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3 10:05:09新京报 编辑:狄宣亚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安倍将成日本任期最长首相,但修宪仍前途漫漫

2019-07-23 10:05:09新京报

修宪难度并没有随着此次大选变小,但安倍推动修宪的急迫感却越来越明显。

▲安倍领导自民党取得六连胜,将成日本宪政史在位时间最长首相。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没有悬念,甚至有些乏味。


日本令和时代的第一次参议院大选于21日晚间结束。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公明党执政联盟获得71席,加上无需改选的70席,获得超过半数(123席)的席位。


在野党联盟虽然联手抗衡,但无法改变安倍“一人独大”的政治格局。这样,到今年11月,安倍将超过桂太郎,成为日本历史上任期最长的首相。


桂太郎创造日本首相的任期纪录,还是清朝末年的事。


创造了日本政坛新的历史纪录,势必想要留下一些政治遗产。一直以来,安倍的最大政治夙愿就是修宪。此次大选,“尽早修宪讨论”也是自民党主打的招牌。那么,随着大选获胜,安倍的执念能够达成吗?


民意和政治格局都没到修宪时


安倍认为,他领导的执政联盟之所以能顺利获胜,是因为选民接受了自民党主打的“讨论修宪”的结果。在他看来,这意味着修宪的社会阻力正在消失。


但这很可能是误判。


一方面,此次大选的投票率低于50%,创下了1995年以来的新低。自民党在选举中植入的修宪议题,是否通过了社会、民意的检验,还是未知之数。


另一方面,许多投票选民的注意力也不在于“讨论修宪”这种没有即时利益调整的事情上,而在于是否调高消费税等与个人生活更相关的事务上。


是否讨论修宪,不是日本此次大选的基调,强调选民同意讨论修宪这一个点,是安倍在为下一步修宪寻找造势论据。


而且,同意讨论修宪,也不代表就一定赞成修宪。立宪民主党、国民民主党、共产党等在野党对讨论修宪态度也较为灵活,但目的不是支持修宪,而是把事情辩论清楚。这几大在野党在立场上都属于反修宪派阵营。


更关键的是,虽然此次大选以自民党、公明党、维新会为首的修宪派占有较大优势,但是没有达到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这是日本宪法第96条规定的修宪门槛。


因此,无论从民意的热度还是政治格局的改变看,都没有达到可修宪的程度。日本执政联盟的获胜,没有改变这一点。


修宪派的主张也各不相同


即使是在修宪派内部,对于修宪的诉求其实也各不相同。


自民党的最终目标是修改和平宪法第九条,让1954年成立的日本自卫队的地位合法化,在海外行动中不再被束缚。这是自民党设定的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主要标准。


公明党虽然也在积极推动在国会进行修宪讨论,但对修改和平宪法第九条仍然持谨慎态度。


公明党与自民党的主要分歧在宪法第九条第二款。第二款规定日本“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2012年自民党曾提出过修改条款草案,删除了第二款规定,改为“为保卫日本和平与独立,以及确保国家与国民的安全,保持以内阁总理大臣为最高指挥官的国防军。”


公明党虽然同意修改宪法第九条,但反对删除第二款。公明党还曾一度警告,如果强行修改宪法第九条,不惜退出与自民党合作的执政联盟。


修宪派中能够与安倍的修宪夙愿共舞的,是由大阪维新会改造出来的日本维新会。维新会认为,日本和平宪法是二战后被占领时期,由占领军主导制定的宪法,因此必须修改。


这也是2006年安倍第一次出任日本首相时的看法。但维新会的政治目标不仅是要修宪,还想修改整套日本政治体制,这与安倍的利益并不完全相符。


因此,虽然修宪派在这次日本大选中获胜,但是要弥合内部分歧,进而在国会争取到其他同情票、支持票,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安倍可能采取什么修宪手段


虽然修宪难度并没有随着此次大选变小,但安倍推动修宪的急迫感却越来越明显。


除了在大选期间植入讨论修宪的议题外,大选结果出炉后,安倍就立刻启动了与国会各党派讨论修宪的部署。


安倍能采取什么手段推进修宪呢?


从2003年至今安倍在修宪上的一些做法提供了答案。


在2003年安倍从政早期,政治历练还显不足,他主张直接修改宪法第九条的内容。安倍强调,和平宪法是外行人用了两周时间就制定的,暗示和平宪法的法理性不足。这一主张延续到了2006年他首次出任首相时。安倍高举高打的手法没有奏效,自己也成了短命首相,铩羽而归。


2012年再度上台执政后,吸取了教训的安倍不再以直接修改和平宪法第九条为目标,改为主攻修宪程序,即和平宪法第96条。他一度以维新会为侧翼,希望先修改宪法第96条,降低修宪门槛,然后再向宪法第九条发动进攻。这一手段也没有奏效。


事实证明,推动修宪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即使2014年12月日本执政联盟在参、众两院获得三分之二多数席位时,也没有多少推进。


刚刚再度获胜的安倍,其实政治得分还没有2014年时高。


在这种情况下,安倍能够推进修宪的手段有限。大概只能采取曲线救国、先攻外围再攻第九条的老策略。


因此,在未来,围绕宪法第96条的攻防或许比第九条要多得多。如果第96条也攻不下来,安倍可能会延续2015年以来的手法,通过强化日美安保法,让自卫队继续获得事实上的军队地位和海外行动权。


新的变量是,“美国优先”让日本对日美安保体制也遭受了冲击,日本内部对美国的不信任感在增强。实际上在修宪派中,本来就不乏对美国质疑者。


在这种情况下,推动修宪最多能取得一些边边角角的成果。这注定是一个越奔越远的目标。


□徐立凡(专栏作家)


编辑 狄宣亚  校对 李世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