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5 02:30:2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青海首富肖永明:从饭店老板到钾肥大王

2018-09-05 02:30:22新京报

8月30日,青藏高原腹地格尔木,一个名为“小小酒家”的门面坐落在当地希尔顿酒店大楼下。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可能会试图推开门进去就餐,但这个“饭店”既无厨房、也无就餐场所,它的主人,是青海首富肖永明。


开在希尔顿酒店大楼下的小小酒家,仅有门面,没有营业场所。


肖永明发家之地,安岳县石羊镇永鸿实业,现肖永明之父仍在此。


肖家老宅,挂着当地警方赠送的牌匾。B04-B05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四川商人在格尔木开饭店,跨界钾肥曾获当地政府支持;运作巨龙铜业装入上市公司

  8月30日,青藏高原腹地格尔木,一个名为“小小酒家”的门面坐落在当地希尔顿酒店大楼下。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可能会试图推开门进去就餐,但这个“饭店”既无厨房、也无就餐场所,它的主人,是青海首富肖永明。

  肖永明,四川人,上世纪90年代到格尔木打拼,开了一家名为“小小酒家”的饭店,其后跨界,成为钾肥大王,通过上市成为身家超200亿的青海首富。最近一个多月,肖永明正试图将手中的铜业资产装入上市公司藏格控股。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肖永明的财富传奇颇多曲折,他来自四川安岳,父亲是当地知名商人,肖永明十几岁就随父经商,后来到格尔木,在当地政府、银行支持下崛起于钾肥行业。中途虽有曲折,但肖永明仍将一批优质国企收入麾下,如今已成为全国第二大钾肥企业。

  藏格控股280亿并购“缩水”

  9月3日,藏格控股公告,公司拟调整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方案,即收购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51%股权,待相关工作完成后,公司将再次召开董事会审议本次重组的相关事项,披露本次重组报告书及其他相关公告。

  此前的7月15日,藏格控股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拟发行股份收购巨龙铜业100%股权,后者暂作价280亿元。巨龙铜业的净资产预估值为280亿元,较所有者权益20亿元增值 260亿元,增值率1300%。

  本次重组方案主要调整的内容包括:藏格控股以发行股份方式向交易对方购买其持有的巨龙铜业51%股权,巨龙铜业100%股权暂作价为180亿元,本次购买51%股权的暂作价为91.8亿元。

  高溢价重组计划大幅“缩水”背后,是巨龙铜业近年持续亏损。2016年-2017年其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和-1.5亿元,今年上半年为-9523.78万元。

  重组方案显示,本次重组拟置入资产短期内无法达产,在投产前,标的资产无法实现盈利,甚至出现亏损。

  9月3日,藏格控股公告称,公司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正式方案尚需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且需经中国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审核,取得中国证监会核准后方可实施。

  此番资本运作如若成功,将意味着在国内第二大钾肥企业藏格钾肥注入藏格控股(原证券简称金谷源)后,拥有国内最大铜矿的巨龙铜业也将注入这一上市平台,而这两大资产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肖永明。

  2018年胡润百富榜上,肖永明家族以210亿元财富,名列青海首富。巨龙铜业的资本运作,将助推肖永明的财富进一步膨胀,这个来自四川的饭店老板,正崛起为青藏高原上身家最高的富豪。

  出身四川小镇,17岁帮父亲打理生意

  距四川省会成都以东140多公里,一个名叫石羊的小镇坐落在丘陵深处,这里属于资阳市安岳县。一年前,这个小镇出名了。

  2017年10月,一架直升机在这里缓缓降落,飞机上走下几个人,被等候的汽车接走。随后,“国庆高速太堵?资阳男子直接开直升机回家”的照片红遍网络。而直升机的主人,就是出身于四川安岳石羊镇的富豪肖永明。

  近一年过去,石羊镇的老王(化名)对直升机仍有印象。在石羊镇镇东马路边,他指着一片水泥空地说,这就是肖永明所乘直升机的停机坪。

  走过停机坪几十米,马路左手边坐落着一座小桥,名叫启元桥。据当地媒体报道,这座小石桥是肖永明所修建。

  走过小石桥,穿过蜿蜒的山中小路,步行约20分钟左右,就到了肖家的老宅。记者看到,老宅完全保留着传统中式建筑风格,房屋大门紧锁,屋内几乎清空。据当地人说,这里就是肖永明父亲肖方林的老宅,他现在在石羊镇居住,已不在村里。

  老宅大门上,挂着安岳县公安局给“肖氏方林全家”的大匾,提醒来客这一家族在当地的不菲声望。

  自小看着肖永明长大的村长告诉新京报记者,肖永明的父亲肖方林没读过书,但当过生产队长,常常跑合同、给村上拉肥料,还被批走资本主义道路。村长回忆称,改革开放后,肖方林做风箱、算盘,还有麻绳,全国各地都有销售,永鸿塑料厂就是他一手做起来的,到上世纪90年代生意已经做得很大。

  在石羊镇上,肖永明的永鸿实业修建了五层的办公楼,在小镇上格外显眼,楼后面就是车间。新京报记者在楼内看到了肖永明的父亲肖方林,其身体状况不佳。即便有当地熟人介绍,一位自称是亲属的年轻男子仍然拒绝了新京报记者的沟通和采访。

  根据公开简历,肖永明1964年7月出生,1981年至1995年任安岳永鸿塑料厂副厂长。这意味着,17岁的肖永明就开始帮助父亲打理生意。

  村长说,肖方林有五个孩子,肖永明是老大,从小学习不好,很调皮,从学校毕业后就跟着父亲做生意,全国各地跑,后来去了格尔木开饭店,又搞了钾肥。

  如今,早已发家的肖永明对老乡很大方。村长告诉记者,肖永明每年都会回村里,每次都给其生产队的老人一千块钱,小孩给四百,排队发钱。自从肖永明在格尔木发家后,村里有几十号人都去了格尔木,在肖永明的厂里工作,不少还负责管理。

  据报道,肖方林曾两次动员儿子肖永明,分别捐资5000万元、1450万元,修建“方林中学”和石羊中学、石羊小学教学楼。不过,一位石羊中学负责人并不愿过度谈及这次捐献,他表示,“一直没有到位”。

  从格尔木饭馆老板到跨界钾肥

  有媒体描述说,上世纪90年代,凡是来过格尔木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小小酒家,它是当年格尔木餐饮业界的一个标杆。而就是一家小饭馆,改写了格尔木四川商人的财富史。

  8月3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格尔木市的“小小酒家”饭店,目前已经关门,屋顶挂着川北钾肥的标志,这里就是肖永明钾肥产业的起家之地。

  距离小小酒家不远处,坐落着格尔木中浩希尔顿逸林酒店,这一豪华酒店一侧,也有一个小小酒家的门面,不过并无餐饮服务。“小小酒家是我们老板起家的地方,现在已经不做了。”希尔顿酒店工作人员说。

  开饭馆的肖永明,后来进入了格尔木资源最丰富的产业——钾肥。工商资料显示,2002年11月,肖永明、林吉芳夫妇共同以实物出资注册成立了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即如今上市公司藏格控股业务主体。

  一位行业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我国的钾盐资源主要分布在青海察尔汗盐湖和新疆罗布泊盐湖,察尔汗盐湖就位于格尔木,盐湖以青藏铁路为界,路西的资源属于省属国企盐湖集团,路东则是格尔木市地方企业,以前是以格尔木钾镁厂为首的一批企业,整合之后如今主要是藏格钾肥。

  成立之时,藏格钾肥在格尔木并不起眼,那个时候,当地的钾肥巨无霸有两家,一家是盐湖集团,另一家是格尔木钾镁厂,均为国企。

  据官网介绍,盐湖集团是青海省省属大型上市国有企业,是我国目前最大的钾肥工业生产基地。而格尔木钾镁厂(其后改制为青海瀚海集团)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是格尔木市国企,是我国的第二大钾镁盐生产基地。

  开饭店出身的肖永明,在“移民城市”格尔木积累了不少资源。格尔木的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钾肥企业要做大,第一要有资源,第二要有技术。

  “饭店老板”肖永明赶上了时机。

  2000年3月,青海昆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背景是察尔汗盐湖铁路以东的资源整合。8月29日,一位钾肥行业资深专家告诉记者,当年政府之所以要推动察尔汗盐湖资源整合,主要是因为资源有限、宝贵,而当时的开发却是小、散、乱,对资源浪费比较大,钾肥品质也不高。

  此时,肖永明的藏格钾肥尚未成立。在昆仑矿业的股权结构中,格尔木市钾镁厂是大股东,持股55.25%;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空军钾肥厂是第二大股东,持股27.62%。

  四年后,肖永明入股了。

  2004年3月,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同意青藏铁路开发公司、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大柴旦清达化肥有限责任公司、大柴旦西海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对昆仑矿业现金增资100万元、100万元、50万元、50万元。出手100万的藏格钾肥,在昆仑矿业持股比例仅为1.25%。

  肖永明继续增持。

  新京报记者自甘肃省产权交易所获悉,2005年9月5日,受兰州军区后勤部委托,对位于青海格尔木察尔汗的蓝天钾肥厂整体产权通过公开竞投方式转让,成交价8050万元,接盘方正是藏格钾肥。

  经过一系列收购和增资,此时藏格钾肥在昆仑矿业的持股比例已增至15%,位列第二大股东,但与昆仑矿业大股东青海瀚海集团(由格尔木钾镁厂改制而来)仍无法相比,后者持股比例达46.73%。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