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9 02:30:31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银监会七领域补短板 2018年持续强监管

2018-02-09 02:30:31新京报

2018年,银监会强监管继续推进。据2月2日最新披露,银监会依法查处一起“假黄金”骗贷190亿元大案,处罚逾百人。而此前的1月份已开出497张罚单,日均开16张罚单。

  ■ 案例

  商业银行股权管理办法酝酿一年 三次上主席会

  一位参与起草2018年1号文件《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的监管人士王军(化名)表示,《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从2017年初确定立项到2018年1月初发布,历时大约一年,而股权管理办法是2017年补短板的重点。

  2017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上强调,要及时弥补监管短板,做好制度监管漏洞排查工作。对此,银监会非常重视,很快部署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的起草。

  “现在的银行乱象一部分原因在于股东行为不规范,动机不纯,想套取银行资金,有的想获取一些其他利益,比如,还采购一些他指定的产品,或者有的房地产老板做股东的话,会让银行给他开发的房地产贷款等等,他可能通过隐形、代持等构建比较复杂的体系,让监管非常难以发现”。王军表示。

  此前虽然针对银行股东也有一些监管规定,但是,这些规定散落在各个办法里面,没有专门的系统的针对股东股权的管理办法,郭树清亲自定下来,把股权管理办法作为2017年补短板的重点。

  摸底各家银行的股权结构和股东情况是首要任务。王军表示,除此之外,还要掌握其他部门对于银行股东情况的管理办法。郭树清组织了多次座谈会,请了一些专家、银行董事,包括独立董事、银行高管等听取他们的意见,并在银监会内部进行了反复论证。

  “在起草成文以后,银监会反复讨论和修订,之后又征集了包括人民银行、证监会、财政部、国资委、中央汇金等其他部门的意见。我们非常慎重,还跟最高法、最高检去沟通,听听他们的专业法律意见”。王军说。

  据王军透露,《办法》在对外公开征求意见之前,曾三次上主席办公会讨论,这是比较少见的。

  2017年11月,银监会发布了《办法》征求意见稿,历时两个半月征求意见之后,2018年1月5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签发银监会2018年第1号令《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这其中最困难的是如何穿透监管,其次是如何确定谁是合格的股东以及合理的股权结构”。王军介绍,因为目前注册一个企业很容易,但是,监管部门却缺少法律授权,真正穿透找到最终受益人很困难。

  近年来,多个“资本系”通过股权代持、曲线参股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多家银行,早已突破监管“一参一控”的要求。

  “这对监管也是挑战,我们缺乏法律授权和手段去真正穿透”,王军说,比如商业银行存在的隐形股东、关联股东、股东代持、资金来源不合法等这些内容,现有的监管手段和法律授权很小。没有法律授权,很多东西不能去做。

  对此,《办法》明确规定何谓主要股东以及建立健全了从股东、商业银行到监管部门“三位一体”的穿透监管框架,重点解决隐形股东、股份代持等问题。与此前规定的“一参一控”不同,此次《办法》明确,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即“两参或一控”。

  不过,在《办法》出台之后,如何清理存量股东仍是一个难题,目前清理难度依然比较大。

  “他已经在那里了,而且占了很大的比例,比如,股东之前控股20%,现在你不让他持这么多。还有的控制了两三家银行,目前也不允许了。那么,如果股东们拒绝的话,没有执法权的监管层如何制约呢”?王军感慨,“办法要求监管部门把非法股东予以清除,但也要赋予它这个权限才行”。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为了配合《办法》的实施,配套解决重点解决存量股东和股权托管的管理办法,银监会正在制定两个配套文件,也将于近期发布。

  银行圈:

  曾经的“默契”被打破 没人再敢“打擦边球”

  “无法可依”局面正改变,监管更有底气;银行正压缩通道业务,资管将迎至少一年的收缩期

  作为某股份制银行东部地区一二级分行的行长助理兼同业部门负责人,张鹏(化名)见证了中国银行业最近一年的微妙变化。

  “灰色地带的灰色业务一下子晾在了阳光下,没人再敢‘打擦边球’或者试探红线,以前大部分的业务都不能再做了。”

  与之相伴,业内自发形成的“规矩”被破除,取而代之,合规成为银行业做业务的“红线”。而随着各种新规的出台,监管界线逐渐从模糊到清晰,地方监管部门在检查时也有了底气。

  “破”与“立”

  自发形成的规矩、默契被打破,合规成红线

  在张鹏的印象中,前些年,各家银行同业业务“创新”层出不穷,几乎每隔两年就会有“创新”业务出现。

  “各家银行都在做,大家也意识到这样的‘创新’可能不太合适,但是错过机会就挣不到钱了。”张鹏回忆。

  各家银行创新业务形式不一,但基本为买入返售、收益权回购等模式。“在同业圈,各家依靠圈内形成的‘默契’、‘规矩’以及各家的信用做业务,比如一方处于‘明’处,一方处于‘灰色地带’,处于‘灰色地带’的一方游走在监管和制度的夹缝中,承担兜底责任。”张鹏表示。

  自发形成的规矩、默契、信用成为唯一被遵守的准则。“如果各家的信用没问题,也遵守规矩,业务往来就没有问题。但如果一方的标的出现问题或者不履约,就会带来不好的后果。双方律师找出文本一看,会发现双方都有漏洞,就容易造成纠纷,也容易滋生风险。”张鹏说,因各家银行创新业务方式不一样,一旦发生问题,就会带来不同的风险后果。

  在这一背景下,2017年,银监会掀起的监管风暴剑指同业,银监会4号文、5号文、6号文、7号文、45号文、46号文、53号文等多项文件对同业业务做出了要求和约束。

  新规设立,圈内自发形成的“默契”和“规矩”被打破。“灰色地带的灰色业务一下子晾在了阳光下,堵上了灰色夹缝,没人再敢‘打擦边球’或者试探红线,以前90%的业务都不能再做了。”张鹏说,自律成为新的“默契”,各家银行老老实实按照监管要求开展业务。

  除了规则的设立,处罚力度的加大也倒逼银行远离“红线”。“在奖惩机制的导向下,原来股份制银行削尖脑袋进行各种创新,现在强监管,罚款、处理人,大家都很害怕,没有人敢以身犯险。”张鹏说。

  目前,张鹏所在银行的业务模式正在进行调整和转变中。“原来我们业务是占用交易对手授信,由交易对手承担风险,现在转向做市场化业务,自己承担系统化风险或者结构化风险。”

  “银行的风险和合规意识得到增强。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始主动调整业务经营模式,防风险自觉性、能动性有所提高。”银监会相关人士表示,目前一些银行已经降低风险偏好,一些银行已经清理并压缩通道业务,还有一些银行开始主动着手解决历史遗留的“老大难”问题。

  银监会数据显示,2017年银行业新增贷款占新增资产比例明显上升,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来首次收缩,银行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增速加快,链条缩短,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提升。

  可以预见,同业监管不会停歇。1月5日,银监会就《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向社会征求意见。另据银监会发布的2018年工作重点,继续压缩同业投资、对委外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同时,严格规范交叉金融产品,推动银行及早开始理财业务转型,逐步压缩银信类通道业务。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