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8 08:02:44新京报 记者:赵毅波 编辑:李薇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长城集团负债78亿再寻援:不排除继续售资产

2019-04-08 08:02:44新京报 记者:赵毅波

并购扩张之后陷资金紧张,部分债务逾期;长城集团执行总裁称,预计一两个月走出困境。


经历资金紧张的数月后,影视业最大民企之一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简称长城集团)迎来了又一个外援。


3月31日晚,长城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天目药业发布公告显示,截至目前,永新华暂无谋求长城集团控股权的意向。长城集团没有应披露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暂无转让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安排。稍早前,长城集团宣布引入永新华为股权合作方。


2014年开始,以旗下长城影视借壳江苏宏宝上市成“影视借壳第一股”为开端,长城集团急速扩张,两年内拿下三家上市公司,并购数十家企业。然而,激进扩张之后,长城集团在2018年遭遇逆风,资金趋于紧张,并三度寻求外援,其资产出售计划亦悄然启动。


今年3月,新京报记者走访长城集团看到,其经营正常,一向低调的长城集团在危机之后首次面对媒体,集团执行总裁俞连明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现在还是比较困难,随着股市的好转和我们现金流的复苏,预计一两个月走出困境”,未来不排除继续出售资产,也欢迎更多合作。


三度寻求救援


3月18日,长城影视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及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赵非凡与永新华签署了《合作协议》,长城集团拟引进战略合作方永新华,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通过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与长城集团开展股权合作。


长城影视表示,本次长城集团与永新华集团通过股权合作,旨在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化解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如果双方签署最终股权转让协议,将有利于公司主营业务发展、改善公司财务状况及缓解资金压力。


俞连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1月,我们开始接触永新华,对方实力比较强,反应迅捷。而且永新华老板李永军重视文创产业,我们自己也有20多个文创园区。”


新京报记者自永新华处获悉,早在今年1月21日,永新华控股集团与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签署战略框架合作。彼时,永新华控制人李永军表示,“与长城集团的合作就像一见倾心,缘分天注定”。


据官网介绍,永新华集团主营业务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大板块,分别代表金融资本平台、文化产业整合创新发展平台、非遗园区展演体验运营平台、非遗大数据平台、文化产业园区规划建设平台,经过30年发展,形成了以非遗文化产业链为核心的多元化产业格局。


永新华并非长城集团的首个外援。


据天目药业披露,早在2018年9月,与汇隆华泽的独资股东青岛全球财富中心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意向,青岛全球财富中心计划给予长城集团13.5亿资金支持,以交换长城集团持有的天目药业实际控制权。


俞连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去年5、6月之后,资金紧张问题逐渐显现。当时希望通过集团层面引入合作伙伴,增强现金流。我们曾接触多家投资方,包括青岛财富中心。青岛财富中心是天目药业二股东,此前就有沟通。”


天目药业披露,青岛汇隆华泽投资有限公司为公司股东之一。工商资料显示,汇隆华泽的独资股东即为青岛全球财富中心,后者是青岛国资企业。


据天目药业公告,2018年10月-11月,青岛全球财富中心以各种理由拖延与长城集团签署10亿元借款协议,导致双方合作前提发生变化。在此过程中,青岛全球财富中心发来其所提名的三位董事材料,强制要求长城集团履行交出天目药业实际控制权的约定。长城集团因双方合作前提发生变化而拒绝履约。


“他们是计划通过13.5亿元资金注入集团,控制天目药业,后因为种种原因,这件事很难执行下去”,俞连明称。双方合作宣告破裂。


之后,长城集团求援于浙江本土资本。


今年1月,长城集团在官网宣布,之江新实业有限公司与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协议,之江新实业将引入多项资金为长城影视文化集团及旗下子公司纾困。2018年11月新设立的之江新实业注册资本达到500亿元。由之江新实业有限公司作为主发起人,与浙江省转型升级产业基金等共同出资100亿元,组建浙江省上市公司稳健发展支持基金。


新京报记者自长城影视获悉,之江新实业的掌舵者是浙商大佬、银泰集团创始人沈国军,他已与赵锐勇进行了多轮洽谈。


俞连明表示,之江新实业与长城集团签了战略合作协议,也打了一部分资金给集团。俞连明强调,我们是唯一一个可以直接申报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民营影视机构,政府对我们还是很支持的,“政府也在帮我们对接纾困支持”。


3月21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杭州西溪的长城集团总部看到,其目前仍维持正常生产、经营,不时有合作方前来公司考察。长城集团拍过的红色影视剧和旗下上市公司名字张贴在长城集团的外墙。


激进扩张后资金紧张


长城影视一份公开资料介绍,长城影视成立于2000年,2011年组建集团公司。经过短短几年的发展,目前已拥有近百家下属公司,资产规模接近百亿元,“这飞跃式的增长,得益于资本市场的充分利用。”


资料显示,2014年6月,长城影视率先成为国内A股主板首家影视类上市公司。紧接着,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又于2014年8月控股了第二家A股主板上市公司四川圣达。经过一系列重组,将传统落后的煤炭炼焦企业改造成为一家动漫企业,亦即长城动漫。随后,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马不停蹄,于2015年进行第三次收购,控股了老牌上市公司天目药业。


除了控制上市公司之外,长城集团还展开大规模并购。以长城影视为例,借壳上市仅两个月后,即公告称拟分别以1.4亿、1.84亿元收购上海胜盟100%股权、浙江光线80%股权,切入电影院线广告和电视台广告代理业务。截至2018年,长城影视收购了至少18家企业。


持续扩张之后,长城集团的杠杆率水涨船高。


据长城影视披露,长城集团截至2018年9月的资产达100.97亿元,负债78亿元,资产负债率77.71%。长城影视方面,截至2018年9月,其资产38.25亿元,负债27.91亿元,负债率达73%。


俞连明表示,去年受贸易摩擦、金融去杠杆等大环境影响较大。在经营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这不能讳言。“扩张本身是正常的,但如果大环境不好,扩张后遇到的一些问题就会反过来挤压,资产证券化的难度也会变大,这也是企业在当初决策时应当预料到的,且事后应承受相应后果。”


不过,俞连明强调,或许在蛰伏之后,扛过这两年,等行业变得好起来,到时候会发现,这几步扩张都是对的。现在(的问题)是企业发展中必然经受的阵痛。


3月8日,长城影视披露公告,公司债务逾期金额分别为45.26万元、600万元、1400万元、8000万元,融资机构分别为宝诚创展(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光大银行苏州干将路支行、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到期日分别为2018年12月20日、2018年12月31日、2019年1月12日、2019年2月8日。


已开始出售资产


资金紧张之外,长城集团昔日收购的资产出现价值缩水。


根据长城影视公告,公司财务部经初步核算,发现部分资产存在减值迹象,预计2018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51949.61万元,占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306.03%。


资产减值拖累了上市公司业绩。根据长城影视发布的2018年业绩情况,净利润-35492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09.08%。


长城影视表示,2018年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胜盟广告有限公司、浙江光线影视策划有限公司、杭州春之声旅行社有限公司等部分子公司经营业绩未达预期。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对其商誉计提减值准备。


此外,长城动漫方面,2018年净利润亏损3.5亿元至4.5亿元,下降374.08%至452.39%。天目药业业绩也出现亏损,预计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降185.98%到216.69%。


目前,长城集团已展开资产出售。


2018年9月,长城影视公告,拟将公司全资子公司诸暨长城国际影视创意园有限公司(简称“诸暨影视城”)100%股权出售给绍兴优创健康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公开资料显示,诸暨影视城占地468.68亩,设计总投资30亿元,用以提供影视拍摄服务和旅游接待服务,是长城影视旗下首家开业运营的影视基地。


长城影视表示,本次出售诸暨影视城是公司优化资产结构,实现资产变现的重要布局;有助于增加公司日常经营活动所需的流动资金,进一步改善公司财务状况。


此前在2015年5月,长城影视公告,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诸暨长城国际影视创意园有限公司100%股权,作价3.35亿元。


时隔3年多,诸暨影视城“降价”出售引发外界关注。今年1月,长城影视公告,将公司全资子公司诸暨影视城100%股权出售给绍兴优创健康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本次交易作价为3亿元,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诸暨影视城股权。


“客观来说,在去年的大环境下,能卖出3个亿已经是不错的交易”,俞连明回应新京报记者,如果扣掉折旧等等,资产是有缩水的,而且里面的一些设施,比如VR馆都还给我们了。


“我们不排除有出售其他资产的计划,也欢迎更多合作。我们会尽量将我们的资产包变现,或是引入合作者共同开发文创旅游项目。”俞连明表示。


新京报首席记者 赵毅波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薛京宁 zhaoyibo@xjbnews.com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