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明:我和宋林不是利益共同体

分类:财经2014-06-03 02:30:29来源:新京报

公众对于张新明的评价,可以用“毁誉参半”来形容。尤其在网络上,关于他负面报道的搜索量似乎远超对他的正面评价。“经济领域的黑社会”、“政治黑金”等词更像是为这位煤炭大亨量身定制的一样。


▼张新明 金业集团董事长。2002年进入焦炭领域。2010年,张新明将金业煤焦化集团部分资产以79亿卖给了华润电力。

  被质疑与宋林等落马高官有关联;曾因办理假身份证被通缉,山西前首富负面新闻不断

  公众对于张新明的评价,可以用“毁誉参半”来形容。尤其在网络上,关于他负面报道的搜索量似乎远超对他的正面评价。“经济领域的黑社会”、“政治黑金”等词更像是为这位煤炭大亨量身定制的一样。

  从2013年开始,张新明频繁被外界质疑与宋林的关系。不少人怀疑,这位山西前首富与华润集团前董事长一道,炮制了数十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

  “我与宋林不是利益共同体。”张新明近日接受了新京报的专访。他澄清说,他只见过宋林两次,一次是去“告状”;而另一次根本“没说上话”。

  2010年河南省公安厅曾以涉嫌骗取出入境证件,对张新明进行通缉。对此,张新明承认其办理过假身份证。“当时我名声大,不想用自己的身份证去澳门等地。”张新明如此解释。

  “牵手”华润惹非议

  新京报:金业集团与华润的并购,始于什么时候?为什么会选择华润?

  张新明:在大同煤业集团(以下简称“同煤”)退出两个月以后,华润方面找到了我,山西联盛能源董事长邢利斌是中间介绍人。在合作之前,我不认识华润的任何一个人。

  当初与华润的“牵手”,源于政府对产业政策的调整,一是产能9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要被兼并重组;二是要把央企国企引进来。虽然我们金业集团拥有完整且成熟的产业链,具备收购别人的资格,但为了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我们企业引进华润进行全面战略合作,让华润成为大股东。之所以是华润,第一是因为它的牌子大,既是央企又是在香港的外企;第二是听别人介绍说,华润的管理非常严格。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可以与华润合作。

  新京报:公开举报和一些报道称,你卖给华润的资产包,很多是不良资产。且华润给你的对价,也要比之前同煤给的对价高很多。

  张新明:金业集团的两个焦化厂,加起来有330万吨产能。还有洗煤厂、电厂、化工厂、三个煤矿,以及一个有400多辆车的大型运输公司,是整合了煤焦化产业的一条龙。可以说,金业集团是山西的明星企业。在没和华润合作以前,金业每年的销售额是80亿-100亿元,上缴税费达15亿。我们企业的好与坏,是有历史依据的。

  在收购事宜上,经过多次谈判,华润把我最初提出的80%的股权89亿元,压到了79亿元。对于负债,华润只认可正常的银行贷款13.6965亿元,这部分双方按比例承担。其他的工程款、材料款、拆借款,华润全不管。都需要我们来承担。

  而同煤最初想用89亿元收购80%的股权,我没有同意。后来便以收购55%的股权,对价62亿元成交。总的算下来,同煤的出价要比华润高一些。

  新京报:也有质疑认为,2008年,打算借壳*ST泰格时,金业资产包的评估价为63亿元。这也要比华润给的对价低。而且评估三个煤矿的评估公司,是你们找的?

  张新明:60多亿元,那只是评估的资产,并没有评估我的资源。我跟华润合作,资源是要给华润的。评估公司是华润请的。我没有与评估公司进行接触,更没有向其付过款。

  盈利企业如今“亏得一塌糊涂”

  新京报:公开举报称,金业下属的煤焦化厂设备无法正常运行。也有报道说,发电厂等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

  张新明:现在基本上处于半停产状态。华润接手四年来,经营状况非常不好,税收没有了,企业利润也没有了。2013年山西省煤炭行业微利经营,一吨焦炭能挣一两百块钱,但太原华润却亏得一塌糊涂。

  经营不好的原因是在经营管理上,存有很大的隐患,尤其在人事的调用上。华润入主后,金业集团原来的中基层干部,多数已被调整岗位,换了一批外行的人来管。那些中基层干部,都是企业从起步到投产培养出来的人才。

  工厂中还存在倒买倒卖的行为。比如订的是精煤,拉进来的却是原煤;订的是原煤,拉进来的却是煤矸石。更有甚者把公司的焦炭拉出去卖了赚钱。

  新京报:你有没有向太原华润反映过你的意见?

  张新明:这些不是我能控制的,现在我虽然是股东,但管理层没有一个是我的人。签订协议时,确定了合资公司由双方共同管理,并在重大投资经营决策,人事任免时需全体股东通过方可执行,还约定由金业方面派人担任监事会主席。

  但华润一直不执行协议。合作到现在4年多了,既没开过股东会,也没开过董事会。监事会主席的人选,太原华润也没有宣布。

  为此我曾找过华润煤业的领导,但对方的回答是,我们这么大的国企让你一个个体户监事?以后再想反映情况,也就不再接我电话了。所以我只能选择发函,从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到电力、煤炭的领导,我都给他们发过函,但并没有起到太好的效果。

  “我是最大的受害者”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间认识宋林的?

  张新明:收购完成两年后的2012年,在山西召开煤炭博览会我才第一次见到了宋林。我跟他汇报说,现在太原华润存在着倒买倒卖、不作为等问题,也不尊重股东,不开董事会,也不开股东会。当时他有点不相信我的话。

  新京报:以后跟宋林还有过接触吗?

  张新明:大约隔了一年,过年的时候,宋林到古交基层走访。我接到消息后赶到了矿上。但我根本没和宋林说上话。宋林是副部级干部,我只是一个小个体户,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

  新京报:现在外界有怀疑,你和宋林是利益共同体?

  张新明:我要是和宋林是利益共同体,可能早就进去了。如果华润能相信我们一点,依靠我们一点,也许企业不是现在的状况。

  新京报:太原华润的亏损,你会按股权比例承担一部分吗?

  张新明:亏损我肯定不会承担。协议上已经规定得很清楚了,公司的重大决策需要通过股东。不通过股东单方面造成的损失,那就该一方承担。

  我是这起并购案中最大的受害者。央企能赔得起,我赔不起。

  承认办理过假身份证

  新京报:有的报道说,你在山西官场背景深厚,甚至是“第二组织部长”。

  张新明:我父亲是放羊的,我家没有任何背景。山西抓了那么多干部,为什么没抓我?事实可以说明,我和这些所谓的官员、腐败分子没有半点牵连。

  新京报:你认为,商人应该怎么把握与官场之间的关系?之前还有报道称,你与原太原市商业银行行长吴元关系密切,你曾通过他骗取过贷款。

  张新明:和官员来往,就会有风险。不来往,又做不成事。正是因为我和官场不来往,所以我现在不做企业了。

  我是吴元那里的贷款户,没有附带任何问题。2004年,有关部门曾对我进行了7个月的调查。结果显示,我没有问题。

  新京报:2010年,河南省公安厅以涉嫌骗取出入境证件,对你进行通缉,并悬赏500元。这是怎么回事?

  张新明:2009年,我确实办过假身份证。当时我名声大,不想用自己的身份证去澳门等地。但用了两次后,我觉得此事不合法,就交回去了。我没有用这个身份证干过任何违法的事情。后来,我主动去河南公安厅接受了处罚。

  新京报:现在关于你的负面新闻很多,对你有影响吗?

  张新明:我自己没有危机感。如果我真的有违法乱纪,党纪国法也不会容我。但现在我的名声非常不好,这给我的企业带来了很多麻烦,很多人开始疏远我,很多银行和合作伙伴都不跟我合作了。但我也只能面对现实,接受现实。

  新京报: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张新明:希望整个社会能够充分地了解我。我没有违法行为。同时,我准备把一个大煤矿进行完善,下一步开工建设。

  新京报记者 杨万国 尹聪 实习生 徐新嫒

编辑:王吉

宋林华润集团张新明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