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3 21:26:18新京报 记者:王子扬 编辑:李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造假高手、资本玩家……瑞幸咖啡高管们“元气满满”?

2020-04-03 21:26:18新京报 记者:王子扬

瑞幸咖啡自爆22亿元财务造假一事引发轩然大波,该事件的主要责任人——瑞幸咖啡首席运营官(COO)刘剑成为热议者。这位神州系元老级人物参与了瑞幸咖啡迅速扩张、上市的全过程,现在则成了造假事件的“罪魁祸首”。

 

整体来看,瑞幸咖啡的发展离不开神州系,董事长陆正耀、创始人钱治亚也凭借瑞幸咖啡一度造就新的财富神话。而与陆正耀组成资本铁三角的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也在这场资本局中长袖善舞后选择“后撤”。

 

事件发生后,4月3日中午12时许,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还在朋友圈发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瑞幸咖啡的高管们现在真的还能“元气满满”吗?

 

刘剑:神州系元老卷入财务造假

 

瑞幸咖啡本次财务造假事件,将COO刘剑推到了风口浪尖。作为极少参加公开活动的瑞幸咖啡高管,刘剑最为人熟知的一次亮相应该是发布小鹿茶。2019年9月3日,刘剑在那场媒体沟通会上宣布,将对小鹿茶进行分拆,成为独立运营的品牌,在门店设计、LOGO、代言人等方面,都进行了全新设计。


 

按照瑞幸咖啡招股说明书的介绍,刘剑2005年6月获得中央财经大学劳动和社会保障专业学士学位,自2018年5月起担任首席运营官,2019年2月起担任董事。此前,刘剑长期在神州租车工作,2008年至2015年,先后担任汽车管理中心副主任、产量管理负责人;2015年至2018年,担任神州租车的收益管理主管。

 

刘剑在瑞幸咖啡中的地位,财经作家沈帅波的《瑞幸闪电战》一书中曾透露这样的信息:刘剑负责监测每日的公司运作,并直接报告给首席执行官,需要全面负责公司的市场运作和管理,同时参与公司整体规划,完善公司运营管理等。刘剑称:“简单来说,与收入、成本相关的事物我都要管。我要监控所有部门运行的指标,包括效率指标、财务指标。”

 

然而,这位神州系元老级人物在瑞幸咖啡并未持有任何股份,只拥有47408股期权,期权行权价格为0.1美元,行权期限为10年。

 

从时间来看,自2018年5月起担任首席运营官的刘剑,参与、见证了瑞幸咖啡迅速扩张、上市再到谋求多元发展的整个过程。但瑞幸此次的公告披露的2019年第二至第四季度高达22亿元的财务造假事件,将刘剑的另一面公之于众。

 

瑞幸咖啡的公告已将刘剑指为主要负责人。瑞幸咖啡内部信也透露,公司涉嫌财务数据造假正在内部调查,目前相关当事人已停职,公司保留进一步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公司已安排其他管理者接任停职人员原负责的工作,并将尽全力减少此次事件的负面影响。

 

钱治亚:一手拉起瑞幸的创始人

 

说到瑞幸咖啡,同样出身于神州系的CEO钱治亚是绕不过的角色。这位在大多数场合充当瑞幸咖啡发言人的“铁娘子”,拼出了一个真人版的“杜拉拉升职记”。


 

作为创始团队成员,钱治亚在2007年神州租车创立之前即已加盟公司,跟随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创业打拼十余年,离职前担任神州优车集团COO。作为神州优车的COO,钱治亚被称为“运营一姐”,操盘着整个集团的业务运营。

 

2017年11月8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钱治亚因个人原因离职。之后,钱治亚创办了瑞幸咖啡,意在依托运营经历打造全新的咖啡业态。钱治亚虽然从神州优车离职,但仍租用神州优车总部办公室办公,而这个总部还有一家100多平方米的瑞幸咖啡店面。

 

作为默契搭档,陆正耀在钱治亚从神州辞职时写下了一封措辞恳切的欢送信:我代表神州的小伙伴,感谢治亚的一路陪伴,本着公司开放包容的企业文化,对她的创业决定,我由衷地理解,并愿意鼎力相助,为她打call。而后,陆正耀也以实际行动来表明支持——成为瑞幸咖啡董事长,为瑞幸咖啡投资。

 

离职创办瑞幸咖啡,让钱治亚快速写就了新的造富故事。瑞幸咖啡2017年成立,9个月成为新晋独角兽,2019年5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42岁的钱治亚也以57亿元财富首次登上胡润百富排行榜。

 

陆正耀与铁三角:资本局参与者

 

瑞幸咖啡的发展过程中,各路资本的支持不可或缺。陆正耀“出人出力”全面支持,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连续加注瑞幸咖啡A轮和B轮融资,将其估值抬高至22亿美元。三人也被视为这场资本局中的“铁三角”。


 

对于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钱治亚201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我出来独立创业,陆总(陆正耀)不但投资我们,还借钱给我,我不擅长资本,陆总做董事长可以在战略和资本上帮我们把把关,公司现在跑得非常快,这样我可以更专注于业务和运营。”

 

有业内人士称,陆正耀也是瑞幸咖啡背后的实控人,掌控全局,负责解决早期资金问题和内部管理;刘二海和黎辉负责更高层面的外部资本运作。

 

从瑞幸咖啡上市后的股权结构来看,当时陆正耀持股30.53%,为最大股东;创始人钱治亚占19.68%,位列第二;Mayer Investments Fund持股12.4%;黎辉代表大钲资本、刘二海代表愉悦资本分别持有11.84%和6.75%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Mayer Investments Fund控制人为陆正耀的姐姐Sunying Wong,二人合计拥有公司42.93%的股权。而瑞幸咖啡在1月8日更新的招股书显示,瑞幸的实际控制人陆正耀和钱治亚已分别将他们持有的瑞幸股份抵押了30%和47%。全部管理层质押的股份数量甚至超过了瑞幸在2019年5月IPO和2020年1月配售的总股份。

 

实际上,大钲资本在瑞幸IPO时拥有1.89亿股B股,占比14.79%,具有14.08%的投票权。2020年1月8日,其减持了3840万股,持股比例下降至12.15%,套现2.3亿美元。大钲资本当时表示,减持后已收回当初对瑞幸的投资。而近期黎辉及大钲资本继续“逃跑”,抛售4400万股瑞幸股票(ADS),持股比例下降到8.59%。随后在3月27日,刘二海辞去瑞幸咖啡审计委员会委员职位。铁三角在这场资本游戏中,有两位相继后撤。

 

新京报记者 王子扬 摄影 王子扬 图片来源 资料图片

编辑 李严 校对 杨许丽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