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7 20:52:55新京报 记者:张羽 编辑:张树婧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侯桂森:把食用菌带进贫困县的“乡土教授”

2020-10-17 20:52:55新京报 记者:张羽

但用侯桂森的话说,食用菌落地阜平县,最难的就是刚开始的时候

新京报讯(记者 张羽)“教过学生也到各地做过指导,但要说最难忘的,肯定是退休后到阜平从零开始发展食用菌产业”。2015年9月,刚从廊坊技术职业学院退休不过一年的侯桂森受聘成为阜平县食用菌发展专家组组长。对他来说,比起以往的经历,这份邀请背后的担子要重不少。不仅是从零开始发展产业,还关乎到上万户贫困户的收入。经过5年发展,阜平县食用菌产业已覆盖该县13个乡镇140个行政村,群众增收2.55亿元。今天上午,侯桂森来到北京参加了2020年全国脱贫攻坚奖表彰大会。作为阜平县食用菌专家组组长,他也荣获了创新奖。

 

工作中的侯桂森(右二)。受访者供图



退休后发挥“余热”

 

从学员到教师再到专家,侯桂森几乎与食用菌产业打了一辈子交道。他也曾到国内外不少地方指导过技术和产业发展。但要挑出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地方,大概也只有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县——河北省阜平县。

 

2015年9月28日,阜平县召开食用菌大会。会上成立了专家组,侯桂森是其中一员。当时,他刚刚从学校退休一年。在那之前,他是廊坊职业技术学院植物科学系的教授。说起到阜平县参加扶贫的决定,他坦言,当时几乎没有犹豫就立马答应了下来。

 

河北省阜平县地处太行山深处,曾是我国国家级贫困县。2014年初建档立卡时,共有44415户贫困户,贫困发生率达到54.37%。由于山地地形,县内的可用耕地面积很少,产业一直没能发展起来。

 

“(阜平)是我们的革命老区,以前就听过很多的革命故事,而且食用菌也是我的专业范畴,我希望用自己的一些力量能帮到他们。”

 

侯桂森告诉新京报记者,早在2013年,他就曾因为食用菌的事去过阜平县。当时,他到县内的红草河村、马兰村和大连地村帮助村民建设了零散食用菌棚进行种植试验。等到两年后受邀再次回到阜平县时,他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也变重了些。

 

“开始时是最难的”

 

阜平县的食用菌产业可以说是从零开始。

 

在侯桂森看来,阜平县气候温凉、昼夜温差大,而且果树、林木资源十分丰富,很适合食用菌的生长。加上我国南北方食用菌上市的时间差别,市场需求也是存在的。如果这项产业能够落地并不断发展,脱贫增收并不是一件难事。

 

侯桂森为当地农户进行技术培训。受访者供图



但用侯桂森的话说,食用菌落地阜平县,最难的就是刚开始的时候。

 

在食用菌被确定为扶贫产业前,阜平县也曾大力发展过种植、养殖业帮助村民增收。种过大枣、核桃,也养过牛、羊,但最终效果并不好。“吃过亏”的村民听说又要搞新动作,心里也是犯嘀咕的。

 

“可能有些老百姓都没有吃过食用菌,跟他们提种植,肯定更难接受。他们有疑虑,我们当时其实非常理解”。侯桂森告诉记者。

 

至于解决方式,只有挨家挨户进行沟通。建设一个食用菌大棚至少要4万到6万元,对于这样的成本,当地村民只能贷款。侯桂森记得,当时有些村民还出现过“前脚答应建棚,一听贷款6万就马上放弃”的情况。在与阜平县有关部门沟通后,最终决定县里和龙头企业统一建棚。村民只买菌棒进行生产,仅负责管理,这样负担小,收益高,村民更能接受。

 

侯桂森记得,曾有村民还因为种植的事起过不小的矛盾。2016年,一位来自阜平县史家寨乡下庄村的村民通过贷款购买了菌棒。入棚后,部分菌棒感染霉菌,一听说可能会造成绝产绝收,直接将部分菌棒扔到了沟里。查看情况后,侯桂森让他将菌棒捡回来加强管理并给出了一些解决方式。“我都要上车了,还拦着不让走,说要我立下字据,写保证不能赔钱。后来通过精细管理,一年下来他们就盈利了3万多元。”

 

是侯教授也是村民的朋友

 

截至目前,阜平县食用菌产业种植规模已达2万亩,覆盖全县13个乡镇140个行政村26000户。其中,包括建档立卡贫困户11157户。

 

而除了发展种植外,侯桂森也与专家组把当地产业发展的重心放在了产业链完善上。最明显的就是菌棒技术的研究和工厂搭建。

 

侯桂森表示,食用菌菌棒生产是一项典型的技术密集型工作,前后至少有几十道工序。但各地由于发展模式限制,很多还是一家一户自己生产,生产设施也相对简陋,容易出现重复性投资。由于技术要求高生产环节多,稍有不慎一个环节出问题就会造成亏本损失惨重。

 

菌棒生产流水线。受访者供图



“一定要建设现代菌棒生产厂,通过引进近年来各地菌棒生产的最新成果和技术,由当地龙头企业进行生产,这样村民不用自己生产菌棒,到公司订购就可以得到质优价廉的菌棒。在技术上,我们也将菌棒灭菌的工艺改为高压,灭菌时间能够缩短一倍,还能节省能源消耗,给整个产业打下循环基础。”

 

据侯桂森介绍,这样的规模化生产园区在阜平县内目前已有98个,每年栽培以香菇、黑木耳为主的各类食用菌棒,产量超过7500万棒。

 

2020年2月,河北省政府正式公布阜平县脱贫摘帽,而阜平县食用菌产业也入选了2019年全国产业扶贫典型案例。作为产业发展的推动者,侯桂森也获得了2020全国脱贫攻坚创新奖。

 

菌棒生产园区。受访者供图



对侯桂森来说,自己的工作还没有结束。虽然村民收入有了保证,食用菌产业发展也趋于稳定,自己也常常会到村里和村民交流。比起刚来这边时,他跟村民熟络了不少。

 

他告诉记者,在30多年的教书生涯里,比起教室,自己更喜欢把课堂搬到田间和大棚。他觉得农业的教学课堂上,一定要让学生“看得见、摸得着”,这样才能更好地把技术带到未来的工作中。

 

新京报记者 张羽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李项玲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