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21:09:46新京报 记者:刘佳奇 编辑:李铮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古驰之后,圣罗兰坐稳开云集团第二把交椅

2020-02-14 21:09:46新京报 记者:刘佳奇

新京报讯(记者 刘佳奇)2月12日,开云集团公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年度财报。2019年,开云集团总营收首次突破150亿欧元,达158.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207亿元。与上年相比,总营收增长约16.1%,增长率有所下滑。

 

财报显示,期内开云集团毛利润约111.8亿欧元,增长15.5%;营业利润约47.8亿欧元,增长19.6%;净利润约23.9亿欧元,同比下降37.4%。开云集团表示,净利润出现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是2019年向意大利税务局补缴12.5亿欧元税款,并且2018年剥离彪马获得了11.8亿欧元收益。

 

资料显示,开云集团总部位于法国,经营范围涵盖时装、皮具、珠宝和钟表等,旗下拥有古驰、圣罗兰、葆蝶家、巴黎世家、亚历山大·麦昆、宝诗龙等13个品牌。目前,开云集团总市值约731亿欧元。

 

财报发布当天,开云集团股价上涨约5.9%。开云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Francois-Henri Pinault表示对集团中长期的增长充满信心,“我们正专注于发展现有品牌,坚持执行相关策略并创造价值。”

 

 

古驰营收达96.3亿欧元,增长16.1%

 

分品牌来看,2019年古驰营收达96.3亿欧元,增长16.2%,占总营收的60.6%;圣罗兰营收达20.5亿欧元,增长17.5%;葆蝶家营收达11.7亿欧元,增长5.3%;在巴黎世家、亚历山大·麦昆的带动下,其他品牌营收达25.4亿欧元,增长20.3%。

 

分渠道来看,2019年开云集团线上销售额增长了22.6%,批发及分销等其他业务增长了10.4%。另外,第四季度的直营门店销售额增长12.3%,在日本以外的地区均录得双位数增长。

 

分地区来看,尽管亚洲一些地区的局势影响了销售业务,但2019年开云集团在亚太地区(除日本)的销售额仍然增长了20.4%。此外,开云集团在西欧地区的销售额增长13.7%,四个季度均呈双位数增长。

 

其中,古驰在亚太地区(除日本)的销售额增长了22%,远高于其他地区的增速;圣罗兰的销售额在亚太地区(除日本)增速达13%,低于西欧地区(17%)和北美地区(23%);葆蝶家的销售额在亚太地区(除日本)呈负增长,下降3%;其他品牌在亚太地区(除日本)的销售额增长39%。

 

目前,亚太地区最重要的中国市场正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Francois-Henri Pinault表示这类不确定性因素,不会动摇开云集团在奢侈品行业的地位和基本状况,“中国正面临充满挑战的时期,我们要再次表达对所有同事的支持和对中国人民的声援。”据悉,开云集团已向湖北省红十字会基金会捐赠人民币750万元,帮助受新冠肺炎疫情波及的人群。

 

占总体营收的12.9%,开云期许“黑色的”圣罗兰崛起

 

 

2019年财报显示,圣罗兰的营收仅排在古驰之后,占总体营收的12.9%,并且保持较高的增长水平,增速超过古驰。有分析指出,目前开云集团对于古驰的表现过于依赖,而古驰的增速似乎遇到瓶颈,开云集团需要另外一个能立即引发积极效应的品牌。圣罗兰或许可以担此重任。

 

圣罗兰(Saint Laurent)成立于1961年,以高定时装起家,设计并销售男女成衣、皮具配饰等。1999年,圣罗兰被开云集团收购,2008年,圣罗兰旗下的YSL美妆业务被分拆给欧莱雅集团。圣罗兰现任创意总监是Anthony Vaccarello,服装设计经常运用黑金、亮片等元素,突出年轻活力和时代精神。

 

2016年,前任创意总监Hedi Slimane投奔LVMH集团之后,圣罗兰曾一度陷入行业的质疑中。不过,Anthony Vaccarello的表现并没有让人失望,圣罗兰至今仍然是备受称赞的“最巴黎”的奢侈品品牌。圣罗兰2020春夏时装秀在艾菲尔铁塔下举行,上百个灯柱装饰着T台,Vaccarello大胆运用多种材质和夸张的裁剪展示女性神秘又独立的魅力。Vaccarello表示,“它(圣罗兰)总是黑色的,总是性感的。”

 

事实上,开云集团在财报中已经表示了对圣罗兰具体的期许,将年销售30亿欧元作为下一阶段的里程碑,具体措施包括继续在中国增加知名度,扩张门店,渗透更多用户群体。另外,圣罗兰的在线业务以及旅行零售处于早期阶段,需要继续提升相关业务的贡献。最重要的是培养圣罗兰的品牌辨识度,发挥旗下所有产品类别的潜力。

 

新京报记者 刘佳奇

编辑 李铮 校对 李世辉

图片 开云集团官网截图、圣罗兰官网截图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