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警校生,想和公安民警一起在一线战斗。”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陈自豪是湖北荆州石首人,在这个寒假,他目睹了新冠肺炎在家乡肆虐。“在家里坐不住,我和三个发小儿到石首市公安局笔架山派出所报到,希望为城市做点事儿。”

 

受疫情影响,各地高校延迟开学。和陈自豪一样,一些首都高校学子虽然尚未返京,但已经在各自老家加入了抗击疫情的队伍中,其中不乏新生代“00”后。利用医学和英语专业背景翻译病例、通过“连线直播”帮医务人员孩子补习……他们正在利用所学的知识,提供高效专业的服务。近日,5位大学生向记者讲述了他们抗击疫情的故事。


警校生在卡点执勤,帮助居民查体温。受访者供图


警校生跟着民警上一线

 

今年寒假,陈自豪本应在家准备司法考试,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湖北省疫情形势严峻,荆州也未能幸免。“我从小长大的城市正在遭受苦难,我得尽力帮一下。”陈自豪下了决心。

 

陈自豪和“发小”从小就想当警察,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分别考上了中国公安大学和湖北警官学院。4位大学生一合计,直接去了派出所报到。在一线警力吃紧的情况下,民警看到他们表示欢迎,同时也提醒这些“预备警官”,一定要注意个人安全。陈自豪说,此后陆续有7名警校生来到派出所当志愿者,11人成立了“临时团支部”。

 

“巡逻防控、卡点驻警、盘查劝返……民警带着我们,他们做什么,我们也一样。”陈自豪说,此次,广东医疗队和与海南医疗队联合对口驰援荆州市,警校生的任务之一就是在援鄂医疗队驻地守卫。

 

广东医疗队到达那天,警校生帮着搬运生活必需品。一位民警特别认真地对大家说,咱们一定要照顾好医务人员,他们不辞辛苦远道而来,是湖北百姓的“救命恩人”。听了这话,陈自豪心酸和感动都涌了上来,也感到肩负的责任很大。

 

在卡点驻警时,陈自豪每天站岗7个小时,其间需要不停对路人盘查劝返。“石首已经封城了,街面上空荡荡的,但有些市民每天都想出来,我们会耐心跟大家沟通,把道理说透,说这样会造成人群密集,有传染风险。”陈自豪觉得,只要工作方式对了,市民们是通情达理的。“大家有困难,我们尽量帮。有一位老奶奶还给我们点赞,说年轻大学生水平确实高。有她的理解,我们感觉一天的疲惫都不算什么。”

 

虽然有点担心,但陈自豪的行为还是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他的妈妈是教师,也到社区去当了志愿者,每天入户量体温。“这几天石首实行配给制,她每天帮社区买菜,再发给各家各户。”陈自豪说,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帮城市渡过难关,“我们希望春天早点到来。”

 

熬夜为WHO翻译急需病例

 

寒假的一天,北京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研究生木尼热·阿不力米接到了一个“紧急来电”。电话来自高翻学院曲强老师,世卫组织驻华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找到他,称目前急需把国内一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典型病例翻译成英文,提交世卫组织和国际医疗专家使用。


“我本科是学临床医学的,有医学专业背景,当时部分考试就是英文测试,所以老师首先想到了我。”很快,包含曲强在内的4人翻译小队集合完毕,木尼热领到的任务是翻译四篇病例。“别看只有5000多字,但翻译得很艰难。”

 

木尼热说,病例中的“症状描述”和“治疗方案”翻译起来相对简单。但“查体”的翻译很复杂,“查体”相当于把病患从上到下检查一遍,存在的问题和正常的情况都要写清楚。“比如‘口唇无发绀,咽无充血,双肺叩诊清音’等一长串查体内容,中文有模板,但是翻译成英文时没有任何参考,需要一个词一个词查正”。她说,遇到疑点难点时,小组成员会在线讨论,确保遣词造句准确通畅。

 

在治疗方面,一部分用药是中药。“我们翻译给外国医疗专家看,直译中药名字没有用,还得把药效和用药目的写明白,这也增加了工作量。”木尼热说,相较于其他翻译,医学专业翻译需要特别严谨,不能有偏差和误译。“我们翻译后,交给老师审稿再修改,连轴转忙乎了10个多小时。最终定稿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由于自己的父母就在新疆的医院工作,木尼热从小耳濡目染,特别能体会医护人员的辛苦。“如果我没有‘转行’学习翻译,这次很可能与他们并肩在前线战疫。不过能作为翻译人,为国际医疗团队帮上忙,算是弥补了我的遗憾。”

 

木尼热在湘雅二医院实习。受访者供图


“我们是家教,也是朋友”

 

“网课效果怎么样?有没有不懂的问题?”分别位于山东、福建、江苏的三位农大学生,和湖北的高二女生建了一个微信群。在未来的日子里,大学生不仅将成为小学妹的“家教”,还将成为她的朋友,分享她的心事。

 

最近,中国农业大学响应号召发起了“农大学子与抗疫一线医务人员家庭手拉手”的活动。活动服务对象包括援助湖北医疗队、定点医疗机构、24小时发热门诊的医务工作者及家属。多个志愿者对接一个家庭,将开展心理援助、线上助学、亲情陪伴等工作。学校特意安排3个志愿者对接一个医护人员的孩子,兼顾文理科的需求。


中国农业大学大一学生朱佳音是位00后,她对接的女孩家长在湖北省随州市中心医院工作,女孩提出的补课需求是历史、政治和生物。“刚开始建群时,小学妹有点拘谨,不太爱讲话。我和志愿者沈芳铭、高源和她聊聊家常,分别介绍了自己的经历。我们告诉她,除了学业问题,如果有高考专业选择、学校选择的问题,或者生活上心理上的问题,也可以随时和我们说。”朱佳音说,大家很默契地没有问女孩个人和家庭情况,“希望一步步熟络起来后,她愿意主动同我们讲。”

 

女孩后来向哥哥姐姐们坦言,现在上网课,老师照看不到每个同学,自己确实容易“溜号”。另外,自己在家里自习的时候,自制力不够,总是贪玩。

 

“现在很流行B站直播学习,up主直播自己学习,大家可以进直播间,被网友看会有一种被监督、督促的感觉。看直播的人也会被激励,去学习。咱们可不可以连线一起学习?”朱佳音提出了建议,女孩很痛快地答应了。四个人决定,每天分三个时间段,在女孩自习的时候“连线”学习。“这个方式很有效,昨晚她做作业的时候正好遇到不会做的数学题,高源及时帮她做了讲解。”

 

了解到女孩教材和自己高中所用的一样,朱佳音特别整理了高中用的提纲、对学历史有帮助的书单等,给女孩发了过去。“现在很多医务工作者前往一线抗击疫情,我们希望为他们免去后顾之忧,陪伴他们的孩子共同成长”。

 

志愿者备课,通过视频为医务人员的子女补课。受访者供图


翻译标准 口罩型号信手拈来

 

家在山东的北外学生孙琳也一直关心疫区情况。在朋友圈,她得知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应急保障组受捐了一批海外物资,但这些口罩、防护服、医疗设备的标准和使用方法急需翻译成中文,通过中外标准对照,判断是否可以医用。

 

她加入了一个志愿者翻译大群,这里有会英语、日语、韩语和其他小语种的志愿者。“群友有大学生、高校的外语老师、医务工作者和翻译。”入群后,孙琳担任英语群中审校组责任人。校审组要对翻译组的翻译稿把关,确认专业用语使用是否准确,完善语言表达。

 

因为翻译组翻译需要时间,审校组接到任务经常是晚上或者深夜。但志愿者都很热心,主动报名分担审校任务,尽量不让翻译任务“过夜”。一些在国外的志愿者告诉孙琳,如果深夜有急活儿,可以联系他们完成。

 

虽然自己是英语专业,但孙琳坦言,最开始拿到20多页的编译稿,感觉挑战很大。“比如防护服标准中的hydrostatic(静水压) 、aerosol(气溶胶)等词汇都很专业,经常要翻看中英医学大词典,挨个词确认,大家协力合作也得忙上三个小时,后来,志愿者会把整理的词语对照表发到群里和大家共享。现在,很多医学名词和国际上常见的口罩型号,我都可以信手拈来。”

 

保障组一位工作人员后来在群里说,由于志愿者的翻译,保障组及时发布了“关于采购或捐赠防疫医用耗材有关事项的公告”,为海外防疫医用耗材采购提出了清晰的标准和指引。“公告中有一个防疫医用耗材国内标准及国外标准对照表,明确了捐赠的口罩、隔离面罩等需要符合什么标准。”

 

孙琳说,这些天看新闻,让她印象特别深的一句话是“2003年非典时,全世界一起保护90后,2019年新冠肺炎,这次换我们90后保护全世界”。“我作为一个90后,虽然不能保护全世界,但还是希望能够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为疫区做出贡献。”


志愿者协助翻译校对海外捐助物资标准。受访者供图

 

外语“接线员” 帮在京外籍人士翻译

 

1月31日,北京市外办发布《致在京外籍人士的公开信》,对社会公布多语服务渠道和联系方式,其中一种方式就是12345市民服务热线。北京多语言服务中心与110、120、12345等服务热线建立了对接,通过三方通话的形式,为热线提供英、法、德、俄、西、日、韩、阿等多语种翻译服务。

 

李巧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大四学生,今年寒假,她就在中心做志愿服务,做英语翻译。“值班之前,我特意收集、学习了疫情外语新闻,了解专业词汇。正式上岗时,的确接到了一些关于疫情的电话。”

 

在电话中,一些在北京的外国人询问,从哪些官方渠道能获取疫情相关信息。还有一位美籍男子反映,自己出现喉咙痛等上呼吸道症状,但不敢去医院,想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要做的不是提供建议,而是把国籍、名字、联系方式等关键信息问清楚,把他们的诉求快速准确翻译给12345服务热线的坐席人员。最终,这些外籍人士的问题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得到解决,能参与其中尽一份力,我觉得很有意义。”

 

李巧梅说,在值班的日子,她要保持手机24小时畅通。“外籍人士可能在很晚的时候拨打电话,我要确保及时接听并翻译。”

 

新京报记者 张璐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