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5 02:30:22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青海首富肖永明:从饭店老板到钾肥大王

2018-09-05 02:30:22新京报

8月30日,青藏高原腹地格尔木,一个名为“小小酒家”的门面坐落在当地希尔顿酒店大楼下。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可能会试图推开门进去就餐,但这个“饭店”既无厨房、也无就餐场所,它的主人,是青海首富肖永明。

  吞并国企成为行业第二

  肖永明又一次等到了东风。

  2007年8月,青海省国土资源厅下发《关于责令青海昆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整合为紧密型公司的通知》,责令昆仑矿业采矿许可证划定范围内企业整合,组建紧密型股份制公司,杜绝乱采滥挖、争抢资源。

  一位钾肥行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昆仑矿业成立之后,各家企业争夺资源的现象仍然存在,整体开发并没有统一计划,故而政府又开始主导新一轮整合。

  一位格尔木市知情人士透露,当时政府批的小厂子太多,乱采乱挖,对长期利用不利。政府为了保护资源、减少浪费,所以主导进行路东产业整合。当时是钾镁厂(即瀚海集团)在主导整合,后来钾镁厂又被藏格兼并。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一轮整合开始之前,2007年7月,格尔木市政府官网刊发题为《钾肥养肥的格尔木巨富》的文章称,在格尔木,肖永明俨然已成为川商的楷模,一谈起肖永明,川商们立马一脸肃然,显出崇拜的神情。

  一个月后,即2007年8月,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一致同意藏格钾肥、格尔木庆丰钾肥作为收购方。9月,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一致同意藏格钾肥、庆丰钾肥于9月20日前各缴纳2亿元收购保证金到察尔汗盐湖管理局账户,以体现收购诚意及保证整合工作顺利进行;藏格钾肥按期缴纳了保证金,庆丰钾肥未能按期缴纳保证金。于是,藏格钾肥被确定为察尔汗盐湖铁路以东的资源整合主体。

  此时,作为铁路以西的青海省大型国企,又是同行业老大的盐湖集团,没有参与这一轮整合。

  “整合时期,盐湖集团觉得难度太大,就慢慢放弃,政府看到其也不积极,就没实施。”格尔木的消息人士表示,盐湖集团那时正忙于百万吨项目,而且集团资源集中在(铁路)西部。另外,在整合的时候,企业也比较困难,当时甚至从银行贷款发工资。

  肖永明则有着金融机构的支持。

  上述消息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藏格有青海省农行的支持。藏格投产时就从农行获得第一笔流动资金贷款600万,到2010年,也就是整合基本完成的时候,农行为其发放了超过25亿元的贷款。

  虽没有盐湖集团的竞争,但肖永明的整合之路并不顺利。

  藏格钾肥2015年借壳时披露的材料显示,2007年第四季度,藏格钾肥收购了地矿化工总厂等,并积极与其他被收购方沟通以推进整合进程,但议价难度较大。鉴于前述情况,2008年1月,青海省整合和规范矿产资源开发秩序领导小组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青海昆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组建紧密型公司的意见》。

  2008年7月,格尔木政府官网公布,市长朱建平在中共格尔木市委十一届七次全体会议上发表讲话,青海昆仑矿业整合工作中出现新的利益矛盾,部分企业因盐湖资源配置引发的冲突屡有发生。加快推进青海昆仑矿业整合工作,多方协调关系,慎重处理问题,确保不产生新的矛盾。

  在最终被民企收购前,瀚海集团自身的发展战略曾颇为雄大。新京报记者自青海省政府官网获悉,《青海瀚海集团有限公司2004-2008年发展战略》称,其将形成“立足西北,深入全国,开拓海外”的战略发展格局,成为以氯化钾、复合肥、尿素生产为主,其他盐化工产品为辅的现代国际性企业集团。

  一位瀚海集团老职工称,“瀚海集团被收购时盈利,我们工资在格尔木算中上等,职工福利很好,每年都去内地旅游,先进个人还出国。在钾肥行业,盐湖集团是全国第一大,我们瀚海是全国第二大”。

  对于为何由肖永明来整合、收购,多位老职工均表示不了解。

  前述消息人士表示,“钾镁厂(即瀚海集团)被兼并是首当其冲的,它在中间,藏格在外圈取得了资源,藏格把它围了。从修盐田的角度看,藏格占了好的战略位置。”

  “肖永明最开始给我们单位卖绳子,之后开盐田慢慢发起来。肖永明做钾肥生意,也得到了钾镁厂很大支持,他和厂里高管关系很好”,有瀚海集团老职工称。

  新京报记者发现,不少昔日钾镁厂高管如今都已经在藏格控股任职。比如王聚宝,曾任青海瀚海集团副董事长、法律顾问,后任藏格钾肥董事兼副总经理。张萍曾任瀚海集团副经理、副总工程师兼技术部部长,后为藏格钾肥总工程师。

  为保护职工利益、推动资源整合,格尔木市政府也曾有过举措。8月30日,新京报记者自格尔木市政府获得一份文件,其同意瀚海集团公司国有股股权转让价款赠予小股东和无股份员工。2009年1月,格尔木市政府称,为加快察尔汗铁路以东盐湖资源整合进度,全力维护社会稳定,保护职工群众利益,瀚海集团公司股权转让价款适当赠予小股东和无股份职工是可行的,市政府对全体股东的行为予以支持。

  文件下发两个月后,瀚海集团被收购。据藏格钾肥2015年借壳时披露的材料显示,2009年3月6日,藏格钾肥以38364万元受让青海瀚海集团85.82%的股权。

  格尔木政府官网一篇文章曾就此评价称,两大钾盐公司的并购,标志着察尔汗盐湖铁路以东资源整合工作启动,也标志着青海昆仑矿业有限公司向组建紧密型公司迈出了关键一步。

  据格尔木市官网,2009年3月格尔木市委书记王西秦考察原瀚海集团公司生产车间时要求,藏格钾肥要妥善安置好整合企业职工,切实履行好维护社会稳定职责,让广大职工看到希望、增强信心。

  收购了瀚海集团后,藏格钾肥很快跃居行业第二。

  资源整合,曾与刘汉有生意交集

  一位钾肥资深行业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钾肥行业里,国企盐湖集团和民企藏格钾肥分别是老大和老二,盐湖集团的产品品质相对较好,藏格这几年也慢慢赶上来了。在市场方面,两个企业都是全国范围内布局竞争,藏格的钾肥售价相对便宜。

  新京报记者自格尔木市政府获得的整合报告显示,为推进盐湖资源综合开发利用,藏格钾肥作为内部整合的唯一收购方对察尔汗铁路以东钾肥企业进行整合。整合工作于2007年开始,于2013年5月结束,先后陆续整合了14家小钾肥生产企业。

  “肖永明捡了便宜”,格尔木知情人士表示,当时察尔汗矿区地质报告说,路东的表内储量按照20万吨开发也就30年的矿量,但这一勘探后来证明并不准确。所谓表内储量,是指含氯化钾较高的可开采储量,表外储量意味着以后还要再研究如何开采,成本相对较高。

  知情人士称,“那时候肖永明认定,虽是表外资源,他也能把钾肥生产出来,人家有这种思想”。

  “肖永明抓住机遇了,有头脑,有思想,也敢干”,格尔木另一位消息人士表示。

  在资源整合中崛起的肖永明,展现出了出众的资源和人脉。

  2010年10月,也就是肖永明收购关键期之时,“四川黑老大”刘汉旗下金路集团公告称,将持有的绵阳小岛建设开发有限公司98.26%的股权转让给肖永明旗下的世龙实业,作价3亿元。

  彼时,刘汉的事业如日中天,其被称为“潜在水底的真正富豪”,手握四川乃至全国大量政商资源。刘汉2015年被执行死刑。

  2013年6月,刚刚完成资源整合的藏格钾肥吸收了数家国有资本入股,包括金石投资、华景君华。金石投资背后是财政部旗下中信集团,华景君华背后是国内能源巨无霸、国资委下属央企华能集团。2014年年底,藏格钾肥冲刺上市,整体预估值达到90亿元。

  藏格钾肥在注入上市公司前吸收实力资本入股,同样的路径复制到如今的巨龙铜业。2006年,巨龙铜业在拉萨注册成立,公司旗下的驱龙铜多金属矿铜资源量达1000万吨,是目前国内已探明的第一大铜矿。

  今年7月,藏格控股披露重组方案,巨龙铜业股东中,西藏盛源矿业和西藏墨竹工卡大普工贸有限公司为西藏地方国资。通过这一重组,这些西藏国资将成为上市公司藏格控股的股东。不过,根据今年8月的最新公告,藏格控股调整了重组方案,仅发行股份收购巨龙铜业51%股权,交易对方中已无西藏国资身影。

  新京报首席记者 赵毅波 zhaoyibo@xjbnews.com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