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2 21:27:29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任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人物丨“邮件门”后AI女神“飞”了 谷歌AI中国还剩什么?|新京报财讯

2018-09-12 21:27:29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任娇

  

▲李飞飞

  想当老师的不止马云一位,还有谷歌AI女神李飞飞。在“邮件门”否定即将离职75天之后,谷歌的AI女神李飞飞宣布后年底离开。

  2016年11月,李飞飞(Fei-Fei Li)在谷歌担任谷歌云AI首席科学家,2017年12月宣布在中国成立谷歌AI中国中心,作为该中心的负责人之一,她也一直是广为人知的谷歌人工智能布道者。

  9月11日凌晨消息,谷歌云CEO Diane Greene在官方博客上宣布,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科学院院长Andrew Moore教授将在2018年底接任李飞飞的谷歌云AI负责人职位,而李飞飞也将正式回归斯坦福大学当教授。

  10日当天,李飞飞在其个人微信朋友圈分享了她即将离任谷歌云的消息,并评论称“学术界和工业界人才的互动和思想的交流一直是硅谷传奇的重要精髓。

  回到斯坦福任教职后,李飞飞也会担任“谷歌云AI/ML顾问”。接任她的Andrew Moore将会帮助谷歌打造匹兹堡校区,把在大学里开发的想法应用到现实环境中。

  那么,这位华裔女科学家离职后,谷歌AI中国中心还剩下什么?

  谷歌AI中国没有“佳飞猫”组合

  2016年11月,李飞飞加入谷歌,一直是谷歌的后起之秀。然而,她与自己一手创建的谷歌中国的未来,尚不明朗。

  一年前带着谷歌AI实验室重返中国,作为华裔女科学家,女性高管,她被看作是谷歌的“柔性外交”。

  李飞飞的成长经历符合美国主流价值观的代表,对谷歌来说,也更倾向于将她打造为一个“媒体明星”。

  李飞飞回忆了自己来到美国之后的生活。初到美国的李飞飞全家收入微薄,李飞飞在读书之余不得不到处打零工,最苦的时候李飞飞一天只睡四小时。高中毕业时,李飞飞得到了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系的全奖Offer。1999年,李飞飞以最高荣誉从普林斯顿本科毕业。在加入谷歌之前,她已经是一个AI届的“明星”教授,还获得盖茨夫人基金资助成立AI项目。

  去年人工智能界,“李飞飞”的名字随着AI的升温其关注度也不断窜升。作为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终身教授、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谷歌云”首席科学家,2017年12月,在2017年谷歌开发者大会上,她宣布,谷歌AI 中国中心成立,这意味着谷歌正式加入对中国人工智能(AI)人才的争夺,并在北京租6000平米写字楼办公区

  这是李飞飞2017年从1月入职Google时,就开始谋划并推动的是事,在与Google CEO、Google Cloud CEO等一起头脑风暴时,她提出在中国展开基础AI研究工作。

  在谷歌AI重返中国的发布会上,李飞飞引用了一句拿破仑的话:“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很多次听人们提起拿破仑的这句名言: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他一旦被惊醒,世界会为之震动。在AI的世界里,中国早已觉醒,并已迅速成为领军者之一。事实上,在今年的几次回国当中,我已亲眼目睹,中国在AI基础研究、 创业、产业发展和政府支持上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今天,我和团队回到中国,希望开始一段长久、真诚的工作,创造未来。还是那句话,我相信:’AI没有国界,AI的福祉亦无边界’。”

  2017年,AI+正逐步取代互联网+,成为各行业追逐的新的增长点。谷歌从Mobile First到AI First, 百度提出All in AI,腾讯则提出了AI in All,不管称呼如何变,AI的重要性正日益凸显。而面对国内崛起的互联网巨头BAT也在展开的AI激烈争夺战中,重返中国之后,摆在李飞飞面前的问题并不轻松。

  谷歌中国中心,仍将由李飞飞的学生、谷歌AI中国中心负责人李佳负责。李飞飞也表示,未来将担任谷歌云顾问,她的离开不会影响谷歌中国中心。

  AI女神离开 谷歌AI中国中心不确定的未来

  谷歌AI中国中心成立10个月,动作不太多。

  2017年12月,李飞飞携谷歌AI中国中心高调露面时,对于谷歌AI中心的定位,李飞飞表示“AI没有国界”。而谷歌对该中心的战略定位绝对是整个谷歌公司层级的。

  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石博盟(Scott Beaumont)则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该中心不设人数上限,希望尽可能有更多优秀人员加入。谷歌的发展战略是“AI First”,而中国拥有海量的数据、广阔的应用场景,《纽约时报》在报道中评价,“新的谷歌人工智能中心可能会加深该公司与中国之间焦虑而复杂的关系”。

  谷歌似乎打算利用人工智能重返中国,也加入了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BAT对AI人才和战场的争夺中。然而9个多月过去了,谷歌AI中国中心动作并不频繁。除了人工智能业务之外,谷歌Waymo的自动驾驶技术也是入华的突破口之一。

  今年5月,谷歌Waymo在上海自贸区注册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名为慧摩商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并且已经有部分员工开始在上海工作。显然,谷歌希望自动驾驶技术成熟之后,就可以把这款产品带到中国。

  人工智能方面,谷歌在6月推出了一款谷歌官方微信小程序“猜画小歌”,小程序使用者看到给出的词汇进行作画,并随着绘画让人工智能进行猜测,直至猜中为止。每轮游戏只是限定在2分钟,AI程序猜中之后,用户也可以查看其它用户的绘画结果。

  虽然李飞飞称自己的离开并不会影响谷歌AI中国中心的运作,但谷歌在中国还有很多期许没来得及实现。“AI女神”的离开,为谷歌能否在中国站稳脚跟,又徒增了不少变数。

  在前Google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最近出版的《AI·未来》中透露,当时Google凭借在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成功,认为在中国复制美国的模式就可以了。因此,李开复在领导Google中国时,总部并未给予他资源上的倾斜,在管理流程上,更是处处制肘于总部的制约。Google低估了中国市场的特殊性和竞争对手的强大,其僵固不化、滞后的策略和管理才是节节败退的根本原因。

  今年9月20日和21日,中国2018 Google开发者大会依旧会如期举行,李飞飞还是否会现身,还是一个未知数。

  两月前身陷“邮件门”

  谷歌军事计划引发员工抗议

  李飞飞离开谷歌,两个月前已有苗头。谷歌员工强烈反对谷歌同意提供可用于分析无人机监控镜头的军事人工智能技术,李飞飞在今年6月陷入长达数月的内部纠纷。

  今年6月,谷歌卷入了一项员工抗议活动,该活动旨在通过一项名为Project Maven的计划为军方开发人工智能。当公开内部电子邮件时,一封泄露的邮件中李飞飞对此事的评论,引发了争议,这表明她意识到公众对军事计划的强烈抗议。在该合同的消息传出谷歌之后,超过4000名员工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管理层撤销该决定。十几名员工后来辞职抗议。谷歌最终屈服于许多要求,并承诺不会为武器制造人工智能。

  国外科技媒体The Next Web报道称,李飞飞在邮件中表示,我不知道如果媒体开始接受谷歌秘密制造人工智能武器或人工智能技术为国防工业制造武器的话题会发生什么,但Google Cloud一直在构建2017年民主化AI的主题。这封邮件被泄露给纽约时报等媒体,让谷歌和李飞飞都陷入尴尬。

  据《纽约时报》报道,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避免任何提及或暗示人工智能的所有成本。” “武器化人工智能可能是人工智能最敏感的主题之一,如果不是最多的话。这对媒体来说是一种愚蠢的行为,可以找到破坏谷歌的所有方法。”

  “I’d be super careful to protectthese very positive images. 我会非常小心地保护这些非常积极的形象。”在被泄漏邮件结尾,李飞飞表示,非常担心抗议所带来的公众形象问题。也正因此为此,李飞飞更多关于公司公众形象的担忧,而不是围绕谷歌军事合同的道德问题后,在公司内外被批评。

  “参与军事计划,与她此前所展示的公众形象不符,即让AI成为道德使用人工智能的倡导者。”李飞飞的批评者说,在讨论至少应该敲响警钟的军事合同时,她似乎并不十分关注“人工智能”或道德规范。因此,他们说,她作为AI传播者的可信度和有效性受到了损害。

  在谷歌发言人最初告诉国外媒体Business Insider所言,“李博士对谷歌和斯坦福的计划保持不变”,但没有详细说明。该发言人随后向Business Insider发送了一份更新声明,称李飞飞仍然计划“长期继续使用Google Cloud,尽管当她与斯坦福的休假结束时,她与我们共度的时间将减少。”

  发言人拒绝说明李在谷歌的工作是兼职还是其他一些安排,或者说她是否会在她的休假结束后继续领导该公司基于云的人工智能工作。

  Bussiness Insider报道,尽管尚不清楚李是否直接参与赢得军事合同,或者她是否亲自发挥了任何作用。但在长期以其“不要成为邪恶”的座右铭而自豪的谷歌内部,这项交易备受争议。

  接任李飞飞的Andrew Moore是谁?

  接任李飞飞的Andrew Moore(安德鲁·摩尔),其实是谷歌的老员工。

  摩尔于1993首次加入CMU担任计算机科学和机器人学教授。然后他从2006到2014加入谷歌,帮助硅谷巨人谷歌打造匹兹堡校区。在谷歌的新角色中,他将留在匹兹堡。

  Andrew Moore

  The Next Web分析称,就其本身而言,谷歌表示已提前计划用摩尔取代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该公司参与Project Maven引发的争议与李的离职有关。李飞飞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有才华的机器学习研究人员之一。但对于谷歌会选择摩尔来取代李飞飞,并不奇怪。摩尔在2006年开设了谷歌匹兹堡办事处,他所任教的卡内基梅隆大学是计算机科学课程最好的大学之一,很少有其他候选人有他这样在经历。

  像Google和Facebook这样的主要科技公司已经在聘用学者方面采取了一些措施,使得他们没有时间教下一代研究人员。CMU主席Farnam Jahanian在一份声明中说,该大学支持摩尔搬到谷歌。

  在ZDnet的报道中,除了推进CMU对人工智能变革潜力的愿景之外,安德鲁还举例说明了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理念,即把在大学里开发的想法应用到现实环境中。追求对人工智能在21世纪的重要作用的共同理解,也将继续加强我们与谷歌的长期伙伴关系。”

  摩尔早在2006年就开设了谷歌匹兹堡办事处,并计划在卡内基梅隆工作四年后以新的身份回到该办公室。在今年早些时候对GeekWire的采访中,摩尔“情绪智力”这个话题的兴趣,这个话题是教计算机如何检测和理解人类情绪,作为这个领域下一个新兴领域之一。

  作者 | 任娇

  编辑 | 杨砺

编辑:杨砺 刘喆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