,而特朗普一面高呼“我将在这里大获全胜”,一面再次讽刺对手“老迈年高”:“不等熬到我面前他就被民主党内的年轻人放倒了”。  

拜登宣布参选第一天特朗普之所以叫他“瞌睡虫”,就是讽刺对手76岁的年龄。他讥讽“瞌睡虫”一旦当选总统,将无法和年富力强的国际领导人折冲樽俎。  

可近两个月过去,他仍然拿拜登的年龄“开涮”,即便一些支持他的观察家也感到有些费解:难道除了年龄,他就没有别的话题可以抨击这位危险的对手么?

要知道特朗普自己也已经73岁,比“瞌睡虫”只不过年少3岁而已。

的确有点为难。

拜登政治生涯丰富而漫长,但大多数时间是作为参议员和副总统度过的,这是两个典型的“坐而论道”职位,没有什么具体职责需要担负,也就难以捕捉行政上的污点。

更要命的是,尽管在民主党激进派口中拜登“浑身都是槽点”:曾经反对给堕胎拨款;曾经在奥巴马医保案推动时态度暧昧;作为参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时曾被指责对所谓“托马斯性骚扰案”上下其手…… 

但在这些“槽点”上特朗普却有口难言,不是自己观点和拜登相近,就是自己“槽点”比拜登还多。

如此一来,他也就只能一再拿对手的年龄“砸挂”,浑不顾自己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了。

三、拜登真的能赢么?

也要看到,CNN这家素来和特朗普不对付的媒体并不看好拜登,这实际上表明了一个倾向,即美国主流媒体和分析家并不太相信某个节点上民调结果的准确率。

研究和分析公司Ospreylytics高管、曾为小布什竞选团队负责对手信息分析的劳埃德·格林指出,“民意如水”,情绪变化很大,此时离大选投票尚早,拜登一时领跑不足为凭。

在拜登民调领先的州中,爱荷华、新罕布什尔、内华达和南卡是最早投票的,如果拜登的确可以拿下这几个州,可以士气大振。

而本身来自“铁锈诸州”的拜登,倘能从特朗普手中夺回2016年支持特朗普、但此前长期给共和党投票的宾夕法尼亚和密歇根两个“铁锈州”,胜算就会更大。

问题在于“先胖不算胖”。2016年选战刚拉开序幕时,别说没人会相信特朗普能打赢希拉里·克林顿,试问有几个人认为他能在共和党内初选中脱颖而出?

拜登素来不善于面对面的辩论和公开演讲,而特朗普恰是这方面高手,且不说最终对决阶段的一对一辩论,他能否在单独演讲时不被台上明亮的灯光晃得影响发挥,都是很难说的事。

不仅如此,那句“他熬不到我面前”也并非毫无道理。

在“另类的特朗普”当选后,民主党内出现了明显“向左转”潮流。多达24位的党内候选人提名竞争者中不乏“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人物,他们热衷于诸如女权、“米兔”、堕胎权、“绿色新政”、“奥巴马医保”等话题,且一个个比“原版”走得更远。

在这些话题中,背着“托马斯黑锅”的拜登显然步履蹒跚。且不说“女权”之类,即便“奥巴马医保”这些他已公开“站队”的,激进对手及其支持者们也不依不饶,认为他“口是心非”:以前曾经反对,如今不过是为了选举改口。

正如劳埃德·格林所指出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党内初选规则不同,后者类似总统大选的“赢家通吃”,哪怕在一个州赢得0.1%的优势也记作全赢,最终像大选点“选举人票”那样算分,这样党内初选流程通常很快,也不会太过刺激。

而民主党则是赢百分之多少就记百分之多少,等全国各州都选完再把所有选票加起来一并计算。

如此不但初选流程冗长,而且多达20名以上的候选人在冗长繁琐初选过程中拼命“对撕”,最终胜出者可能会疲劳不堪,很容易被以逸待劳的共和党对手乘虚而入。

更何况,一贯走“民主共和党人”中间派道路的拜登,在当前民主党“谁偏激谁声儿大”的氛围中能否突围出来,走到和特朗普“一对一”的平台,还真的很难说。

但拜登也并非没有好消息:当地时间6月13日,一直对他死缠烂打、两个月前还大喊“绝不原谅”的“托马斯案”女主角希尔,接受NBC主持人米切尔电视采访时明确表示,“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果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两位候选人是拜登和特朗普,“我当然投拜登的票”,她更呼吁民众“意识到这一问题的紧迫性”。

的确,倘若民主党内果真能意识到,他们必须用最小的代价、最少的损耗,让一名堪与特朗普一战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出线”,才有望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把特朗普赶下台,他们或许会设法精简党内初选的繁琐程序,从而增大拜登赢得党内初选的机会。

但,谁知道呢?

当年人们曾热衷于讨论“希拉里能否在总统决选中击败杰布·布什”,可最终把她挡在白宫门外的却是特朗普。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李项玲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