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7 02:31:3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王志彬:高性价比让更多人天天学英语

2020-09-17 02:31:37新京报


阿卡索与Ascentis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本版图片/企业供图




阿卡索外教老师

  新冠肺炎疫情突袭,加速了在线教育的普及。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在线教育,尤其是在线少儿英语教育也将面临更多竞争。

  “从在线教育的发展历程来看,它是在慢慢升级的,需求也越来越明细化,对产品质量的追求会越来越高。”在线教育机构阿卡索创始人王志彬表示,阿卡索锁定的是大众市场,通过运营能力提升,可以把课程价格压到很低,即平均一节课不到20元的价格,让用户可以天天学英语。

  向用户开放外教资质查询渠道

  新京报: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市场竞争很激烈,阿卡索进行了哪些探索?

  王志彬:阿卡索是2011年成立的,一直专注在真人外教1对1在线英语培训领域,到目前为止,每年依然保持高速的增长。

  激烈的竞争中,阿卡索在差异化和性价比上进行了深入探索。在线英语教育在一线城市的渗透率约25%,市场逐渐趋向饱和,而我们主打的三四线城市,渗透率不到5%,还有大概五年的发展周期。受疫情影响,进入在线教育的企业越来越多,竞争加剧,新入场企业的门槛也会越来越高。通过近九年的迭代,我们现在无论是师资、课程、技术还是服务都已成体系,形成了一定差异化的壁垒。

  我们主打三四线城市,要做的是以高性价比覆盖到更多人。一直以来,阿卡索锁定的是大众市场,通过提升运营能力,把课程价格压到很低,即一节课平均价格不到20元,让用户可以天天学英语。

  天才是重复一件事情最多的人,加上遗忘曲线的学习规律,必须不断重复学习,效率才能更高。阿卡索的优势就是可以帮助学生做到天天学英语,让用户可以真正做到高频学习,这是阿卡索最大的探索。

  新京报:阿卡索如何来保证外教的教学质量?

  王志彬:阿卡索目前有一支专业优质的国际外教团队,在外教团队的建设上,阿卡索属于这个赛道上的先行者之一。

  我们通过几年努力,让上万名外教成为公司正式员工,因为成本原因,这在行业内是很少见的。我们把外教全职化,是因为老师对平台和用户需要一个认知沉淀的过程。

  在我们公司,产品不纯粹是提供外教,还有很好的学习理论。老师要懂平台的学习理论、教材、IT体系、客服语言,懂用户标签,这样才可以提供完整的服务,而且老师在一个平台待的时间越长才会教得越好。

  阿卡索的外教来自世界各地,我们对老师的定义是要能教英语,而不仅仅是能说英语,我们更看重有兴趣且要成为专业的国际老师的人,而不是兼职。

  我们始终认为,有证的才是外教、没证只是陪聊。阿卡索的外教均持有TESOL等国际教学资格认证,其中外教TESOL证书均是由英国权威发证机构Ascentis考核、认证及颁发。Ascentis作为英国权威机构受英国OFQUAL(英国资格认证和考试管理办公室)监管。我们与Ascentis开展了关于TESOL的相关合作,都有完整的流程文件、合同等可供佐证,而且在英国OFQUAL官网,也可以查询到Ascentis机构监管认证的备案号,其所颁发的证书具备权威性。目前,阿卡索已对用户开放外教资质查询渠道,保障教学质量。

  优胜劣汰的关键制胜点是“管理效率”

  新京报:目前在线教育公司普遍处于亏损状态,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王志彬:如今,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在不断扩大,市场入局者越来越多,不少企业为了获得更多市场份额,不惜持续用烧钱来抢占市场,时间一长,公司整体运营成本过高,就容易出现亏损状态。尤其是处于初创阶段的公司,大部分都在烧钱。

  广告成本、日常运营成本,包括技术运维、渠道维护等,都可以看做是获客成本。而获客成本是企业发展过程中无法忽视的,按照当前的行业发展来看,高获客成本的现象将会一直持续。

  行业普遍亏损其实是效率问题,很多公司围绕生产链条中的营销端,通过不停打广告赚取品牌溢价,但其实这个模式的核心不在下游而在上游,供应端的课程、师资效率提上来,能带来更多的用户和转介绍。这些业务在国外和传统线下一对一业态中绝大多数有净利润,对标到线上却不盈利,是因为品牌投入太大,效率降低了。所以在行业发展过程中,优胜劣汰的关键制胜点是“管理效率”,通过管理优化产品与服务质量,获得用户认可,从而降低获客成本。

  阿卡索在发展过程中没有那样烧钱,我们认为不可能永远只靠着砸广告来获客。这几年,我们的现金流都是很健康的。阿卡索通过引进全球先进企业管理模式,包括大数据管理,迭代机制的优势,始终保证运营上的持续健康发展。

  新京报:今年新冠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让在线教育迎来爆发式增长,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您认为在线教育是否还能持续保持热度?

  王志彬:疫情加快了人们对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这是毋庸置疑的。其实,我们从在线教育的发展历程来看,它是在慢慢升级的,需求也越来越明细化,对产品质量的追求会越来越高。

  这次疫情也给了教育一个思考,以前线下教育很多时间都浪费在交通上,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未来大家会更重视在线教育,特别是一些线下教育机构,他们自己也意识到要去改变。

  在线教育消费升级需要个性化服务

  新京报:您认为在线教育应该如何留住用户,将流量变“留”量?

  王志彬:对于用户来说,优质的教学内容、专业的师资团队以及价格是留下的关键因素;对于企业来说,满足这些因素则需要在精细化管理、高品质运营上发力,这也是阿卡索一直在做的事情。

  阿卡索在师资和产品上优化迭代,并通过数据系统降低管理成本,提高管理效率,在产品价格上占有优势,让更多的中国学生受益。

  值得说的是,在线教育的消费升级,需要个性化的服务,但是现在的一对一还不是终极业态。个性化里太多变量了,未来阿卡索还要贴很多标签,以用户需求为中心,不断迭代和发掘个性化教育方式,加大AI技术的投入,构建更高效的培训体系,培养孩子的良好学习习惯,让孩子既能够享受到互联网的便利,又能高效学习。

  新京报:随着5G和AI等技术的发展,在线教育有望再驶入快车道。您认为AI可以怎样赋能教育?

  王志彬:我是量化投资出身,以我过往经验来说,金融行业也经过很多科技的赋能。在对冲基金领域里面,当时我们8个人管理200多亿的资金,相当于做了传统基金200人的工作。8个人如何做到200人做的事?就是因为科技沉淀了大量数据,在对冲基金行业里数据的沉淀已经很成熟了,它经历了20年以上的数据沉淀,10年以上的算法研究,经历过技术升级,最后机器取代了人类,产出很好的效果。

  回过头来看教育,教育沉淀的数据相对来说比较少。为什么在同样的课堂里,学生的接受能力不同?其实,这些个性化特点,可以透过算法沉淀数据,透过大数据分析经验和数据处理能力,分析每一个学生的学习路径和习惯,总结出学生的学习特点和改进方案,让学生的学习更有兴趣和动力,帮助学生高效学习。

  可以预见的是,5G的来临,可以让教与学的交互体验会更好。比如我的母校帝国理工学院,现在教授上课已经可以做到全息互动,这种即时互动应用到在线教育上,就会是很大的推动助力。

  新京报记者 苏季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