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2 02:30:05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投资者追债股东甩锅,千家平台将淘汰?

2018-07-12 02:30:05新京报

逾期、清盘、创始人自首,这些耸人听闻的字眼背后,一些交易量过百亿、近千亿的网贷平台相继倒下,带走了披着“上市系”、“国资系”、“高返利”等外衣的造富神话。原本要为网贷平台“验明真身”的今年6月,却成了行业“至暗时刻”的起点。身处其中的投资者,或陷入焦灼的等待,或酝酿真正地远离。

  年化收益率14%,有投资者在平台出事前投入60万;全国性的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新规近期下发

  逾期、清盘、创始人自首,这些耸人听闻的字眼背后,一些交易量过百亿、近千亿的网贷平台相继倒下,带走了披着“上市系”、“国资系”、“高返利”等外衣的造富神话。原本要为网贷平台“验明真身”的今年6月,却成了行业“至暗时刻”的起点。身处其中的投资者,或陷入焦灼的等待,或酝酿真正地远离。

  端午小长假期间,号称交易量达800亿元的网贷平台唐小僧暴雷,被视作这轮暴雷潮的标志事件。“底层资产塌陷”、“流动性危机”、“监管趋严”等多种因素,成为众多业内人士口中网贷行业暴雷潮的“导火索”。此时,如何稳定投资人信心,避免自身受波及,成为“幸存”网贷平台运营者首要考虑的事情。然而,让广东某网贷平台CEO张鹏(化名)焦虑的是,网贷暴雷潮仍在继续。

  近日,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网贷备案验收细则新规将在近期下发。此外,对于网络借贷和网络小贷领域的清理整顿将延长至2019年6月。

  年化收益率14%,平台出事前投入60万

  周维(化名)没有料到,五月底刚“怂恿”家住农村的小舅子把钱投到花果金融,六月底自己就要到处奔走“追债”。

  “我累计投了40万,和妻子、小舅子加起来总共有60多万。”周维说,原本妻子“坚决不投”,但在他不断怂恿下也投了。

  “一直都很稳”,周维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在2015年5月份左右从朋友口中接触到北京网贷平台花果金融,当时年化收益率14%,此后每个月工资都会“放”进一点。

  以往,钱一到期,平台的告知电话就会过来,平台“T+1”到账很及时。不到还房贷紧张的时候,周维会选择复投。

  不过,周维坦言,自己有侥幸心理,“真的发现太天真了。没有太关注网贷行业的一些规则,一直相信这个平台很守信用。”

  周维记得6月底会有一笔10万元的投资款到期。然而,到了返利息节点时,花果金融的一则逾期信息打破了他的平静。

  在花果金融平台上,目前还能看到这则发布于6月26日的公告:2018年6月15日开始,花果金融债权逐渐出现逾期。

  三天后,花果金融再次公告,承认前期部分项目出现坏账,导致资金链断裂,形成回款逾期,并提出一些后续兑付计划。

  事发后的几日内,周维都没有收到兑付款,他跑到花果金融的办公场所门口,只看到玻璃门上一张孤零零的房屋收回公告,门内的办公区则空空荡荡。

  “追债”的过程中,周维发现有很多和自己经历相似的人。“我现在很后悔,感觉自己没脸面对家人。”周维说。

  周维联系到当初介绍花果金融的朋友,了解到对方正在投资另外一家被质疑存在问题的网贷平台,劝说朋友赶紧退了。

  和周维一样,杭州网贷平台牛板金的投资者们也陷入了恐慌之中。一位投资者说,6月24日左右,牛板金方面还有电话打过来,希望自己参加原定7月9号-10号在北京举办的见面会,但令人诧异的是电话那端方女士“态度特别差”,当时自己就琢磨不对劲。

  7月3日,牛板金发布公告称,有9048万元的借款项目发生逾期,准备清盘。7月4日举办投资者见面时,平台创始人王旭航出面,为现场投资人沟通牛板金逾期事件及后续措施。

  王旭航承诺,7月6日前向投资人兑付第一笔款项共计1000万元,后每周兑付不低于1000万元,牛板金将持续兑付2年。目前,投资者并没有收到第一笔兑付款。

  底层资产塌陷、恶意诈骗等引发暴雷潮不断

  在网贷领域投资多年的王凌(化名)最近陆续收到很多劝她提现的消息,有朋友甚至特意打电话来提醒。“我还挺平静的,今天有笔10万的款到了,特别准时。有些网贷公司之所以出现挤兑潮,是因为这些公司搞活期理财,这样风险很大。”

  “这几年网贷行业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包括前几年的跑路潮,自己也会再看看,只要有到期的都提出来。”王凌大概算了算,自己的现金基本都放在网贷平台里,总投资金额有400万元左右,其中包括“上市系”平台、业务量靠前的平台,还有一些明星资本加持的平台。

  不过,王凌坦言,“说实话,这些标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在她看来,目前很多上市公司都缺钱,一些借助网贷的中小企业可能资产也不好。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6月平均每天就有2家网贷平台出现问题。而到了七月,上旬刚过,就有近30家平台跟着倒下。

  这是国内网贷行业有史以来最坏的情形吗?北京信用宝市场总监刘兵回答时称,“目前看应该是有史以来比较严重的一次”。刘兵口中的“有史以来”,是相较2014、2015年时的网贷暴雷而言的。

  经历过的从业者都知道,过去是欺诈的问题,最明显的特征是跑路,而现在的风险主要是逾期以及流动性不足。

  总部位于深圳的人人聚财创始人兼CEO许建文认为,当前网贷行业频繁暴雷,从经营层面的内因看,“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平台发放出去的贷款可能难以收回,这跟经济环境有关系。”

  许建文告诉新京报记者,很多网贷平台给上市公司做供应链或者提供贷款,当宏观经济下行时,上市公司面临债务危机,会传导到有业务关联的平台,造成平台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当然,内因也包含问题平台的自融、诈骗等原因。另外,现在面临信任危机,投资人信心不足。”

  王旭航在就逾期事件的公开信中说,“从行业一系列事件发生后,尤其是唐小僧事件后,牛板金工作日的日均赎回量提升到1.6亿左右,一度日赎回峰值达到2.2亿,周赎回量几乎是正常的2-3倍。”

  网贷专栏作者肥皂最近有些后悔,自从他《六月网贷雷潮涌现 我们还要撑多久等待黎明?》一文发布后,来电商讨的人络绎不绝,每天手机都要充电N次。

  肥皂认为,此次暴雷潮最重要的原因是网贷平台涉及的上市公司、大额企业融资、地方债等底层资产出现塌陷。除此以外,某些网贷平台信息披露不充分,或者“恶意吸引”投资人进行投资,最终投资人遭受损失。

  在PPmoney网贷CEO胡新看来,近期的暴雷潮现象,主要是因为近期金融监管趋严、网贷备案延期、股市大跌以及在目前整个市场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大环境下,平台的运营成本和合规成本不断增加,借款人逾期率上升,从而导致不合规、经营不善的平台“撑不住了”。

  “平台暴雷、逾期,归根结底是风控出了问题。不论是用大数据、抵质押物,还是人工智能技术做风控,最终目的都是要保证风险可控。这期间,宏观经济形势、国际环境都可能发生变化,平台也都应该充分预估到。”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说。

  逾期平台股东“甩锅”,“刚性兑付”变“刚性爆破”

  一边是投资人面临本金“黑洞”没有目标的等待,和正常运营平台战战兢兢地呼唤投资者,另一边则是逾期平台陷入了“兜底”的焦虑以及股东“甩锅”的游戏之中。

  在北京平台某平台逾期事件中,平台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平台不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兜底。一时间,这家平台和“打破刚兑”关联起来,成为舆论焦点。

  一些投资人和从业者心里,或多或少揣着“刚性兑付”的预期假设,但“刚兑”这个假设是不存在的。不过,现在被每天发生一两起的跑路、停摆这类“刚性爆破”事件来打破,是整个市场的痛苦。某网贷平台CEO张宇(化名)向记者表示,“最近发生停业、跑路风险的平台很多,在很大程度上暴露出无论从业者还是投资人,对于监管定义中的‘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还缺乏深入的理解。”

  “网贷从业者害怕暴露风险,做成了信用中介,拆东墙补西墙,用资本金,甚至最后用发假标的方式融资兑付,千方百计维护一个‘刚性兑付’的金身。”张宇说。

  张宇表示,投资人对信息中介的理解也不充分。网贷服务的客户是在银行等机构中拿不到低息贷款的借款人,违约和坏账水平不会比银行低,出现部分风险非常正常。只要风险能够隔离,就不至于造成灾难性损失。“投资人缺乏对底层资产的关注,仅仅关注平台本身,也是对信息中介的理解缺失,很多的类活期项目,底层资产完全不明,风险的概率就更高。”

  值得注意的是,网贷平台产生逾期时,少见平台背后股东们公开“出手”,反倒是股东间相互“甩锅”。

  近期,深圳壹佰金融出现提现困难,疑似资金链断裂。其中,持有40%股权的股东银河天成集团目前互联网金融业务负责人、银河生物董事刁劲松近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壹佰金融实际控制人及原有团队未履行相关义务,且集团发现前股东涉嫌违规经营及利益输送,集团已于2018年3月份停止收购并向注册地广西南宁警方报案。

  同时,记者收到一份称壹佰金融前股东诺德股份退出时存在利益输送的报料。在新京报记者向原壹佰金融某位高管求证时,她告知记者,诺德股份离开壹佰金融时,大概留有4000万元左右,以确保机构有保证金代偿。记者再向刁劲松求证时,他表示,银河天成集团并不知道这笔资金的存在。

  张鹏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从股东层面来说,这个行业不具备投资价值。“以前,平台有逾期的话,股东可能会兜一下底。因为在股东眼里这个平台还有价值,但现阶段,先不说股东兜不兜得起,哪怕兜得起,股东可能都选择不去兜。因为不知道网贷‘牌照’还有没有价值,甚至不知道这还是不是个‘牌照’。”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