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7 02:30:09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覃辉被罚5年市场禁入 “星美”败走A股

2018-09-07 02:30:09新京报

昨日晚间,*ST圣莱发布《关于中国证监会对公司相关责任人员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的公告》,显示*ST圣莱原董事长胡宜东、原财务总监康璐以及*ST圣莱当前实控人覃辉均遭市场禁入措施。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对胡宜东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覃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康璐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 人物

  隐秘富豪覃辉:低调的冒险家 曾涉千万行贿案

  出生于1968年的覃辉极为低调,鲜少接受媒体采访。一个略显夸张的侧证是,媒体常将覃辉之弟覃宏的照片误注为覃辉进行登载。

  然而在媒体报道中,覃辉早年的起家之路充斥着横亘政商界的种种冒险、投机与行贿丑闻。他出生于四川一个普通人家,后在北京认识了有政界家庭背景的妻子;从经营铁矿石进口起步,购入娱乐会所,构建星美系,陷入向官员行贿案件。

  9月5日,证监会公布对ST圣莱实际控制人覃辉等给予市场禁入处罚。覃辉在5日回复媒体称“我们就不该进入圣莱达,我们进入之后才发现这个公司当时就不够资格上市,谁应该承担责任呢?欺骗我投资的人吗?”他进而表示,自己永远不会回归A股,“一辈子都不当董监高(A股)!”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多年难别“天上人间”标签

  覃辉被大多数人认识的第一个标签,多年以来始终是曾经传说中的高端娱乐会所“天上人间”投资人,即使他在2013年前已经退出。

  关于接手“天上人间”,综合覃辉向媒体讲述过的版本,这个故事显得像是一个兴之所至的意外之举:覃辉在1994年圣诞节见到“天上人间”的大股东,对方邀请他入股,当时做铁矿石进口业务的覃辉正逢经济调控带来的生意瓶颈,于是将准备购买一条15万吨级矿油两用散装船的钱投入了“天上人间”,成为大股东。

  在甫开市场经济的年代,“天上人间”象征的奢靡与荷尔蒙一度激起外界对于它和它主人的种种猜想,直至2010年5月被清查,至今不绝。覃辉本人自称从2005年7月起已不再是“天上人间”的投资人,但“天上人间”依然是他在接受过的寥寥几次采访中必然被重提的问题。

  此外,作为常年离开公众视线的“隐秘富豪”,覃辉自身的沉默加剧了外界对其生活好奇的发酵。有星美集团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覃辉的生活比较奢靡,此前赴成都调解员工欠薪问题,要住最好的酒店。“我们当时都很气愤,这个钱为什么不发工资”。

  今年4月中国经营报的采访中,覃辉给自己经营“天上人间”会所十年的经历下了结论:“我至今以当天上人间的老板而自豪,我曾经是它的股东,我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虽然覃辉在今年1月的声明中称“我作为星美集团的主要投资人,并没有过多的介入实质经营”,但覃辉即使隐匿,或依然习惯掌握主导权。据《环球人物》报道,星美集团另一掌门人、覃辉的弟弟覃宏曾说“从小到大战略上都是他(覃辉)做的,我本人更侧重于业务和经营上”。

  曾涉千万行贿案

  “天上人间”原投资人的身份之外,在过往媒体报道中,覃辉曾涉及中国建设银行原行长张恩照案和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李培英案,被描述为污点众多的“行贿者”。

  2005年张恩照一案中,据检方指控,覃辉曾6次行贿,金额约数十万元——覃辉先后6次给予张恩照总计6万美元、20万港元、10万元人民币的贿赂款,凭此换取张恩照为星美系提供的经营便利。张恩照在星美传媒向建设银行北京分行贷款6亿元及贷款抵押担保的解除事项上提供帮助,另外为重庆长丰通信的全资子公司成都长丰宽频公司向建行贷款5000万元提供了便利。

  据《财经》报道,2009年的李培英一案中,据山东省济南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书,覃辉累计向北京首都机场集团原董事长李培英行贿1867.68万元,占到李培英受贿总金额的七成。李培英治下的首都机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因而向覃辉提供了便捷宽松的融资通道。

  覃辉本人对于这两案有自己的解释。2010年大公报的采访中,他表示自己在李培英案中不存在行贿;承认张恩照案触犯法律,但给张钱有“私人感情成分”在。

  今年1月17日,沉寂已久的覃辉通过星美官方发布《覃辉本人关于长期以来不实报道的郑重声明》,声明中再次称自己与李培英案“无任何犯罪形式关联”。

  覃辉并不承认自己有着赌徒天性。在今年4月中国经营报的采访中,他说自己不会打麻将,讨厌赌博,至今只去过一次澳门,且只呆了三个小时。随后他补充了一句,“我最多是因为公司发展,去借钱之类的,犯了一些错误,这个我承认”,似是为自己涉身其中的两桩行贿案作了隔空补白。

  虽然被称为资本运作高手,不过覃辉的星美控股在回A进程中屡屡受挫。今年4月,宇顺电子终止了与星美系公司重组,覃辉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星美回A,有很多家公司都在跟我们谈,现在与宇顺电子停止了,并不代表星美不重组了。”彼时,覃辉提到自己的想法就是关注于做好院线,不将院线资产分拆,未来做成植入会员生活服务、通讯、零售等产品的渠道。据覃辉当时的说法,星美正在与香港两家传媒类企业和内地公司谈重组,计划今年10月完成。

  此次再遭市场禁入的处罚下,星美回A或已难实现。

  圣莱达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增收入和利润

  圣莱达2014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时任董事长胡宜东预计圣莱达2015年度净利润亦将为负值,寻求增加营业外收入。

  2015年11月10日,圣莱达与华视友邦签订影片版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华视友邦将某影片全部版权作价3000万元转让给圣莱达,华视友邦应于2015年12月10日前取得该影片的《电影片公映许可证》,否则须向圣莱达支付违约金1000万元。当月,圣莱达向华视友邦支付了转让费3000万元。

  2015年11月,圣莱达向华视友邦支付的3000万元版权转让费最终流向“星美系”相关公司并被使用。

  2015年12月21日,圣莱达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因华视友邦未依约定取得电影公映许可证,请求法院判决华视友邦返还本金并支付违约金。

  2015年12月29日,圣莱达与华视友邦签订调解协议书,约定华视友邦于2016年2月29日前向圣莱达支付4000万元,其中包含1000万元违约金。次日,法院裁定该调解协议书合法有效。

  2016年1月29日至2月29日,圣莱达分三笔共收到华视友邦转入的4000万元。圣莱达将华视友邦支付的1000万元违约金确认为2015年的营业外收入。

  据证监会披露,华视友邦向圣莱达退回的3000万元版权转让费和赔偿的1000万元违约金最终流向关联公司。

  新京报记者 阎侠 张妍頔

编辑:倪雪莹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