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1 08:13:49新京报 记者:王真真 编辑:李禾炜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海航旗下易生金服延期上市 高调融资后发展不如预期

2018-12-21 08:13:49新京报 记者:王真真

12月19日晚间,海航凯撒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公司已与海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旅游”)签署了关于增资易生金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生金服)的补充协议议,同意延长易生金服的承诺完成期限。有行业人士指出,虽然海航凯撒旅游集团与从事旅游金融业务的易生金服拥有天然协同优势,但总体而言,二者能达到的协同效应并不大,而且根据当下支付牌照的发展现状来看,易生金服最大的显性资产第三方支付牌照,其价值也已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易生金服进入合格上市实质阶段时间延长至明年6月底


海航凯撒旅游集团历史公告显示,2016年9月29日,公司与海航旅游、易生金服签署了《易生金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资协议》,公司对易生金服增资5.5亿元,持有易生金服7.9385%股权。同时,海航旅游在《B 轮增资协议》中承诺:易生金服拟于2018年12月31日之前进入合格上市实质阶段,否则公司有权要求海航旅游以约定价款回购公司在本次增资中获得的全部股权。


在经历了2015年至2017年的互联网金融高速发展阶段之后,随着金融监管的不断完善,产业政策和市场环境进一步趋严,易生金服方面认为其所处的环境相比《B 轮增资协议》签署时已发生较大变化,预计无法在2018年12月31日前进入合格上市实质阶段。经与海航旅游协商,海航凯撒旅游集团等三方约定《B 轮增资协议》所载易生金服进入合格上市实质阶段的截止日期由2018年12月31日变更为2019年6月30日。


公告显示,本次签署《补充协议》仅涉及承诺完成期限延长,不存在变更或变相变更前次《B轮增资协议》其他条款的情形,也不存在对前次协议有违约情形。


海航凯撒旅游集团对易生金服的“不确定性”态度


易生金服是海航旅游旗下核心的旅游金融企业。公开资料显示,易生金服最初是由海航旅游和易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于2011年3月14日共同出资成立的,设立时的注册资本金为3亿元。在2012年至2016年,经过几轮股权变更后,截至2016年2月份,其股东已变更为海航旅游、北京旅游发展基金(有限合伙人),股权比例分别为87.76%、12.24%。其中,海航旅游的实际控制人的地位并未发生变化。


截至2016年2月16日,易生金服股东及所占股权比例。


2016年是易生金服非常重要的一年,在这一年,海航旅游对外宣布成立易生金服集团。在这一年它先后完成了预估40亿元的B轮和19亿元的B+轮融资,当时易生金服的整体估值超过了80亿元。


B轮、B+轮融资完成后,易生金服的股东及所持股权比例再次发生变化,海航旅游和海航凯撒旅游集团成为易生金服的前两大股东,截至今年12月20日,两者持有易生金服股权分别为19.25%、16.59%。


易生金服旗下拥有4家核心成员企业,包括易生支付、渤海通汇、易生信贷以及新生中彩,业务涵盖旅游金融、旅游支付和旅游增值服务三大板块,且都获得了相应的经营牌照,包括拥有行业稀缺的全国第三方支付全牌照、外币兑换特许业务牌照、货币兑换O2O业务资质、外币现钞批发零售、万事达卡发卡收单业务资质、小额贷款牌照、彩票销售等资质,业务涉及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互联网支付、个人本外币兑换、电子旅行支票、退税、银行卡收单、消费金融及配套服务等。


易生金服旅游金融的业务属性,与出境旅游企业海航凯撒旅游集团的业务存在天然结合优势,旅游金融可以嵌入到旅游服务的各个交易环节,成为旅游衍生服务中的重要一环。但在易生金服的股权增资等问题上,海航凯撒旅游集团的态度一直在迟疑边缘徘徊。在出资5.5亿元领投易生金服B轮融资之时,海航凯撒旅游集团认同易生金服在加强公司主营业务与旅游汇兑、支付、小额贷款等金融服务方面存在产业协同性。时隔3个月后的B+轮融资时,海航凯撒旅游集团却放弃了易生金服的优先认购权。


令人意外的是,在金融监管趋严的背景下,海航凯撒旅游集团突然在今年1月19日宣布停牌,原因是,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海航旅游、北旅基金、海航控股、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嘉德和信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商驿国际贸易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山东海滨旅游发展基金(有限合伙)等持有的易生金服59.7648%的股权。海航凯撒旅游集团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拟通过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加强整合旅游出行、旅游综合服务等与公司现有业务相关的上下游资源,进一步加强公司对出境游产业链核心资源的掌控,构筑覆盖全球主要旅游目的地的出境游服务网络并提升现有业务的国际化水平。


在经过半年多的停牌之后,海航凯撒旅游集团最后还是终止了这场重大资产重组。公司独立董事认为,收购的易生金服虽与上市公司旅游主业有一定协同性,但短期内难以显现更大的协同整合效应,收购时机有待进一步论证,建议公司专注公司现有的旅游及航食配餐业务。


第三方支付牌照价值下跌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海航凯撒旅游集团收购易生金服股权的交易最终未成行,很大程度上与今年海航集团的困境存在一定关系。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股权收购未成功与海航凯撒旅游集团的实力不够有关。


在杨彦锋看来,易生金服与海航凯撒旅游集团并无太大的协同性。在经历了2016年高调的两轮融资之后,易生金服的发展并没有太多亮眼之处。从过去一段时间的发展来看,易生金服在旅游金融领域也并没有很好的打开局面。易生金服曾在2016年表示公司预计3年内取得突破性发展,整体财务指标大幅提升,预期营业收入在2018年将接近200亿元。但从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这一目标实现的可能性已不大。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易生金服总资产26.31亿元;净资产20.29亿元;主营业务收入28.23亿元;净利润0.81亿元。


此外,杨彦锋还指出,易生金服较为稀缺的全国第三方支付全牌照是其较大的显性资产。在互联网经济上行时期,一些公司为在金融等领域谋求更大的发展,曾一度出现花高价购买第三方牌照的现象,当时第三方牌照的价值在2亿元至5亿元左右。但随着支付宝等支付方式的发展,金融领域业务的发展,第三方牌照已并非必有条件,它更多的是对顶层金融业务更为有效,但涉及此领域的公司并不在多数。因此,一段时间以来,第三方牌照的价格已经下跌。


值得注意的是,在12月7日,海航物流集团举行的资产转让首期推介会上,海航作价约9亿元出售旗下第三方支付公司新生支付100%股权。至此,海航旗下4张支付牌照还剩3张,分别为由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与海航商业控股合资成立的国付宝、前身为中国银联控股子公司的卡友支付以及易生金服全资控股的易生金服。


依照当前发展态势以及第三方牌照的价值变化,杨彦锋认为,频频释放出“剥离金融资产、聚焦主业”的海航出售支付牌照不失为改善当前困境的一个较好选择。在加快去“金控”化的路上,不排除海航对剩下3张支付牌照有同样的安排。


新京报记者 王真真 校对 吴兴发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