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31 09:24:38新京报 记者:潘闻博 编辑:李劼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北京周林频谱公司被指欠薪不签合同,劳动仲裁部门介入

2019-07-31 09:24:38新京报 记者:潘闻博

新京报讯(记者 潘闻博)多位北京周林频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周林频谱公司)的渠道部员工反映,入职多年,公司未与他们签署或续签劳动合同,且未给部分员工上社保、公积金。此外近期被陆续降级停薪,扣发奖金。7月29日,该公司一位姜姓副总裁称,系公司历史遗留问题,亦涉及公司改革,但具体缘由未透露,愿与员工协商处理此事。

 

涉事员工提供材料显示,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已受理涉事员工与周林频谱公司的劳动人事争议案件。7月30日,新京报记者就此事拨打员工提供的该公司总裁周钒电话,对方短信回应称“不可能”,但对于此事详情,截至发稿未做进一步回应。


今年4月,公司在工作群中下发一份责任书,要求员工签署。按照该文件,员工将被降职降薪。受访者供图


高静被授权负责周林频谱公司在辽宁、吉林的相关销售业务。受访者供图

 

员工:不给上社保未签合同 被单方面降职停薪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北京周林频谱公司成立于1991年,法人代表为周林,经营范围为技术开发、技术服务、一类医疗器械、电子产品、家用电器等。

 

来自吉林的高静告诉新京报记者,她2011年入职周林频谱公司渠道部,后任省区渠道经理,负责该公司在辽宁、吉林两省的销售业务。入职当年,她与公司签署过一份为期一年的劳动合同,合同一式两份,但公司并未给她一份。而合同到期后,尽管自己曾多次催促,但周林频谱公司未与她续签。

 

此后,高静仍为该公司工作至今。她出示的多份加盖周林频谱公司公章的《法人授权委托书》显示,周林频谱公司授权她为公司的销售代理人,负责该公司在辽宁、吉林的医疗器械、计生产品的合同签订、销售等事宜。“我们之间肯定是存在劳动关系的。我有工资流水账单,公司和客户签订销售合同,也是我代签的。”

 

高静表示入职至今,周林频谱公司从未给她上过社会保险和公积金,自己多次催促,公司曾表态愿意补缴,“但到现在还是没给上。”今年4月,她和其他渠道部的同事在微信工作群中收到一份公司内勤员工发来的《渠道部促销人员销售回款目标责任书》,并被要求签署。文件中显示,乙方为“促销人员”。

 

“我是渠道经理,但在这份文件中,身份变成了促销人员,等于被降级了。按照文件里对工资的新规定,我也被降薪了,但事前公司没有人和我商量过。”高静说。

 

从今年6月起,高静被公司停发工资,其间工作未中断。为此她找到分管其业务的袁姓副总裁,但对方未理会,目前对方电话不接,微信也将她拉黑。

 

高静的遭遇并非个例。周林频谱公司河北、陕西、内蒙古、河南、湖北等多个省区的渠道经理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入职时,公司未签劳动合同,或是劳动合同到期后未续签,部分员工反映,公司未给他们缴纳社保和公积金。且自今年2月起到6月,他们陆续被降职停薪、扣发奖金。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此前,周林频谱公司在多个省区设有渠道经理及促销人员。但自今年3月起,公司开始裁撤促销人员。“现在又想单方面调整我们的岗位,把我们变成促销人员,但我们都不签。”


涉事员工提供的出庭通知书显示,海淀区劳动仲裁部门已受理此案。受访者供图

 

劳动仲裁部门介入 公司称愿与员工协商

 

7月29日中午,新京报记者跟随上述多位涉事员工,来到位于丰台区的北京周林频谱公司。他们与公司一位姜姓副总裁,协商处理此事。

 

对于员工反映的不经协商便被降级、停薪等问题,姜姓负责人表示,这是因公司要进行改革,加强规范管理。有员工询问,公司是否会补发工资和奖金,该负责人称,“可以针对每个人的不同情况进行核查协商”,但核查协商后是否确定会补发,并未答复。

 

此外,有员工质疑入职后,公司未与他们签署或是续签合同,且没有为他们缴纳社会保险和公积金。对此该负责人表示,“这是公司在特殊时期产生的历史问题”,但对于问题详情未作解释。

 

当日,新京报记者亮明身份尝试了解此事,但该负责人表态不接受采访,对事件详情及后续的解决方式,也未作回应。

 

该公司原渠道部销售总监称,渠道部成立于2009年。据他了解,自渠道部成立以来,公司就存在不与员工签署劳动合同的问题。“有一部分员工是没签劳动合同的,而且当时没有考虑给员工上社保。”

 

这位原销售总监表示,今年6月初,他也被公司停职,收到工资时发现被降薪。他曾就此问询公司领导,“领导只是说就是这么决定的。”

 

记者检索发现,据《劳动法》规定: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此外,用人单位无故不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缴纳;逾期不缴的,可以加收滞纳金。

 

新京报记者昨日从多位涉事员工处获悉,他们已向相关部门申请劳动仲裁,已于7月29日递交仲裁材料。据他们出示的一份加盖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公章的《出庭通知书》显示,已受理他们与周林频谱公司的劳动人事争议案件。高静出示的材料也显示,该委决定对其与周林频谱公司劳动人事争议一事,进行立案审理。

 

昨日晚间,记者拨打员工提供的周林频谱公司总裁周钒电话,对方在获悉记者身份及所咨询的事宜后,挂断电话,随后短信回应称“不可能”。记者随后短信回复想了解事件详情,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新京报记者 潘闻博

编辑 李劼  校对 陆爱英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