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5 03:30:2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万向“更新”?

2018-02-05 03:30:29新京报

相比在区块链、金融等领域的激进布局,近年来,万向的传统主业发展速度放缓。以万向旗下最知名的品牌露露为例,被认为长期以来对万向贡献现金,而自身发展却“原地踏步”甚至业绩下滑,并一度蒙上“关联交易”的阴影。目前,被称为鲁氏家族成员的鲁永明正在露露展开改革。


万向集团宣传栏内,张贴着创始人鲁冠球在创业48周年时的讲话,鲁冠球称,“要把‘奋斗十年添个零’进行下去”。

  大举扩张金融版图的同时进军区块链,旗下传统主业上市公司发展放缓;业绩困局之下,曾被质疑为万向“提款机”的承德露露开始变革

  自杭州市中心驱车跨过西兴大桥,沿机场高速东行六公里自右下高速,一片阔大的老工业园区赫然林立,这就是在中国商界赫赫有名的万向集团。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号称浙商领袖的万向从来不缺乏关注度。凭借老到的资本手腕,万向建立起了拥有四家上市公司及诸多参股企业的资本帝国。

  2016年,万向宣布上马总计2000亿元的投资计划,这不仅寄托万向创始人鲁冠球一直以来的造车梦,更是万向进军区块链、试图引领新一轮技术革命的试验场。根据新京报记者走访,进入2018年,该项目目前仍未落地。

  相比在区块链、金融等领域的激进布局,近年来,万向的传统主业发展速度放缓。以万向旗下最知名的品牌露露为例,被认为长期以来对万向贡献现金,而自身发展却“原地踏步”甚至业绩下滑,并一度蒙上“关联交易”的阴影。目前,被称为鲁氏家族成员的鲁永明正在露露展开改革。

  2000亿投资项目未落地

  下午4点半,安徽打工者李明(化名)从位于杭州萧山区的万向生活区出发,步行穿过正在拆迁的垃圾场,大约十五分钟后走到河另一岸的万向集团上班,第二天凌晨一点后原路返回休息,这个工作节奏对李明而言已经延续了快一年时间。

  李明是万向钱潮的一名普通操作工,今年36岁,去年和妻子来到万向打工,上的是下午五点到凌晨一点的中班,“上夜班很累,眼睛眨一下都不行”。

  在中国乃至世界,万向都非同一般。

  据官网介绍,万向由鲁冠球创办,是国务院120家试点企业集团,和国家520户重点企业中唯一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是中国向世界名牌进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16家企业之一,被誉为“中国企业常青树”。

  在万向总部不远处,一座尚未落地的“万向创新聚能城”(以下简称万向城)已经被纳入万向的未来版图。

  2016年9月,万向集团在第二届全球区块链峰会上宣布,在5-7年内投资2000亿元,推进8.42平方公里的万向创新聚能城建设,打造成一个可以容纳9万人的智能生态城市。有媒体报道显示,早在2015年万向就已经启动“万向创新聚能城”建设,“有人说这是创举,也有人说这是异想天开。”

  根据当时的报道,在这座万向聚能城里,未来可能发展的与区块链相关的应用场景包括“分布式能源系统、居民身份与电动车设备ID登记在同一账本上的‘共享经济’模式、追踪动力电池及二次回收用作储能电池、智能制造、机机对话、智能家居与智能社区服务。”

  1月19日,万向区块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向区块链)市场总监告诉新京报记者,万向聚能城是万向集团投资,“我们希望用区块链技术缔造这座城市。我们一直在做全球招募,找海内外人士来共建万向创新聚能城。”

  今年1月,新京报记者自萧山区管委会获得的一份内容介绍显示,万向创新聚能城计划投资2000亿元,规划10平方公里,入驻项目包括万向新能源大厦、动力电池、电动客车等众多项目,项目地址位于萧山区桥南新城。

  1月17日,新京报记者来到萧山区桥南新城,未看到万向聚能城的项目地,多位当地人士也表示不清楚该项目地址。

  1月18日,杭州市萧山区经济开发区招商局局长易海平告诉新京报记者,万向的事情,是区里在统一协调、牵头,项目土地指标还没下来,还在做方案,处于规划阶段,没有任何实施,没有动工。

  当被问及具体位置地名时,易海平表示,万向城暂时没有地名,它具体范围很大,只能说是科技城,“虽然宣布了,但(土地)指标很紧张,没指标”。

  当问及项目进展,另一位萧山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人士1月18日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对该项目进展“不很了解”,“具体要问企业。”

  大举押注区块链

  计划建于杭州的这座“万向城”,并非万向在区块链领域的首次布局。

  华虹国际大厦,一座位于上海外滩附近的写字楼,其中的20层正处于装修过程中,这里就是万向区块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向区块链)的所在地。

  1月19日,万向区块链市场总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万向在区块链的布局始于区块链实验室,2017年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万向区块链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万向区块链业务的整合平台,目前,万向区块链技术已经在万向信托、民生保险等万向系成员企业中得到应用。而前述万向集团所投资的万向城,是万向区块链的又一大落地场景。

  和国内大多数进军区块链领域的企业一样,万向投入重金的区块链业务距离收获还很远。从公开可查的业绩情况来看,截至去年上半年,万向区块链及万向所投资部分区块链项目尚未步入盈利阶段。

  新京报记者自中国货币网获取的万向控股募集书显示,2017年1-6月,上海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7.92万元,净利润-56.23万元。

  有媒体报道称,截止到2016年8月,万向控股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了29家区块链创业公司,共计2500万美元。

  万向区块链负责人表示,外面所说的万向对区块链项目的投资都是由分布式资本做出的,分布式资本是万向控股出资成立的一家区块链投资公司,肖风和沈波是分布式资本的合伙人,基本上在全球区块链投资机构中能排到前五。

  “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分布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为肖风,其名下只有一项对外投资项目,即和万向控股共同成立了上海万链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后者名下有9次对外投资记录。

  据募集说明书,截至2017年6月末,上海万链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主营业务收入2065万元,净利润-78.73 万元。

  上述万向区块链市场总监提到,2016年9月,万向1.5亿元投资了国内的区块链初创公司钜真金融,成为当年区块链行业最大的一笔投资之一。据万向控股募集说明书,2016年度,钜真金融实现营业收入515.40万元,净利润-715.55万元。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