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1 02:30:43新京报 ·作者:罗亦丹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红黄蓝前三季收入1亿美元 开盘即下跌

2017-12-01 02:30:43新京报 ·作者:罗亦丹

11月30日,深陷舆论漩涡中的红黄蓝教育公布了三季报,多项指标“飘红”。红黄蓝三季度净营收(Netrevenues)达到了374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690万美元大涨39%;三季度毛利润(Grossprofit)为9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翻了一番(450万美元)。

  三季度收入大涨39%;学生、幼儿园数全面增长;有投资者已寻求集体诉讼;股价震荡,大股东持股市价蒸发

  11月30日,深陷舆论漩涡中的红黄蓝教育公布了三季报,多项指标“飘红”。红黄蓝三季度净营收(Net revenues)达到了374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690万美元大涨39%;三季度毛利润(Gross profit)为9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翻了一番(450万美元)。

  三季报数据显示,红黄蓝调整后的净盈利从上年同期的220万美元增长到了380万美元,增幅达72.72%。

  昨日晚间,红黄蓝开盘即下跌,10分钟内跌幅一度达到10%。目前,已有律师团队代表投资者起诉红黄蓝。

  新京报记者 宓迪

  前三季收入接近去年全年

  总体来看,今年前三季度,红黄蓝净营收(Net revenues)为1.017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610万美元,同比增长33.6%。调整后的净盈利从上年同期的640万美元增至930万美元;毛利润为2200万美元,2016年前9个月为1450万美元。

  2017年9月,红黄蓝在美国上市,成为截至目前国内第一家独立上市的以幼儿园运营为主业的学前教育公司。红黄蓝发行价为18.5美元,累计募集资金1.4亿美元。

  业绩上,红黄蓝教育2014年、2015年、2016年实现营收6506万美元、8289万美元、1.085亿美元,分别实现净利润-133.6万美元、-129.6万美元、588.7万美元。

  红黄蓝今年前三季度净营收已超过1亿美元,接近去年全年水平。

  加盟园数量继续增长

  业绩增长背后,其办学规模也进一步扩张。截至今年9月30日,红黄蓝直营幼儿园中的学生达到了21413名,较二季度的20463名增长了950名;开业中的加盟亲子园和加盟幼儿园分别为910个和209个,较二季度的845个和175个亦出现上涨。

  从招股书数据来看,红黄蓝加盟幼儿园数量远超直营幼儿园数量。

  招股书披露,从2014年-2016年,直营幼儿园数分别为50、62和77个,而加盟幼儿园和加盟亲子园实现了更快速增长:从2014年到2016年,加盟幼儿园数分别为66、111和162个。截至今年6月30日,直营幼儿园80个,加盟幼儿园175个。加盟亲子园2014年为487个,此后两年分别为597个、773个,今年年中为845个。

  大股东持股市值蒸发数千万美元

  近日爆出的“虐童事件”对红黄蓝的股价造成影响。11月24日,红黄蓝单日暴跌近四成,跌破18.5美元的IPO发行价,红黄蓝的投资方和主要股东亦损失惨重。

  上周五当天,红黄蓝在盘前股价几近腰斩,身处一片看跌声中的红黄蓝方面宣布了5000万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此后,股价跌幅有所收窄,不过市值蒸发亦达到了数亿美元。

  根据招股书披露,红黄蓝股份主要集中在创始人曹赤民、史燕来及一家名为Ascendent Rainbow的机构投资者手中,持股数分别为23.6%、13.5%和30.1%。

  此外,红黄蓝还吸引了一批机构投资者。根据纳斯达克官网披露,截至9月30日,有48家机构持有共计约572.9万股。持股数排名前五的机构中包括高瓴资本,其也是京东、百度等互联网巨头背后的投资方之一。有媒体质疑高瓴资本在近期抄底红黄蓝,高瓴资本迅速进行了辟谣,称并非新进。

  根据招股书,高瓴资本持有红黄蓝43万股。以11月22日的收盘价26.71美元,以及29日的收盘价20.33美元计,这几天高瓴资本持股市值蒸发达到了274万美元。此外,若按照Wind资讯披露的数据,创始人曹赤民、史燕来分别持股470.9万股、206.35万股计算,上述时间段二人持股市值也分别“蒸发”了约3004万美元、1316.5万美元。

  在11月24日大跌38.41%后,红黄蓝股价此后两天连续上涨,11月29日下跌8.42%。

  昨日晚间,红黄蓝开盘即下跌,10分钟内跌幅一度达到10%。

  ■ 事件进展

  有律师团代表股民将红黄蓝诉至美国法院

  北京时间11月28日深夜,郝俊波律师事务所美国律师团队已代表部分北京红黄蓝幼儿园的美股投资者将该公司及其首席执行官史燕来和另一位高管作为被告诉至美国纽约南区法院。

  该律师团代表原告指控该公司在2017年9月27日至11月22日期间未能向投资者披露重大不利信息。

  认为红黄蓝涉嫌虚假陈述

  郝俊波律师认为,红黄蓝方面涉嫌虚假陈述,违反了美国相关法律法规:当暴露出儿童受到伤害和存在不合理风险时,其未能采取有效的解决措施;因此在上述期间其股价被人为抬高,而当事实真相暴露时,其股价下跌令投资者受损。

  “目前已经有三位损失在10万美元以上的投资者找到我,表示将参与此次集体诉讼。”11月30日,郝俊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我们已经向法院申请由大陪审团审理此案,同时我们会尽量争取首席原告的位置。”

  据郝俊波介绍,美股进行集体诉讼的程序是:符合索赔条件的投资者先进行索赔申请,法院会从中选择经济损失较高的投资者作为首席原告,之后首席原告将代表所有投资者进行诉讼程序,若胜诉,所有投资者都会按照自己的损失得到相应的赔偿,首席原告则会额外获得法院给与的与投资损失无关的经济补偿。目前,只要是在2017年9月27日至11月22日,也就是从红黄蓝上市至虐童事件爆发期间,买入红黄蓝股票的投资者均可提出索赔申请。

  最后会有多少名投资者提出索赔?郝俊波表示,要等到2018年1月26日。“这是在美国法庭申请担任首席原告的截至日期,在这个日期之后就不能再申请了。”据了解,虽然美国是集体诉讼制度,但只有提出申请的投资者才能获得索赔。

  对于此次诉讼能否成功,郝俊波表示,“对于此类集体诉讼案件,有学者统计过诉讼的成功率在50%左右,但是从目前的证据来看我比较有信心。”

  美多家律所开启集体诉讼调查

  此前,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也引起了美国部分律所关注。

  11月25日,新京报记者在美国罗森律师事务所官网看到,该律所正在发起对红黄蓝的诉讼调查。该律所认为,红黄蓝教育公司可能发布了重大的误导性商业信息,导致投资大众利益受损。

  另一家发起红黄蓝集体诉讼调查的律所为美国成美律师事务所。该所官网声明显示,正在调查该公司美国证券法下所作的披露(包括但不限于其上市招股书)是否存在重大实质失实,遗漏或者误导性的内容,并准备代理该公司股东在美国启动证券法集体诉讼。

  根据美国证券法,上市公司违反证券法行为一旦在法庭审理后获得证实,公司很可能会处罚很高的和解金额。

  北京仁创律师事务所王旭律师解释称,根据长臂管辖权理论,美国的股民可以就股票损失对红黄蓝所属公司提起诉讼。

  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 延伸

  红黄蓝大股东背后的资本关系

  根据红黄蓝招股书,其控股股东Ascendent Rainbow隶属于私募投资机构上达资本,该公司由孟亮和张奕两人创立和管理。

  上达资本官网显示,孟亮在创立上达资本之前是德劭集团的全球董事总经理,创立和管理集团亚洲总部,还曾任摩根大通(亚太)董事总经理。张奕则曾任高盛公司合伙人,高盛亚洲特别机会投资部的联席主管。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孟亮的父亲、岳母以及张奕的妹妹均在“上达系”资本中出现,其中孟亮岳母投资的公司股东中出现了与红黄蓝大股东同名同姓之人周海英。

  公开资料显示,孟庆胜为孟亮父亲,赵兰花为孟亮岳母,张颖则是张奕的妹妹。

  根据天眼查提供的信息,孟庆胜名下共有过8家公司,涉及机电和石化行业,但大多已经注销。目前,孟庆胜扔持有上海亮星工程设备技术有限公司50%股权,并任监事;另外,他在苏州上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义乌上达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均持有股份。

  赵兰花名下有两家公司,她分别持有义乌上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苏州上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0%的股份。

  张颖名下公司则多达12家,包括义乌上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汉南险峰华兴创业投资中心、上海香格俪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

  可以发现,三人共同的交集正是义乌上达。

  一份定增预案为三人的关系做出了更生动的注解:根据春晖股份(现华铁股份)2015年9月发布的经第三次修订的非公开发行预案,上达资本旗下的义乌上达作为认购对象参与了此次定增,孟庆胜作为LP直接享有义乌上达16.41%的权益。而义乌上达的GP义乌上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则享有义乌上达1.56%的权益,该公司的两位自然人股东为赵兰花和张颖,各占50%股权。此外,孟庆胜的名字还出现在苏州上达的股东名单中,其持有苏州上达2.34%股份。

  天眼查显示,义乌上达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3.33%义乌夏安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股份,而持有该企业96.67%股份的大股东名叫周海英。

  值得注意的是,持股49%的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同样名为周海英。

  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编辑:王晓琳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