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3 15:20:44新京报 记者:李云蝶 编辑:王婧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90后”网络辟谣小分队:粉碎谣言、消弭恐慌

2020-02-03 15:20:44新京报 记者:李云蝶

A2N的全称是Anti-2019-nCov,寓意“抗击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90后”互联网创业者杨慧杰决定辟谣是从母亲囤积板蓝根开始的。

 

疫情暴发后,网上一度流传“喝板蓝根、熏醋可以预防肺炎”,虽然随后国家卫健委对此说法紧急辟谣,但谣言似乎总是跑得更快一些,1月下旬,杨慧杰的母亲已经从网上订购了大量板蓝根,还给杨慧杰寄了一批。

 

与此同时,真正有效的防护手段却还没有深入人心。1月20日,杨慧杰出差路过武汉高铁站,他发现,戴口罩的人只有约三分之一,密闭的车厢里更是几乎没人戴口罩。杨慧杰有点着急,发了条朋友圈,他的大学校友乐子(化名)给他点了个赞。

 

两人成了网络辟谣小分队A2N的创始人。杨慧杰告诉新京报记者,A2N的全称是Anti-2019-nCov,寓意“抗击新型冠状病毒”。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A2N的“辟谣”工作也越来越广泛,囊括了编写科普文章,翻译国外疫情文献、医疗器械资讯,查询医院、厂商信息等诸多方面。


网络辟谣小分队A2N的志愿者、程序员李大猫正在搭建网站。受访者供图

 

第一篇辟谣文档阅读量超百万

 

和杨慧杰一样,休假回到老家的乐子也被各种谣言乱象吵得不得安宁。1月22日上午,她问杨慧杰,“你有看到什么辟谣的公众号吗?谣言满天飞,真的受不了。”杨慧杰回复,“没有。”乐子说,“我们开一个吧,我来开。”杨慧杰答,“好,求拉。”

 

十五分钟后,乐子建了一个名为“谣言粉碎机”的微信群,并在朋友圈里公布了群二维码,她写下此群的宗旨:“不散播恐慌、收集谣言、粉碎谣言、跟踪最新资讯。”

 

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是整理了一份科普、辟谣文档,分为防疫措施和常识、官方疫情通报与政策汇总、常见误区科普、辟谣专区等几个板块,每条信息的真实来源都附有链接,并在造谣图片上用红色标注了“谣言”二字以防再次传播。杨慧杰将文档放在石墨文档上开放编辑,这样 “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个文档的实时变化,也可以去参与更新和编辑。”

 

“谣言粉碎机”微信群和这篇4273字的文档,就是A2N的雏形。最初进群的多是杨慧杰和乐子的校友,但短短两天内,进群人数开始爆发式增长,一个群分化出五个群,群成员迅速扩展到1000人。与此同时,辟谣文档的阅读量也达到了105万。这彻底超出了杨慧杰的预期,“其实需要辟谣的人很多。”

 

成员中,除了希望持续追踪辟谣信息的普通读者,还有希望成为志愿者的留学生,有医学、生物专业背景的业内人士,一线的医生、护士,政府的工作人员。一位重庆的护士专门写疫情下“哺乳期的母婴该如何防护”的科普文章,几个来自山东的程序员小伙子,希望可以为A2N后续的发展提供技术支持。

 

明确流程和分工

 

1月23日晚上,深圳某互联网公司“90后”产品经理火火加入了“三群”。名如其人,火火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

 

进入“三群”后看到的场面让她有些傻眼,“不断有谣言被贴进来,群内两三百人都在七嘴八舌地讨论,但没人组织,比较混乱。”作为产品经理,火火日常就习惯了对接各种需求、擅长解决问题,因此,她在群里号召,“大家把自己困惑的问题先记录下来,再统一组织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天深夜,急性子的火火跟杨慧杰商量,自己先来组织“三群”。她拉来群里最活跃的三个人作为协调员,根据各自的职业属性和擅长领域分配了任务。一个在房地产公司做人力资源工作的男生负责搭建群内的组织架构;一个做事细致的女生负责调研群里志愿者的职业背景、期待承担的工作;另一个女生负责规划辟谣内容涉及的板块。“相当于让他们对架构、人员、内容作一些初步设想和梳理。”

 

第二天正是大年三十,一大早,火火和三位协调员就聚在群里开了个小型会议,会议成果是,明确了辟谣内容,主要针对新冠肺炎的科普、辟谣、捐赠信息、文献翻译、实时疫情等五个方面;明确了信息发布流程,分为谣言的收集、求证、发布三个步骤,分别选派专门的人来负责。

 

三群讨论的成果很快被其他各群借鉴,几位群主决定,将三组总结出的五大信息确定为五个内容组,五个群分别选择自己的内容重心,同时单独开辟出志愿者统筹组、调研组、发布组等为内容组提供服务。各组成员排班明确,每人值班一至两小时,既保证不遗漏重点信息,也不为假期增添过多的负担。

 

2月2日夜里11点多,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乐子还在带领群成员不断进行辟谣工作。只要有一条疑似谣言被发进群中,立刻有人会被“@”,后者会迅速对接、查证,将相关可对信息进行证实或证伪的链接发入群中,有资源的其他成员会帮助核实,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A2N的辟谣公众号。

 

优化辟谣规范

 

通过几天的摸索,辟谣小分队在不断优化着辟谣规范。火火告诉新京报记者,“第一优先级是联系当事人本人,打电话去求证;如果联系不到就去看官媒,相信政府网站和人民日报、央视这样的官方媒体;第三再去看一些具有权威性的意见领袖发布的信息,每一步我们都要写清来源。”

 

1月29日晚间,微信朋友圈里流传一段视频,一位男子在顺丰速运营业点,声称自己拦截了一批N95口罩叫卖。火火的一位朋友刚好在当地顺丰公司工作,她向朋友询问,了解到并无此事,是视频中的男子自导自演。第二天,盘龙公安局也发布警情通报,称该男子在寄件期间看到营业厅内摆放的口罩,编造虚假视频上传,已进行处罚。

 

1月31日,网上有传言称,武汉市第八人民医院扩充了大量病床,让找不到床位的患者尽快过去。辟谣小分队的一位志愿者刚好认识相关负责人,他打电话核实后确认是假消息,对方表示,要赶紧辟谣,“否则八院要瘫痪了。”

 

获取了这些辟谣信息后,文档组的志愿者会将其录入文档,随后由发布组的志愿者同步在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平台上。2月1日,网站“A2N实时疫情平台”上线,他们的发布渠道也更加多元。


“A2N实时疫情平台”首页。

 

一位媒体朋友告诉他们,要警惕一种具有“时效性”的谣言。疫情变化迅速,有些政策在头一天还是传闻、谣言,但第二天就真的启动了。“对于这种信息,我们在辟谣时要标记日期,否则过了那个时间点,辟谣也成了谣言。”火火说。

 

也不是所有的谣言都能被“辟谣”。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辟谣小分队“内部日报”显示,截至2月1日24时,例行信息收集累计274条,当日(2月1日)新增谣言33条,完整辟谣求证9条。” 火火透露,正常情况下,辟谣率在60%左右。


目前,辟谣小分队正努力的扩大传播范围,“就算我一篇文档浏览量有100万,但这100万可能只是年轻人,老年人、偏远地区的人,他们认知仍然是不够的。”杨慧杰说。

 

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编辑 王婧祎 校对 李立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