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2 21:28:12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陆一夫 梁辰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对话“被绑架”的林宇:谁的网秦? |新京报财讯

2018-09-12 21:28:12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陆一夫 梁辰

  林宇说,这是一个“写本小说,拍个大片”的故事,代价则是自己身心俱疲与网秦4年亏损血泪史。

  作者 | 陆一夫 梁辰 实习生 陈诗怡

  编辑 | 杨砺

  消失415天后,网秦创始人林宇对外讲述能“写本小说,拍个大片”的混杂着利益、同学情谊等在内的绑架故事。

  “这不像普通的110报警,我被绑架13个月,有专业团队精心策划的方案,非常严格绑架和看管,可以写本小说,拍个大片,这也是为什么北京警方花费一年多才把我解救的原因。几十人的犯罪团伙,不像有人发短信威胁报110这么简单。等案件正式结案后,将来可以和大家分享细致过程”。林宇说。

  2005年,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的林宇创办手机安全公司网秦,2006年,林宇找来认识12年的高中同学福建同乡史文勇加入网秦。2011年,网秦在美国上市,2013年10网秦开始被浑水做空,一直持续到2014年,网秦股价大跌。与此同时,林宇因央视著名主持人被调查而被带走协助调查。此后,林宇归来,却于2014年被宣布辞去网秦所有职务。

  “我从来没有从网秦离职过”。按照林宇的说法,史文勇伪造公章迫使林宇离职,2016年史文勇签署辞去公司董事长的文件,然而很快反悔。

  2016年11月10日深夜,林宇被绑架,7x24小时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手链,此后被囚禁13个月,直至2017年12月被警方解救。接下来,林宇表示自己需要调养身体并配合警方调查,今年8月北京朝阳警方立案。

  “马云走了,我回来了。真巧,我今天正式回归网秦,希望带领网秦重新出发”。9月10日,微博认证为网秦CEO的林宇发布回归宣言。

  “我回来了,你却走了,史文勇。”9月11日,林宇再次公开发布微博质问史文勇,“我现正在网秦办公室,担任联席董事长和CEO,你在哪呢?虽然你已被董事会和公司免职,我还是希望你能回国,回北京,回网秦办公室,当面对质?真假不就明白了吗?”

  然而,史文勇不在国内,无法当面对质。

  对此,史文勇已于10日19时发布声明回应称,并没有收到公安问询,在公司正常履职,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予以回应。9月10日,凌动智行官方微博做出回应称,前创始人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任,目前公司董事会管理层未有调整。

  据媒体报道,史文勇否认与绑架案有关,称林宇开了个假董事会;发布假新闻,扰乱视听。对于林宇称史文勇已经逃离出境近一个月,史文勇表示,“我到海外出差很正常,是忙一些投资业务的事情”。

  到底谁在说谎?谁才是真正的董事长?9月11日,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专访林宇并走访网秦(凌动智行)总部。

  ▲2013年时的林宇

  ▲林宇提供的近照

  ▾

  “网秦”加强安保 暂无林宇办公室

  9月11日,位于东城区雍和航星科技园园区十分安静。园区8号楼10层大堂,四个身着黑色上衣的大汉,挂着工牌在此巡查,安保力量加强。

  ▲位于东城区雍和航星科技园园区

  “9月10日,凌动智行前身网秦的另一位创始人林宇在一群黑衣人的保护下,闯进办公室,想要召开董事会恢复身份。”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了解到,这是公司加强安保的直接原因。

  在该园区有两家公司在这里办公,一家是凌动智行,另一家是元心操作系统。两家公司内部打通可以自由通行。

  记者走访凌动智行办公区发现,公司虽然已经在年初完成更名,但网秦的痕迹依然留在这家公司一些老员工工牌、高层办公室标牌,以及公司楼间展示内容上。史文勇和许泽民的办公室位于10层,但未发现林宇办公室。

  ▲记者走访凌动智行办公区

  有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2014年之后,就没有看到郭凌云出现在公司内部。

  昨日,一位网秦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2015年公司已经将未来押宝在车联网上,开始利用位于杭州的子公司进行研发,最初的产品是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由史文勇推动。但对内部员工直到2016年的十周年活动上才公布,随后人员开始分流。

  “一些做移动互联网的留下来负责海外市场,安全部门大多去了百度等其他公司,也有产品和技术转岗到杭州子公司。”

  9月12日,林宇对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表示,他今天还会回公司。

  对于有无自己的办公室,林宇说,“面包会有,奶酪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哈哈,放心。”

  附采访实录:

  ▾

  被绑架身心受到摧残 持股没变化

  新京报:从被解救到立案,中间长达8个月,这是什么原因?

  林宇: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被绑架长达13个月,确实让我身心受到摧残,最需要一段时间去修养调整和恢复;需要一段时间仔细回忆被绑架期间的细节和线索;另一方面,这是绑架大案,立案很慎重,我配合警方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做细节回忆,线索整理,案情核实等工作,警方也需要更多时间进行调查,需要有确切的线索和证据。北京市的绑架案,一旦立案,多年来破案率是100%。

  这不像普通的110报警,我被绑架13个月,有专业团队精心策划的方案,非常严格绑架和看管,可以写本小说,拍个大片,这也是为什么北京警方花费一年多才把我解救的原因。几十人的犯罪团伙,不像有人发短信威胁报110这么简单。等案件正式结案后,将来可以和大家分享细致过程。

  新京报:史文勇说没有收到朝阳公安方面任何调查和问询要求,你怎么看?

  林宇:首先,根据办案组的纪律,他们不能对外透露信息,否则犯罪团伙都跑了,怎么抓,难度更高。办案组不会主动对外说做什么,包括我本人。和我相关的跟我核实,跟我无关的警方不会去跟我说做了什么,这是他们的工作纪律。有没有去找过史文勇,我们作为外人无法求证的。

  新京报:史文勇说54%的投票权是不对的,是这样吗?

  林宇:上市公司董事会公告已经非常清楚,China AI Capital Limited战略投资网秦是违法交易。上市公司章程中规定只有三个创始人才拥有网秦公司的B类股票。这个结构跟京东、马云阿里巴巴、百度一样,都是创始人才能拥有的,除非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本人愿意发生转移,否则不可能改变。

  此外,史文勇一直隐瞒我始终还是上市公司董事的重要事实(即便2014年12月史文勇欺骗董事会说我患病辞职,董事会只是确认我辞去董事长和CEO,但我还是公司董事,没有没有任何动机辞去公司董事身份)。在过去近4年里,他们违规操控董事会秘书徐英(史文勇太太的姐姐,2018.9.9已被董事会免职),始终没有发送董事会通知给我。而许泽民从来没有经过董事会批准就被宣布成为公司董事。这有我辞职的2次董事会的决议和公告为证。

  新京报:目前是妻子在代持你的股份吗?还是说股份仍在你手上呢?

  林宇:其实这个没有任何区别,我们属于一个家庭。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这个法律都是一样的,就像刘强东,股权也有一部分属于妻子。

  新京报:史文勇说当时召开的董事会并没有全部董事到场,你对此有什么回应吗?

  林宇:根据网秦上市公司章程,一个董事发起会议,有三个董事出席会议,这就是一个有效的董事会。这是一个完全合理合法的董事会议。

  ▲林宇微信朋友圈截图

  ▾

  离开网秦4年公司被掏空

  新京报:你离开网秦已经四年,现在回到公司,发现公司有什么变化吗?

  林宇:过去四年,网秦的管理层基本就是在通过三种方式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第一种是现金质押;第二种是低价贱卖上市公司资产,包括飞流、秀色等等;第三种就是用高价投资他们自己关联或控制的公司。这才使原来网秦的股价从大约8美元掉到现在1美元不到,最低的时候甚至是月0.5美元,上市公司的市值已经蒸发90%以上。全球的投资者都看明白,史文勇他们在掏空上市公司。

  举一个例子,我担任网秦的董事长和CEO,最高一个月薪水是3万人民币,我只有把公司股价做好,才能分享公司成长的收益。 但现在网秦的管理者(已被董事会正式免职),史文勇,许泽民,陈亦工等,都是一年一千万的薪水,中国职业经理人一年薪酬能上千万的有几个?可想而知他们把上市公司的业绩做得多么差。他们说要保护股东利益,看看他们每个月给自己发了多少工资就一针见血。

  你要说他们跟我一样,每个月给自己发3万人民币,那我还是觉得他们是想把公司做好。但实际上过去几年网秦的业绩都是巨额亏损,2014年现金盈利约1个亿,2015年转为亏损1个多亿,2016年变成亏损两个多亿,去年是亏损四个多亿。过去四年,就是网秦的亏损血泪史!

  网秦的主要业务都被出售了,员工越来越少了,但是公司却亏得越来越多。如果说这些钱花在营销业务上那可以理解,但是花在管理团队上不可以接受。

  新京报:你曾提到史文勇贱卖网秦优质资产的问题,这是怎么发现的?

  林宇:其实这是由美国投资者最早提出的。在2018年2月6日,一个美国的做空机构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说的就是飞流和秀色的交易,实际上是低价出售上市公司资产,其中包括飞流、秀色、国信等等。这些资产里规模最大的是飞流和秀色,两个项目加起来是一个接近50亿的交易。

  我认为史文勇贱卖资产方面有几个问题。首先是史文勇购买飞流 22%的股权,其中一半的钱是挪用上市公司的资金,这一点在今年5月16日网秦的公告里已经得到证实,网秦的审计委员会和史文勇本人都已经承认这一事实。

  另外,史文勇购买飞流股权的另一半钱至今没付,相当于一分钱没花, 但是股权已经是他的了,这完全就是空手套白狼。

  这就是为什么网秦的股价一直走低,投资者都能看出来的,这是非常明显的低价出售上市公司资产的行为。

  ▲三位创始人团队

  ▾

  我从没有离职 史文勇可以跟公司谈条件

  新京报:你在9月10日发布了新的任命通知,同时宣布史文勇,许泽民和陈亦工被免职,但是目前网秦官网还没有发布这一公告,这是怎么回事?

  林宇:我在公告中也已经说了,这是一个利益团伙,他们一直都背着我收买公司的管理层和员工。当史文勇他们被免职的时候,他们仍然会让员工继续去传递对他们有利的话语,这很正常。任何一个公司的高管被调整的时候,他都会挑动大家的情绪,至少可以让他跟公司谈谈条件和要求吧,我觉得都很正常。

  新京报:现在史文勇是在国外吗?

  林宇:对,他在8月14号就已经出境了。

  新京报:那你有证据吗?

  林宇:你可以试着拨打他的电话。他是北京的号码,如果他在北京的话,应该五六秒就会接通。如果十几秒接通,他肯定是在国外。另外一个特征就是,你听电话铃声,在北京、香港和泰国都是不一样的。

  新京报:当年你为什么会选择离职?离职三个月之后你又很快回到公司,那时候你跟史文勇的交涉过程是怎样的?

  林宇:我从来就没有离过职。当时的事实很简单,就是因为央视的记者芮成钢被调查,我和他是朋友,而且网秦跟央视有过两年共两百万的广告合同,这是非常正常的商业交易,所以我当时不涉及任何违法行为。再说芮成钢不是官员,甚至连公务员都不是,他只是央视的记者,他真正的问题我也不了解。我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我是代表公司管理团队,如果投放广告有问题,那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是整个公司管理团队共同的问题。

  新京报:所以你没有从网秦离职是吗?

  林宇:我没有离职,当时需要配合调查,是与世隔绝的状态,我怎么可能离职,我想离职也离不了,史文勇他们都很清楚。实际上是史文勇指使徐英(他太太的姐姐),在辞职信上盖了我的签字章,那并不是我自己签字。按照美国法律的规定,我没有离职,我仍然是网秦的董事长和CEO。

  新京报:那如果你没有离职的话,你会选择卖掉国信、飞流和秀色吗?

  林宇:会逐步分拆上市。如果让飞流的业务在香港上市,这样的好处是会让网秦的所有股东获益,因为飞流一旦成为一个独立的上市公司,控股的依然是网秦,那肯定比飞流在网秦体内的时候更受益,让董事、所有股东都受益。

  但史文勇他没有执行我说过这种方案,他是先把飞流买出来,然后再装入上市公司,这样飞流的获益跟网秦就没有关系,这是伤害我们所有股东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网秦过去几年股价走低的原因。

编辑:杨砺 杨梓铭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