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8 09:40:2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林子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中弘股份最后1天:开盘跌停 律师称维权有胜算 股民持5824股称“以为能涨回来” |新京报财讯

2018-10-18 09:40:2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林子

  新京报快讯(记者 林子)10月18日开盘,中弘股份股价跌9.76%,报0.74元。由于中弘股份昨日收盘价报0.82元,即使今日收盘涨停,公司股价也无法超过1元,这也意味着中弘股份即将驶入退市轨道。

  新京报记者对照深交所规定发现,中弘股份应当在连续20日股票低于1元的次日,也就是10月19日(周五)披露相关事宜,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也从公告之日起停牌。从10月19日(周五)算起,深交所在15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这也将决定中弘股份最终的命运。

  律师:审判周期可能长达半年

  由于中弘股份的股价下跌涉及财报造假,早在9月10日就有股民在互动平台咨询中弘股份是否可以发起维权,中弘股份回应称,建议股民咨询相关律师。

  一位广东省持仓5824股的股民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2015年底买入中弘股份,至今已经亏损1万元,但尚未想过维权。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北海国际仲裁院仲裁员钟兰安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及司法判例,股民就上市公司因财务做假,要求上市赔偿股民损失的,可以得到法院的支持,因此,这类案件有胜算。

  但钟兰安也称,由于维权过程较长,耗费较多的维权成本,很多股民放弃维权。这也形成了恶性循环。

  “民事诉讼一审需要三到六个月审结,若案情重大,还可以延期六个月,如果组团维权经济成本更低,但时间成本更高,维权成本与要求赔偿的金额相关”,钟兰安解释道。

  9月16日至18日,记者多次联系中弘股份,未获得回复。

  股民:曾以为它能涨回来

  一位家住广东省的股民小刘告诉记者,自己是在2015年11月底以3.39元买入中弘股份的,那时以为股价会涨,没想到却是落日余晖。

  2016年11月底,中弘股份股价早已从3元高点坠落,到一直徘徊于1.8元至2.2元之间,小刘决定再赌一回。

  当月底,小刘以2.01元价格补仓。算上此前在高位买入的股票,和随后一两次在1元-2元区间的补仓,小刘在中弘股份上投入了1.45万元左右,持仓5824股。但小刘并没有赌赢。

  随着时间进入2018年初,中弘股份开启了股价下跌模式。今年以来,中弘股份已经两次跌成1元“仙股”又起死回生。即使是在这段时间,小刘仍然没有清仓,“我总觉得它还能涨回来吧”。怀着这样的心态,小刘带着他5824股股票看着中弘股份股价在1元线上下浮动。

  中弘股份股价第二次跌破1元线的直接原因,是公司因为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8月14日收到安徽证监局《调查通知书》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今年9月,一位持有中弘股份27100股的陈姓股民在新浪股民维权平台发起维权申请,已经被宋一欣律师接受。

  进入退市停牌前的最后6小时,小刘手中持有的股票市值从1.45万元降到了4775.68元,亏损近1万。“我以前还每天看一次中弘股份,希望它涨,后来半年看一次,还抱有一点期望,最近这几个月股价总是在1元以下,我又不舍得割肉,没想到真的走到这一天”,小刘表示,由于认为自己亏损不是很严重,暂时还没有想过维权。

  深交所最晚11月8日定夺是否退市

  从9月13日至今,中弘股份曾发布10次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尝试第四次引入“救星”,然而最终难逃被终止上市的命运。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1条的规定,在中弘股份今日收盘后,深交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按照流程来说,中弘股份应当在连续20日股票低于1元的次日,也就是10月19日(周五)披露相关事宜,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也从公告之日起停牌。

  从10月19日(周五)算起,深交所在15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也就是说,最晚到11月8日,中弘股份就将迎来上市以来最重要的决定。

  10月18日,新京报记者联系深交所方面,暂未获得回复。

编辑:马小龙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