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3 10:39:09新京报 记者:白金蕾 编辑:王宇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腾讯音乐首日收涨逾7% 通过股权和协议“绑定”腾讯

2018-12-13 10:39:09新京报 记者:白金蕾

新京报讯(记者 白金蕾)北京时间12月12日晚间,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腾讯音乐,NYSE:TME)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定价为每股美国存托凭证(ADS)13美元,处于定价区间的低位,预计在12月14日完成公开发行。


开盘后腾讯音乐股价飘红,最高至14.75美元每美国存托凭证,收盘上涨7.69%至每美国存托凭证14.00美元,市值222.87亿美元,约合1532.86亿元人民币。盘后再上涨1.00%至14.14美元每美国存托凭证。目前,全球最大的音乐流媒体Spotify(NYSE:SPOT)的市值为232.53亿美元。


在此次发售的8200万股美国存托凭证中,包销商拥有1230万股的超额发售份额。如果包销商不进行超额发售,腾讯音乐娱乐的拟募集金额为10.66亿美元。招股书中披露,本次募集资金的40%将用于投资音乐内容产品,30%用于产品和服务开发,15%用于营销,15%用于潜在战略投资和收购以及一般企业用途。


上市仪式后,腾讯音乐首席执行官彭迦信详解腾讯音乐的商业模式,如何提升在线音乐付费率,以及腾讯音乐与腾讯未来的关系等问题。


在线音乐和娱乐社交构成主要收入


招股书显示,腾讯音乐娱乐的主要收入来源为在线音乐服务和以音乐为中心的社交娱乐服务两部分,其在2017年上半年的收入占比分别为28.7%和71.3%,在2018年上半年收入占比分别为29.6%和70.4%。也就是说,腾讯音乐娱乐单纯来自音乐服务的收入不到三分之一,而围绕音乐生态的社交娱乐服务,比如直播、K歌等收入超过三分之二。


对此,彭迦信称,在线音乐和娱乐社交是彼此相连的,能够带来正向循环。“听音乐在欧美是比较个人化的行为,在中国呈现一种社交化的趋势。因此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产品中,可以让用户通过看不同的内容,甚至参与演出,在里面跟其他的朋友、用户一起互动社交。对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来讲,我们两大业务模块,一方面是在线音乐,另外一方面是社交娱乐板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会形成非常好的正向循环”,彭迦信说。


招股书介绍称,腾讯音乐重点布局了全民K歌,用户通过微信、QQ等工具分享其演唱作品,并产生互动,截至9月30日,已经产生超400亿次分享行为。此外,直播也是腾讯音乐娱乐重要的收入来源,酷狗直播和酷我直播是旗下两大直播平台,礼物打赏的分成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在分析人士看来,加强音乐作品、音乐人、线下演出等与用户的连接,背后有提升用户黏性,进而增加订阅用户的考量,同时激活付费用户成为在线音乐应用盈利的关键。目前,作品或者版权已经不是音乐产业链的最终产品,广告、巡演、衍生品、版权管理,这些远比播放歌曲本身要赚钱。


通过股权和协议与腾讯相连


谈及腾讯音乐与腾讯之间的联系。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腾讯音乐董事长汤道生在演讲中称,“音乐,对腾讯来说是娱乐内容战略的重要一环,与长视频、短视频、在线游戏、在线文学、播客,共同构建和定义了中国流行文化的文娱生态。腾讯将一如既往从多方面助力腾讯音乐发展。”


彭迦信在采访中表示,未来,作为腾讯的子公司,上市后腾讯音乐依然可以从腾讯获得资源,并将在泛娱乐领域深入合作。“近期腾讯音乐和腾讯视频在很多音乐综艺节目中有合作、投资,腾讯云也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云服务。从方方面面都可以看到,我们未来跟腾讯之间还是紧紧地联结在一起。”


分析招股书可知,腾讯音乐通过股权和协议与腾讯形成紧密联系。


2018年7月12日,腾讯音乐娱乐与腾讯签订了商业合作协议(BCA)。根据BCA,腾讯同意向腾讯音乐娱乐提供用户流量并访问其社交关系链;腾讯同意以最优惠条款为腾讯音乐娱乐提供技术基础设施支持,只要腾讯仍在投票权上是最大股东;腾讯与腾讯音乐娱乐进行广告分成,并分享会员收入。


腾讯音乐将向老股东(包括腾讯等)出售40970171股的私人配售新股,如果上述定向向老股东发行的股票全部被腾讯购买,且承销商没有行使超额配售的权利,腾讯音乐娱乐则成为腾讯的受控公司,腾讯将拥有腾讯音乐娱乐已发行普通股总投票权的61.5%。


首次公开募股前,腾讯持股占比58.1%,Spotify持股占比9.1%,太盟投资集团持股占比9.8%,中投中财基金管理公司持股占比7.2%。同时,腾讯音乐也持有Spotify 2.5%的股权。


对于互为股东的另外一家在线音乐巨头Spotify,彭迦信评价称,Spotify在高端科技,比如说对用户个性化内容的推荐,以及全球音乐内容的分发都做得特别出彩,我们期望跟他们未来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国内盗版猖獗影响付费率


彭迦信还解释了腾讯音乐三季度付费率仅为3.8%的原因,他称这和中国音乐行业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以前中国的音乐行业确实受到盗版的影响。几年前,腾讯音乐娱乐没有付费模式,经过努力现在走到了付费的模式,且在过去的日子里,付费渗透率不断提升,从2018年第二季度的3.6%,到第三季度的3.8%。


未来,彭迦信称会以更多音乐特权和借鉴国外付费模式等方式,提升付费率。在2017年—2023年,中国录制音乐人均消费金额预计将翻两番,因此,他认为在线音乐付费率也会得到显著提升。


由于历史上“无偿下载”等原因,百度音乐没有买到更多的音乐版权,只能无奈“委身”于太合音乐,而QQ音乐、虾米音乐、酷狗音乐等趁机崛起。


在版权上的发力,帮助了腾讯音乐娱乐的扩张。2016年5月,拥有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的中国音乐集团(CMC)计划赴美上市,但由于旗下海洋音乐版权到期,与腾讯旗下QQ音乐暂未达成续约协议,上市计划搁浅。


两个月后,腾讯将旗下的QQ音乐业务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腾讯以资源置换股权,成为新成立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最大股东。旗下包括,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三大在线音乐平台,酷狗直播、酷我直播两大直播平台,及全民K歌平台。


在此后的版权转售事宜上,各大音乐平台互有攻防,其中以拥有最多独家版权的腾讯音乐娱乐,和“新贵”网易云音乐争夺最为激烈。


2014年11月、2015年2月、2017年8月,腾讯音乐娱乐先后三次以版权为由,要求网易云音乐下架歌曲。音乐版权问题甚至导致丁磊亲自上场厮杀,在2017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上,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指出,在线音乐行业进入了巨头哄抬独家版权费、赔本赚吆喝的怪圈,“版权垄断和强势资本可以解决短期问题,但解决不了长期问题。”


最终在国家版权局的调解下,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双方将相互授权占各自独家数量99%以上的音乐作品。更早之前(2017年9月),腾讯音乐娱乐曾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也就是说,随着国家版权局的“进场”,国内主流音乐平台进行了多轮相互授权,最终版权库基本达到相似。


那么,腾讯音乐娱乐是否能够以版权转售,躺着赚钱?一位曾供职于虾米音乐且了解版权转售的人士称:“买版权都是天价,这笔钱想整体收回来,也没那么容易”。他还指出唱片公司也指望手上的经典作品赚钱,所以会用各种手段利益最大化,比如,有在应用内播放的版权,并不等于有公播权,想用到直播等其他场景里需要额外再支出费用。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编辑 王宇 校对 贾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