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7 02:33:00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孟剑锋 在0.6毫米厚的银片上錾刻上百万次

2020-09-17 02:33:00新京报


孟剑锋参与制作的APEC国礼——“和美纯银錾刻丝巾果盘”。


  孟剑锋

  全国高级技工,2015年被评为首批国家级“大国工匠”,是工艺美术界唯一获评的“大国工匠”。现任北京工美集团旗下北京握拉菲首饰有限公司高级技师。从事工艺美术行业27年,擅长制作贵金属工艺摆件。

  APEC会议国礼“和美纯银錾刻丝巾果盘”、“一带一路”峰会国礼《梦和天下》、北京冬奥徽宝……这些艺夺天工的作品,都诞生于北京工美集团握拉菲首饰有限公司高级技师孟剑锋之手。在工艺美术行业从业27年,孟剑锋凭借錾(zàn)刻工艺,被评为工艺美术界唯一一位“大国工匠”。

  采访那天下着小雨,屋外很凉爽,但室内热火朝天。握拉菲首饰公司的铸造车间没有空调,孟剑锋忙着把烧好的模具从700℃高温的炉子里取出来放进铸造机器中,将液体黄金浇铸进模具里。记者旁观了几分钟,汗如雨下。

  “这是失蜡浇铸,也叫精密铸造,是一种古法铸造工艺。”孟剑锋说,精密铸造在整个作品中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所以即使已经带出了不少徒弟,铸造环节仍需他亲自把控,“活儿多的时候基本上一天都得在车间。”

  虽说已经有了现代化的机械制作,但孟剑锋还是偏爱手工制作。他认为两者的差别颇为细微,且只可意会。“机械做的全都一样,没有灵气。手工作品透着制作者的心血。”孟剑锋又顿一顿说,“味道不一样。”

  从钳工转行首饰加工

  1993年,19岁的孟剑锋进入北京握拉菲首饰有限公司,学习首饰加工。在此之前,他在北京长毛绒厂学了两年的钳工。

  孟剑锋11岁时,父亲因车祸去世,母亲在工厂食堂工作,靠着微薄的收入养活他和妹妹,家里经济很困难。孟剑锋初中毕业后就不愿再上学,“想找个工作,学门手艺,早点儿挣钱养家。”

  母亲托街坊帮他在北京长毛绒厂找了份临时工作,学钳工。两年间他把锯子、锉刀等基本功练得扎实。没想到,这段经历为后来干工艺美术打下了基础。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说北京一家做首饰的公司正在招工。“小时候我就喜欢动手做一些小玩意儿,就想着这可是个能满足自己爱好的工作。”这家公司就是北京握拉菲首饰有限公司的前身——北京握拉菲装饰品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一家具有黄金成品加工资质的中外合资企业,主营各种机械类和手工类的首饰加工。

  第一次参加面试,那些从意大利引进的原装首饰加工设备“震”住了孟剑锋。“厂里还有很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级的人才,当时我就想,要是能在这儿工作多好啊。”因为有钳工基础,孟剑锋很幸运地通过了面试,被分配到了二楼镶嵌车间,学习“执模”。

  “执模”包括对工件的整形、锉削、焊接、打磨等,主要就是修补工件的缺陷,为下道工序做好准备,在首饰加工中是一道非常重要的工序。“执模的工艺要复杂得多,也有更多可学的,我一下就迷上了这份工作。”

  苦练一年半锉刀基本功

  在“执模”岗位上,师傅教给孟剑锋的第一个基本功,是使用锉刀。孟剑锋原本以为,自己干过钳工,使用锉刀已经轻车熟路,跟师傅学用锉刀还不是“小菜一碟”。可真上手学,他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

  钳工用的是大锉刀,首饰加工用的是小锉刀,这两种锉刀从拿刀的手势、方法,到用刀的角度、力度都不一样。师傅很耐心,但也很严格,手把手地教他,一丝不苟。

  刚开始还挺新鲜,可是时间一长,孟剑锋就觉得枯燥了。镶嵌车间有很多工艺,每个师傅手里的活儿都不一样,做出来的作品也是五彩纷呈、多种多样,这让他看得心痒,想早点做出一件属于自己的作品。细心的师傅察觉到了他的烦躁情绪,告诫他,从事工艺美术行业必须“耐得住性子,才能出得了好活儿,成得了大事儿”。

  这句话在孟剑锋心中扎了根。那以后,他踏踏实实地跟师傅学习手艺。下班了,车间里总有一盏灯亮着,那是他仍在练习。

  “学手艺,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师傅愿不愿教你,得看你是否真的在学。”孟剑锋一直谨记这个道理,在师傅眼里,他勤奋且有天赋。苦练一年半的基本功后,一天师傅突然给了他六七块祖母绿,让他试着给客人做出一条手链来。

  孟剑锋很兴奋,拿到原材料就开始查阅资料、构思。客人对手链的样式没有具体要求,这给了他很大的空间。画草图、动手干,一个星期后,他做了一串蝴蝶手链。样式不错,做工也比较精细,尤其是镶嵌祖母绿的底托,他采用了不常用的双架身样式,既牢固、又美观。“车间的师傅们看了都说好,我师傅看了也说不错。这可是我第一次得到师傅的夸奖,心里别提多美了。”

  机缘巧合开始学习錾刻

  在握拉菲,师傅们各有绝活。当时车间里一位老师傅会錾刻手艺,平常主要负责处理首饰上的一些小细节,工作并不起眼儿。

  有一次,这个师傅给客户制作了一个挂牌,在一张有扑克牌大小的金板上錾了一对龙凤,栩栩如生,特别好看。“没打草图,直接在金板上一次錾刻成功。”老师傅的技艺让孟剑锋一下惊呆了,“没想到这么不起眼儿的手艺,能做出这么漂亮的东西。”

  孟剑锋太想学这门手艺了,就常常看老师傅干活儿。这一留心才发现,老师傅的工具和别人的不一样。他有四五个铁皮罐子,每个罐子都装着上百根錾子,干不同的活儿,用的錾子也不一样。

  孟剑锋总是盯着老师傅干活儿,又不好意思求教。一天,老师傅把他叫到身边,问:“你是不是想学这个?”孟剑锋赶紧说:“太想学了。师傅,教教我吧。”

  “錾刻这门手艺和别的不一样,要先学会做工具,才能干好活儿。你吃得了这苦吗?”

  “没问题,只要能跟您学艺,什么苦我都能吃!”

  錾刻,是我国一项有3000多年历史的传统工艺,所使用的工具叫錾子,上面有圆形、细纹、半月形等不同形状的花纹,工匠敲击錾子,就会在金、银、铜等金属上錾刻出千变万化的浮雕图案。孟剑锋先跟着师傅学做錾子,慢慢又跟着学錾刻。

  “学錾刻,师傅要求今天就练直口錾,一直练到他说好为止,可能一把錾子要练十天半个月。”天天干这个,孟剑锋有点吃不消,回去跟母亲抱怨不想干了。有执着劲儿的母亲却让他坚持了下来,告诉他学手艺就得吃苦,决定做一件事,就不要半途而废。

  孟剑锋也挣扎,“学不出手艺来,将来拿什么吃饭?那会儿我没想着自己20多年后还在干这个,只想着要学一门手艺养家糊口。”就这样,他咬牙坚持了下来。

  从APEC国礼到北京冬奥徽宝

  2000年,握拉菲开始转型以制作奖章、奖牌为主业。新的领导班子鼓励员工创新,孟剑锋花在创新工艺上的时间更多了。

  彼时,“925银”一直占据市场主流,“999银”浇铸工艺还处在“婴儿期”,残次品率极高,所以孟剑锋的第一项创新就是改进足银浇铸工艺。

  他前后花了3000多个小时,用几十千克银料进行了上百次试制,经过反复对比和推算,终于摸索出“999银”浇铸的最佳焙烧温度、最佳化料温度和最佳浇铸速度,使成品率提高了近50%。足银浇铸工艺改制成功后,第一次批量生产的就是2010年北京工美集团设计制作的“世博徽宝”纯银珍藏版,200方纯银“世博徽宝”零瑕疵一次生产成功。

  孟剑锋一直苦练的錾刻工艺也有了用武之地。2014年9月,北京工美集团包揽了APEC三件国礼的设计制作任务,其中包括握拉菲设计制作的“和美纯银錾刻丝巾果盘”,孟剑锋是主要制作者之一。

  APEC会议期间,一些国家元首看到金色的果盘里放了一块柔软的丝巾,会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抓,结果没有一个人能抓得起来,原来这块丝巾是用纯银錾刻出来的。为了做出仿竹编果盘的粗糙感和丝巾的柔美光感,孟剑锋反复琢磨、试验,制作了近30把錾子,最小的一把在放大镜下做了5天。“一把横截面2.5平方毫米的錾子,一共有20多道细纹,每道细纹大约有0.07毫米,相当于头发丝粗细。”

  开好錾子只是完成了制作国礼的第一步。在厚度只有0.6毫米的银片上,有无数细密的经纬线相互交错,在光的折射下形成图案,这需要上百万次的錾刻敲击。不仅下手时要稳准狠,同时也要特别留神,不能錾透了,只要有一次失误,就前功尽弃。

  为了保证按期完工,有人提议用机器铸造底托。“这个建议显然更快、更容易操作,但是用机器做出来的底托特别呆板,没有生命力。”孟剑锋决定全部用纯手工方式编织,直径约3毫米的银丝编织中国结,先要进行高温加热使银丝软化,并需在温度降低、银丝变硬前迅速编织。

  为了编底托,孟剑锋的手被烫出大泡,水泡磨破了,汗水一浸疼得钻心。咬牙坚持奋战了3个月,他手上的水泡变成了厚厚的茧子,食指都变形了,一根手指像两根手指那么粗。他怕影响工作,就用钳子剪去手上的死皮,接着干。

  作为北京冬奥会首款印玺特许商品,北京冬奥徽宝珍藏版由“北京奥运徽宝”原班人马再度设计制作。跨越十余年的两款奥运徽宝,孟剑锋都是主要参与者。

  北京冬奥徽宝珍藏版以黄金为材料,采用古法制金、绳结、制匣、篆刻等传统工艺,每方徽宝重量不低于356克。“奥运徽宝总重500克,冬奥徽宝在规格不变的情况下,要满足不低于356克这样具有吉祥寓意的尺寸与克重,同时保证质量。从钮到方,壁厚最厚0.8毫米,最薄处只有0.6毫米,铸造难度可以说挑战了极限。”

  孟剑锋联合制作团队,以古老的“失蜡浇铸法”为突破口,实现了产品品质与吉祥寓意的平衡。他还加班加点,凭借着二十多年的黄金錾刻经验,最终呈现了金徽宝“千凤一面”的无瑕质感。“北京冬奥徽宝采用的古法制金工艺,能够做到‘手抚表面,无印无痕’。”孟剑锋说,这种工艺蕴含着中国传统的文化精髓,讲究的是眼到、心到、手到,时间、火候全凭匠人的经验,整个过程十几道大的工序,皆为纯手工制作,机械无法替代。

  “要把手艺传承下去”

  最初孟剑锋选择成为一名工艺美术从业者,是为了学门手艺、养家糊口。如今,他已是国家高级工艺美术技师,认为自己最大的责任是将技艺传承下去。“我师傅那代人默默坚持了一辈子,把中国工艺美术技艺传承下来,我要接着往下传承。"

  如今,孟剑锋已经带了十几个徒弟。他选徒弟的方法跟师傅们一样,在干活儿的过程中挑选,开始先教他们一项技艺,然后让他们亲自上手试。这一试,就能看出他们适合不适合学。他常跟徒弟们说,“看一遍不如背一遍,背一遍不如写一遍,写一遍不如干一遍。学习技艺,不能光听、光看,一定要上手做。”教授技艺时,他也是倾囊相授。

  孟剑锋希望徒弟们能精通一两项技艺,同时对其他工艺美术技艺也有所了解。为此,他特别编了一份材料,由于当时不太会用电脑,这份材料全部手写,大约有四五十页纸。现在这份材料由企业专门印制,作为握拉菲新员工入职和日常培训的教材。

  “有的徒弟技术水平都快赶上我了,能带出技术过硬的徒弟,说明我这师傅好啊!”虽然在錾刻工艺里成了“大国工匠”,但孟剑锋不敢说自己是“大师”,“錾刻是极需要基本功的一项技艺,没有尽头,‘三天不练手生’,所以我会一直不停地学下去。”

  匠心暖心

  我觉得工匠精神就是坚持、传承和创新。坚持,要坚持到底才能胜利;传承,就是要把古老的技艺一代一代传下去;创新,则是最好的传承。

  我最满意的一件作品是“和美纯银錾刻丝巾果盘”。錾刻过去仅配合景泰蓝、花丝镶嵌等技艺的制作,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很少有单独使用錾刻工艺制作的产品,了解这门技艺的人不多。全部使用錾刻工艺的纯银丝巾果盘,用传承了3000多年历史的錾刻工艺,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让更多的人了解、喜欢这门技艺。这也算是我的一点儿贡献。

  匠人心语

  1

  你觉得在自己的成就中,最值得珍惜的是什么?

  孟剑锋:珍惜的是那一份坚持,只有坚持才能把事情做好。

  2

  什么时候是你认为最艰难的时候?能够坚持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孟剑锋:学习技艺的过程中能够坚持下去是最艰难的。坚持下去的原因,其一是对工艺美术这个行业和对自己所学的技艺的喜爱,其二是对自己和师傅的一种责任吧,既然学了就要学好。

  3

  你希望未来取得怎样的成就?对于未来有怎样的期待?距离这个目标还有多远?

  孟剑锋:希望未来可以多做一些作品,把自己所学的技艺传承下去,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和技艺。

  4

  在生活和工作中,哪些东西是你一直坚守的?

  孟剑锋:生活和工作上不断地学习,坚持对工艺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追求。

  5

  你还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孟剑锋:希望能够在自己所学的技艺上面不断创新,只有创新才是最好的传承。

  6

  你觉得最大的快乐是什么?

  孟剑锋:每完成一件作品后的那种成就感才是最快乐的。

  A特24-A特25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琳

  A特24-A特25版图片/受访者供图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