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2 02:30:33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顾地科技披露大客户营收与客户数据“打架”

2018-01-02 02:30:33新京报

12月22日,顾地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任永青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任永青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顾地科技称,此次调查事项系针对任永青个人,不会对上市公司日常经营管理造成影响。

  公司披露的2016年第一大客户年贡献营收均在3000万以上,客户称年销售金额也就一千多万元

  12月22日,顾地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任永青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任永青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顾地科技称,此次调查事项系针对任永青个人,不会对上市公司日常经营管理造成影响。

  实控人被调查后,很快,包括华安基金在内的4家基金公司先后下调了对公司的估值。27日,华安基金宣布将顾地科技估值价格调整为15.36元,较停牌前股价21.81元折价29.57%。富国、汇添富、泰信三家与华安的估值一致。记者据公告统计,截至2017年12月8日,公司大股东山西盛农投资(任永青控制,持股98.50%)所持顾地科技的78.29%的股份已被质押;截至12月4日,这一比例一度达96%。

  此时正值顾地科技推进重大资产重组的关键时期。11月23日,公司发布收购预案,全资子公司拟以现金14.79亿元购买梦想航空委托文旅投代为建设的汽车乐园基础设施项目和航空小镇建设项目展厅及园内道路部分,公司称,此举将加快上市公司文旅业务发展的步伐。

  这一重大资产重组引来了深交所的问询关注。深交所要求公司对标的在建工程具体情况、收购资金来源等问题进行解释。截至目前,顾地科技尚未对深交所的问询进行回复。

  目前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具体情况未公布。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顾地科技原有主业中,年报披露的客户营收贡献数据与其多个客户披露的财务数据存在冲突。

  新京报记者于2017年12月27日给顾地科技发送了采访提纲,并于次日致电,截至发稿尚未收到上市公司回复。

  第一大客户营收贡献与客户记账数据冲突

  武汉永久对顾地科技2013年营收贡献为4661万元。武汉永久2013年年报显示,总资产、净资产分别为365万元、21万元,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386万元、16万元,从业人员有5名。

  相比其正在拓展的“文旅”新业务,顾地科技的原有业务近年来已鲜为市场所关注。

  新京报记者查阅顾地科技年报发现,原有主业中,上市公司年报披露的营收数据与其多个客户披露的财务数据存在冲突。其中就包括其2016年的第一大客户武汉恒力永久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武汉永久”)。

  新京报记者自2017年12月4日起在湖北地区持续走访一周后也有所发现:顾地科技与客户武汉永久记账不一的原因或为“将对其他客户的销售金额算作对承担物流运输的经销商的销售收入”。

  顾地科技年报显示,“武汉永久”自2012年至2016年一直位列上市公司前五大客户,贡献营业收入分别为3349万元、4661万元、4929万元、6199万元、3790万元。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武汉永久成立于2012年3月31日,法人为黄丽平,唯一股东为彭绍辉。武汉永久成立当年即成为顾地科技大客户,并连续5年保持这一地位。

  武汉永久2013年年报显示,总资产、净资产分别为365万元、21万元,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386万元、16万元,从业人员有5名。这与顾地科技所披露的对武汉永久的4661万元营收相比差距甚大。

  新京报记者分别在工商资料和地图上找到了武汉永久的三处地址,12月4日,记者在湖北武汉某处平房门店群中找到了这家公司。通过一条曲径来到一个院子,院子里堆有一些顾地的塑料管。当记者问到双方账务的大额差距后,武汉永久的销售负责人高永茂表示,“这不可能,我们就是一千多万元(销售金额)。”

  “我们是顾地的代理商,但是一些客户如保利、恒大,只认厂商却不认代理商,厂商和客户签约后会交给我们做运输、人员调配等服务,我们只赚个服务费保本,”高永茂表示,“如果出现(记账不一)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顾地把这些销售金额算在我们头上了,那些客户的销售都是顾地完成,合同的主体、资金结算、履约行为都与我们公司无关。”

  本报记者查阅上市公司年报后进一步发现,高永茂所称的恒大,其子公司广州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于2015年、2016年跻身顾地科技前五大客户,为上市公司分别贡献销售收入4108万元、3154万元。广州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在2016年年报中是其第四大客户。

  12月8日,武汉永久的总经理联系到记者,并表示“顾地科技年报所示的数据基本正确,但那是把物流配送的任务量也算在我们头上了,这类任务量有时可能占总量的大半;我们只赚两三个点的服务费。”

  武汉永久的负责人在谈到销售情况时表示:“最近两年一直在亏,现在真是恨不得有谁接下这个摊子,我把公司转出去;但是公司有这么多人,还要收取外面的应收账款,我只能继续做下去。”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